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自己抹掉这上面的神识,还是让我强行抹掉上面的神识?”云初玖拿着男子的储物戒指问道。

  男子尽管疼的惨叫连连,依然嘴硬道:“云初玖!你凭什么抢我的储物戒指?众位,你们就任由云初玖这么嚣张吗?难道你们都不想出去了吗?”

  围观的众人刚要说什么,只见云初玖直接一菜刀就把男子的右手砍掉了!男子疼的嗷嗷惨叫。

  众人顿时被震慑住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云初玖一言不合就动手,云初玖没搭理他们,直接强行抹掉了男子留在储物戒指上面的神识。

  男子神识剧痛,直接就晕了过去!

  云初玖用神识一扫就发现了储物戒指里面刻有彼岸花的玉牌,她冷冷一笑,随手指了一个人:“你!过来,你把里面的那枚玉牌拿出来!免得你们说我诬陷他!”

  那个人见云初玖用带血的大菜刀指着自己,不敢不从,接过储物戒指把里面的那枚玉牌拿了出来。

  众人看见玉牌后面的彼岸花图案,顿时就懵逼了!

  现在什么也不用说了,这玉牌就好比打在众人脸上的巴掌一样,他们都被晕倒的那个男子愚弄了!

  他们是非不分,冤枉了云初玖,简直是猪狗不如!

  众人正想朝云初玖道歉的时候,地上的男子醒了过来,他悲愤的说道:“各位,那枚玉牌是我无意中得到的,还没来得及上交宗门!这个云初玖很是奸诈,你们不要被她蒙骗了!”

  “无意?你挺厉害啊!那你给我讲讲,你是怎么无意中得到的?”云初玖冷笑着说道。

  “我杀死了一个带着面具的黑衣人,从他身上搜来的。”

  “黑衣人?那时间、地点呢?你为何要杀他?”

  “一个月前,我去泽兰谷采摘泽兰草,那个黑衣人看见我之后,不由分说就要杀我,我自然不能坐以待毙,于是我们就交起手来,我侥幸杀死了他,从他身上搜到了一枚玉牌还有几瓶丹药。

  我本来打算上交给宗门的,但是听到灵药谷开放的消息,我就忘记了这件事情。众位,我实在是冤枉啊!这个云初玖飞扬跋扈,她这是准备屈打成招啊!我之前也是好心,想要救大家出去,难道你们就看着云初玖如此折磨我吗?”男子悲愤的说道。

  那些吃瓜群众现在又有些拿不准了,男子说的也不无道理,并且有天门派的弟子作证,前些天男子确实去过泽兰谷。

  “云初玖,他说的也有些道理,你怎么能证明这玉牌就是他的?如果真的是他捡的,你不但砍掉了他的右手,还损伤了他的神识,这怎么说?”

  “是啊!不能单靠一枚玉牌就定罪吧?刘师兄在我们天门派一向安分守己的,怎么可能是那个什么彼岸花势力的人?云初玖,你是不是为了给自己开脱,所以打算屈打成招?”

  云初玖此时想起了一句经典的话,不怕神一样的敌人,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这帮人简直比猪还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