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小九,或许是你曾祖父记差了也是有的,你伯父和你爹都不是抛妻弃子的人。”云啸天老脸涨红,难道真的是长轩或者长卿干的?不能,两个孩子一向洁身自好,怎么可能做出抛妻弃子之事?!

  云初玖扁了扁嘴:“祖父,那有没有可能我是您或者曾祖父在外面,嗯,孩子的后代?”

  “小九!放肆!”云啸天气的,也顾不得有外人在场了,脱下鞋子就要揍云初玖。

  “你个小兔崽子!我还以为你改好了,原来还是一样的顽劣!北溟,你让开,今天我非得收拾收拾她不可!”云啸天老脸涨红,显然是真动怒了。

  “小九!你这口无遮拦也要分个对象!还不赶紧给云前辈道歉?!”帝北溟虽然说的很是严肃,但是却有意无意的挡住了云初玖的小身板。

  云初玖躲在帝北溟身后,探出小脑袋:“祖父,我就是那么一问,你这么激动做什么?!不是就不是呗!那你说我怎么就能让这破珠子认主呢?”

  “我哪里知道?!或许这破珠子也是个不着调的!你们臭味相投!”云啸天显然是气的不轻。

  “嘻嘻,祖父,您别生气,你大人不记小人过,祖父肚里能撑船。我刚才说的只是一种假设,咱们云家家风清正,怎么可能做出抛妻弃子的事情来呢?!我这纯属胡说八道,可能是失血过多的后遗症。哎哟,我的头有点晕!”云初玖这货一捂脑袋,然后往帝北溟身上一靠,一副虚弱的小模样。

  云啸天见云初玖虚弱的样子,也顾不得生气了,赶紧问道:“小九,你没事吧?要不要紧?赶紧吃点补血的丹药。”

  帝北溟把云初玖扶到椅子上坐下,这货休息了一小会儿,偷偷瞥了云啸天一眼,见他气消了,这才虚弱的说道:“祖父,其实还有一种可能,没准我的祖上也是云家人,不过是另外一支的,时间长了和咱们这支就生疏了,可能数千年前或者上万年前咱们是一个祖先的。”

  云啸天点了点头:“你这个说法倒还靠谱一些,这就能解释通为何你能让黑珠子认主了。对了,这颗黑珠子你打算怎么办?”

  “这就是个害人的玩意儿!等我歇歇的,一定把它解除契约不可!我可不要这吸血的王八珠!”云初玖盯着地上的黑珠子,恶狠狠的说道。

  云初玖的话音刚落,没等众人反应过来,那颗黑珠子猛然飞起,直接就隐入了云初玖的眉间。

  “靠!你给我滚出来!”云初玖这回也不装虚弱了,从椅子上蹦了起来,低着脑袋一个劲儿的晃。

  “小九,你这么晃是没有用的,你用神识解除契约才可以。”帝北溟抚了抚额头,难道这人变美了,智商就下线了?

  云初玖这才用神识内视,然后瘫坐在地上就嚎了起来:“呜呜!该死的黑珠子竟然也跑到我的丹田里面了!原来是怪草一家独大,然后是太虚镜和怪草各占半壁江山,现在可倒好,特么的,变成三足鼎立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