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事!”帝北溟丢下两个字,走了出去。

  云初玖气的直瞪眼,你倒是省事了!我还得找季管家安门去!

  暗风和暗隐看见帝北溟的新造型惊的的一脸懵逼!

  怎么尊上在九小姐屋子里睡了一觉,头发就变短了?这是闹的哪一出?

  暗隐还好,暗风心里像猫挠一样,实在忍不住:“尊上,您的头发?”

  帝北溟冷冷的瞥了暗风一眼:“凉快!有意见?”

  暗风缩了缩脖子,偷偷返回云家,小心的藏了起来,本来黑丫头警惕性就高,现在有了小黑鸟,藏身就更难了!看来,得离院子稍远一些才行。

  此时云初玖正在跳脚骂帝北溟:“该死的小白脸!你倒是拍拍屁股就走了!给我留了一堆麻烦!”

  “小黑!把地上的杂毛给我烧了!”云初玖恶狠狠的指了指帝北溟剪掉的头发。

  “黑丫头,煞星的头发怎么都被烧焦了?谁干的?”小黑鸟一脸的惊诧,居然有人敢太岁头上动土?真是活腻了!

  云初玖一挺小身板:“当然你家主人我了!哼!小黑,我警告你,以后叫我主人!如果再叫我黑丫头,我就把你劈成烤鸡!”

  小黑鸟狐疑的打量了云初玖几眼,然后抱着翅膀哈哈大笑:“哎哟!黑丫头,你可别逗我了!就你?有能耐你劈我啊!再说,小爷我最喜欢遭雷劈了!那玩意对我简直是大补的好东西啊!”

  云初玖这才想起,眼前这个小变态和自己一样,不仅不怕雷劈还喜欢挨劈。

  云初玖转了转眼珠:“随你吧。反正中午饭你就不用吃了。”

  小黑鸟绿豆眼转了转,马上谄媚的说道:“亲爱的主人,我刚才和你开玩笑呢!在小黑心里,主人你最漂亮、最美丽、最厉害了!”

  云初玖撇了撇嘴,没说话。

  小黑鸟马上殷勤的接着说:“亲爱的主人,我现在就处理小白脸留下的杂毛。那个小白脸一看就是个娘娘腔,大白天的还沐浴更衣,真恶心!”

  云初玖眼睛一亮,嗯,嗯,嗯,听人,啊,不,听鸟骂小白脸,感觉不是一般的好啊!于是鼓励的看向小黑鸟。

  小黑鸟顿时心领神会,扯着脖子开始骂:“看那个小白脸拽的二五八万的样,一脸的欠扁!主人,咱们主宠报仇,十年不晚!到时候,你用雷劈,我用火球烧,让那个小白脸跪在咱们脚下痛哭流涕,悔不当初!……”

  “嗯!孺子可教!中午给你加餐。”云初玖听着小黑鸟的怒骂,心里极其的舒坦,脸上笑成了一朵花。

  “主人你真是太好了!主人你是天下最好的主人!爱你哟!”小黑鸟为了吃,简直连鸟脸都不要了!

  小黑鸟正要把帝北溟的断发都烧了的时候,云初玖转了转眼珠,捡起一绺,用上次帝北溟丢弃的帕子包好,收了起来。

  “主人,你要小白脸的头发做什么?”

  “暂且留着,说不定哪天学个诅咒术什么的,咒死小白脸!”

  小黑鸟忍不住哆嗦了一下,黑丫头果然是黑心肝啊,我以后一定不能得罪她!

  云初玖费了半天劲,总算把屋子收拾干净了,这才解了春雨的穴道。

  小丫头很好糊弄,云初玖半真半假的几句话就糊弄过去了。

  只是,这房门又、又没了,怎么和祖父说?

  吃过午饭,云初玖硬着头皮来找云啸天。

  “祖父,我师父刚才来了!拿走了咱家两样东西,您不心疼吧?”

  “你这孩子!别说两样了,就是十样、百样都是应该的!对了,你师傅拿走什么了?”

  “嗯,也没什么,就拿走了两扇门!”

  云啸天……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