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的乌云见云初玖从深坑里面消失了,觉得肯定是刚才的大招把小变态弄死了,得意的在天上组成了一个笑脸,然后蹦蹦跳跳的飘走了。

  帝北溟和血无极他们就懵逼了!

  看这乌云兴高采烈的劲儿,难道小九被劈死了?

  他们赶紧跑到深坑顶部,然后驭剑跃下了深坑,很容易就发现了旁边那个深不见底的孔洞。

  由于孔洞只能容纳一个人,无法驭剑,四人只好激发了灵力罩之后这才先后跃了下去。

  四人下去的时候,发现云初玖正在和一群银面人和三个金面人厮杀。

  四人来不及多问,马上加入了战团,那些银面人虽然数量不少,但哪里是帝北溟和血无极的对手,不到半刻钟就没有了还手之力。

  那三个金面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咬破食指,再次施展了秘术,三朵巨大的彼岸花闪过之后,三人顿时消失了踪影。

  几乎是与此同时,那些银面人全部七窍流血而亡,和云初玖在湖底遇到的情形一模一样。

  本来帝北溟和血无极上次听云初玖讲述,还以为她夸大其实,现在一看,这神魔殿果然诡异的很。

  “小九妹妹,你怎么掉到这里面来了?这是什么地方?”血无极问道。

  “我为了躲避天雷的大招,就想找地方躲避一下,结果情急之下就踹出了个洞,更没想到的是,被天雷的余力一震,竟然就掉到了这里面,我还没缓过神来呢,就冲过来一群人要杀我!特么的,我自然不能任由他们杀我,于是就打了起来,刚打起来,你们就进来了,我也没来得及查看到底是什么地方呢。”云初玖边说边四处打量。

  这里显然是一处甬道,前面灯火辉煌,应该才是正地方,云初玖让暗风和暗卫花花搜查银面人的尸体,然后和帝北溟、血无极朝着前面走了过去。

  三人看见眼前的情景的时候,都不由得目瞪口呆,甚至隐隐作呕。

  这是一个面积非常之大的屋子,正中间是一个大阵,中间刻画着一朵巨大的彼岸花,周围是一百零八片阵叶,上面绘制着繁复的上古符文。

  在阵盘周围是一圈血池,数以万计的妖兽被固定在了地上、悬挂在了空中,它们并没有死,但是它们身体里面的血正源源不断的注入到阵盘周围的血池里面。

  这个阵盘竟然不是靠灵石启动,而是靠着妖兽的血和生机在维持,实在是让人胆颤心惊!

  “靠!我们血魔宗虽然叫血魔宗,但我们的血魔池里面可不是血,这个神魔殿也太变态了!”血无极连连咂舌,怪不得这龙坪山灵植满山却看不见几只妖兽,原来都被抓到了这里面。

  “男神,这大阵是做什么用的?怎么能让它停止运行?要是再不停止,我看有的妖兽就要嗝屁了!虽然咱们平时也杀妖兽,但是这样实在是太残忍了些!而且,我怎么觉得这些妖兽就跟刚才的我似的呢?都是可怜的被吸血。”云初玖看见妖兽眼神里面流露出来的哀求,不忍的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