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小姐,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暗风见云初玖出来,赶紧凑上来小声问道。

  “没什么事情啊!你们尊上要洗澡,我这就找人弄洗澡水去,你们藏好了啊!”云初玖蹦跶着安排几个粗使婆子抬了好几桶热水到了院子门口。

  “暗风!暗隐!你们两个帮我把热水桶提到屋子里面!”云初玖等婆子走远了,这才招呼暗风和暗隐帮着提热水桶。

  暗风给暗隐使了个眼色,两人把水桶提到屋子门口就不往里面走了:“九小姐,剩下的您自己来吧!”

  “真是没良心,这热水桶好重的有没有!”云初玖提起一只热水桶,边自言自语边往屋子里面走。

  “真是没用!”帝北溟一挥手,几只热水桶自己“飘”进了屋子里面。

  云初玖眼睛亮晶晶的:“男神,你太厉害了!我简直太崇拜你了!”

  帝北溟虽然没说话,但是显然心情不错,决定暂时饶恕云初玖烧焦了他头发的过错。

  “本尊要沐浴了,你出去吧!”帝北溟像赶苍蝇似的挥了挥袖子。

  云初玖灰溜溜出了屋子,不屑的撇了撇嘴。

  哼!你以为老娘稀罕看你的果体不成?还撵我?!

  想当初扒衣服的时候,老娘都看过了,不就脱衣有肉、穿衣有型吗,有什么了不起!

  云初玖脑海里浮现出当初的景象,想起自己随手揪的那一下,脸不禁就微微红了。

  云初玖猥琐的蹲在窗户底下,拿根树枝在地上写写画画。

  “黑丫头,你在画什么?”小黑鸟飞到云初玖肩头,好奇的问道。

  云初玖心虚的用手一划拉:“没什么,我画着玩呢!”

  “咦?我好像看见是个人呢!”小黑鸟绿豆眼里射出浓浓的八卦之光。

  暗风和暗隐没好意思过来看,不过心里想的却都是,黑丫头一定是在偷偷画我们尊上,黑丫头果然很爱慕我们尊上啊!

  云初玖确实画的是帝北溟,只不过,咳,是没穿衣服的帝北溟!

  半个时辰过后,屋里面传出来帝北溟的声音:“黑东西,本尊洗完了。”

  云初玖暗戳戳的想,真是个小白脸,居然洗了这么长时间。

  云初玖边腹诽边进了屋子,一抬头,愣住了!

  太特么帅了!怎么会这么好看?!

  原来帝北溟发现头发只有根部少许没有烧焦,干脆把烧焦的部分都剪掉了,错落有致的短发,让帝北溟看上去更多了一分不羁的帅气。

  帝北溟被云初玖“痴迷”的眼神看的微微有些赧然,不过心里却很是得意,干咳了一声:“哼!我警告你不要觊觎本尊,把你的口水擦擦!”

  云初玖下意识的用手去擦口水,结果自然什么都没有,这才发现自己上当了。

  不过,这货脸皮厚的很,很自然的放下手:“男神,我不是觊觎您的美色,我这是欣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帝北溟此时心情颇好,也没抬杠:“本尊还有事情,你好好修炼,过几天本尊来检验你的修炼进度,如果你偷懒,哼!”

  云初玖巴不得帝北溟赶紧走呢:“男神,您忙您的,我一定好好修炼,早日达到炼灵二层,不辜负您的栽培!”

  “嗯!”帝北溟满意的点了点头。

  “对了,男神,您为什么每次来都把我房门拍碎啊?啊,我不是心疼门,我是怕您手疼!”云初玖眨巴着眼睛不解的问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