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北溟摇了摇头:“我也从未见过这样的阵法,恐怕是某种上古邪阵,先不要贸然行动,我问问师傅他老人家,希望他老人家没在闭关。”

  很是幸运,很快帝北溟的传声符就颤动起来,帝北溟听完之后,面色很是凝重:“我师傅说,这邪阵多半是为了寻找地玄之眼所用,把阵叶毁损即可。”

  “既然如此,那还等什么?!看我的!”

  血无极边说边朝着其中一片阵叶进行灵力攻击,没想到的是阵叶上面方浮现出一朵血红的彼岸花图案,将血无极的灵力头骨化解掉了。

  三人很是吃惊,血无极的灵力头骨几乎相当于灵皇九层巅峰的威力,竟然被这么轻松的化解了?

  云初玖突然惊呼:“快看!血池里面的血减少了!那彼岸花是这些妖兽的血幻化的,如果我们继续攻击阵叶那些妖兽也活不成了!我们必须先得把那些妖兽救下来,然后再毁掉阵叶。”

  帝北溟和血无极认为云初玖说的有道理,不过数量如此多的妖兽,一旦都恢复自由,恐怕会乱做一团,而且这里只有那个狭窄的出口,这些妖兽大多数都出不去,得先找到别的出口才行。

  云初玖眨巴眨巴眼睛:“这简单!让它们进到我的灵兽袋里面,到了外面再把它们放了就是。”

  “小九妹妹,你真是太聪明了!”血无极这话完全是发自内心,小九妹妹不仅长的漂亮,人还聪明,可惜就是偏偏喜欢帝北溟那个面瘫,唉!

  这些妖兽被禁锢了灵力,然后被精铁链固定在了地上或者悬在了屋顶之上,云初玖先是安抚了它们一番:“我们和之前那些人不是一伙的,你们放心,我们是来救你们的。这里的出口非常的狭窄,而且还是在地下,等会儿精铁链砍断之后,我会把你们收进我的灵兽袋,放心,不用认主也可以的,等把这邪阵损毁之后,我会把你们重新放归山里的。”

  那些高阶妖兽能听懂云初玖的意思,纷纷点头表示同意,云初玖就从那些高阶妖兽开始救起,有了高阶妖兽示范,那些低阶妖兽自然就顺从了。

  此时,暗卫花花和暗风也搜查完了那些银面人的尸体,和上次一样,除了玉牌和丹药之外并没有什么别的收获,只好先把他们的尸体收起来,到时候让四大宗门辨认,看有没有他们门派的弟子。

  五人足足忙乎了两个时辰,才把那些妖兽都救了下来,云初玖见一些实在是失血过多,就从太虚秘境里面弄出一些低阶补血药草喂给它们。

  将妖兽都解救了之后,五人开始攻击阵叶,最开始那些阵叶上方还会浮现血红色的彼岸花消解众人的灵力攻击,待血池里面的血耗尽之后,众人的攻击才有了效果。

  足足攻击了将近两个时辰,众人才把邪阵的阵盘损毁,云初玖把损毁的阵盘收进储物戒指,准备到时候一并交给四大门派。

  五人又搜查了一番,并没有找到其他的东西和出口,只好把之前进来的那个孔洞扩大之后,五人才驭剑飞到了地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