云初玖眼睁睁看着云啸天打开了足足八层布,然后里面是,嗯,一颗黯淡无光的破黑珠子!

  云初玖顿时就泄气了,这破珠子一点灵力波动都没有,这叫什么宝贝啊?!再说了,即便真的是宝贝,那也应该传给四哥或者五姐也不应该给我啊。

  “小九,这颗珠子是我们云家的家传之宝,今天,祖父就把它交给你了。别看它平平无奇,你曾祖父曾经和我说过,这颗珠子关系着一个大秘密,千万不能落入到别人手里。”云啸天郑重的说道。

  “祖父,你还是把这颗珠子交给伯父吧!或者交给四哥和五姐也行!他们都比我年长,理应交给他们才是。”云初玖虽然贪财,但是什么该贪什么不该贪还是有分寸的。

  云啸天摇了摇头:“你曾祖父交给我的时候还说过,这颗珠子只会认云家的血脉,但是我们所有人,包括你爹在内都曾经试图让这颗珠子认主,但把血滴上去之后并没有反应。祖父最近总是心神不宁,总觉得要出事情,祖父想来想去,唯有把这颗珠子交给你,祖父才能放心。如果祖父出了事情,你找到恰当的时机,再把珠子交给你大伯或者初肆。”

  “呸!呸!呸!刚才说的都不算数!祖父,你怎么说这么晦气的话?!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小九都会保护您的!”云初玖气呼呼的说道。

  云啸天叹了口气:“傻孩子,祖父这是怕万一啊!祖父实际上是给你添了一个大麻烦,说不定这颗珠子将来就会惹来祸患,但是祖父想了想,只有你有能力护住这颗珠子,祖父对不住你啊!”

  云啸天也是纠结了很长时间,但是最近他越发的心神不宁,想来想去还是厚着脸皮决定把珠子托付给云初玖。

  云初玖见云啸天说的不像是托辞,只好接过珠子说道:“祖父,你放心,我一定好好保管这颗珠子的,等你哪天改变主意了,我就还给您。嘻嘻,好在只有云家的血脉能激活这珠子,要不然我说不定会贪心的据为己有呢!”

  云啸天知道云初玖这是故意打岔逗自己开心,于是捋着胡子说道:“你个贪财的小猴儿,祖父要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敢把这珠子交给你吗?”

  “嘻嘻!祖父,这玩意真的只认云家的血脉吗?”云初玖好奇的问道。

  “那是自然,你曾祖父交给我的时候特意说明的,只有云家的血脉才能解开这颗珠子的秘密,中途这颗珠子曾经被别人夺去过,但是根本没有办法认主。你要是不信,尽管试试。”云啸天笑着说道。

  “哪有只认血脉的宝贝啊?!我还真不信!祖父,那我可就真试试了?如果,万一真的被激活了,您可不能揍我!”云初玖见云啸天虽然笑着,但是眉宇间还是有淡淡的愁绪,就准备耍宝逗云啸天乐呵乐呵。

  云啸天果然被云初玖的贪财像逗乐了:“你个贪财的小猴儿,你尽管试就是,如果真的认你为主,祖父就把这颗珠子送给你!反正你也是云家人,如果不是碍于血脉,祖父早就想让你试试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