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愁眉不展,这里不同于上一次被困在海底,在海底还可以想办法找到结界,但是这里漫无边际,根本没有办法找到结界。

  即便我真的能凭借参照物找到结界,那也得耗费数月时间,到时候说不定五姐他们就没命了,必须得速战速决才行。

  云初玖仔细回想上一次在上古剑冢的事情,既然都是神魔殿搞的鬼,必然有相似之处,我仔细理顺一下,一定可以发现可以借鉴之处。

  云初玖冥思苦想了好半天,然后眼睛一亮。

  虽然神魔殿可以操纵上古阵法,但是上古阵法经过数万年基本已经产生了灵智,神魔殿并不能完全控制,就像我上次挑衅阵法里面的天雷,如果神魔殿能完全控制阵法的话,一定不会让天雷劈我耗尽灵石的。我可以如法炮制,惹怒这里的阵法,看看有没有破绽。

  而且我所在的这片区域虽然黄阶上品的药草非常之多,但是玄阶药草寥寥,说明这里很可能只是西谷的外谷,即便有阵法也不会是太厉害的阵法,我应该能找到机会。

  云初玖想到这里,先吃了几个大肉包子,攒足了力气,这才开始对着天空喊道:“喂,这里的阵法不会是傻的吧?!要不然怎么会耗费灵石围了这么一片没有高阶药草的区域?这不是闲的蛋疼吗?!不过也对,你就是一个蠢了吧唧的傻蛋!蠢蛋!王八蛋!”

  “啧啧,我都为你这阵法感到悲哀,别的阵法都守护那些高阶灵药区域,你却守着这么一片几乎是杂草的地方,明显是排挤你啊!”

  “我估计你这么弱鸡应该也没什么本事吧?!能劈出阵雷来吗?估计劈不出来吧?!啧啧,还真是弱啊!”

  云初玖边骂边四处观察,阵法启动一定会有灵力波动的,说不定我就能找到阵法的结界所在。

  云初玖骂了一会儿,见没什么反应,干脆把小黑鸟放了出来:“小黑,你来骂,我来寻找破绽。”

  “主人,你放心!骂人这活我最擅长,甭管它是人是兽还是阵灵,我保准给它气个半死!”小黑鸟嘚瑟的说道。

  小黑鸟一只短翅膀掐着腰,一只短翅膀指着天上就骂上了!

  “哇哇,你个臭不要脸的阵灵,竟然想把小爷困在这里!我呸!就你那个小损样,还想困住我?!”

  “小爷我不过是觉得你蠢的太无可救药了,留在这里看你的笑话的!你不服是不是?我打赌你蠢的连十个数都不会数!你看,你没敢出声吧?!我就知道你从一数到十都不能!有能耐你劈我十道雷证明给我看看!”

  随着小黑鸟的骂声,天空中竟然真的飘过来一块乌云,朝着小黑鸟就是一道天雷!

  小黑鸟在这里不能飞,故意狼狈的扑扇着翅膀四处逃窜,边跑还边挑衅:“靠!你个蠢阵灵,竟然还真的用雷劈小爷!你劈不着,劈不着,气死你!”

  云初玖示意小黑鸟干的好,尽量多拖延一会儿,她好寻找灵力波动的所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