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的心随着云初玖的磨刀声上下颤动,简直都要被折磨崩溃了。

  “我说!我说!我求求你,能不能别磨了!”终于,男子受不了这种折磨了。

  云初玖这才停止了磨刀:“要说就快说,不说,我就继续磨!”

  “我也只是奉命行事的!我知道的也不多,但是上面曾经说过你是我们头一号的敌人,格杀勿论。所以,所以我就想挑拨一下,能弄死你那就是头功一件了!”

  云初玖不禁好笑,头一号?没想到我这还在神魔殿挂上号了,不过说来也对,我这出去历练一趟就坏他们一件好事,就连躲避个天雷都能破坏了他们的邪阵,他们不恨我就怪了!

  “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阵法是不是你们动的手脚?准备最后怎么处置我们?”云初玖拿着大菜刀对着男子的左手比划了两下。

  男子赶紧回答:“阵法确实是上面动了手脚,据说再过一个月时间,这里就会再次沉入地下,到时候你们就永远的被困在这里面了。”

  “那你呢?到了最后关头,你如何逃脱?你总不会陪着我们一起困在这里吧?”

  “上面说,到了最后关头,会把我弄出去的。”

  云初玖冷笑了一声:“你还真是天真啊!你不是金面使者吧?你不会彼岸花的秘术吧?他们怎么把你弄出去?他们摆明了是把你当做了废棋,你个蠢货!东谷那边是不是也有你们的人?”

  男子被云初玖的话彻底扰乱了心神,呆愣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我不知道!不可能!不可能!上面不会骗我的!主上不会这么绝情的!我还要飞升呢!”

  “哈哈哈!你在骗我!主上是神,主上是无所不能的!他一定能把我救出去的!”

  “你们这些蠢货,你们都会死,只有我不会死,主上会救我的,一定会救我的!”

  ……

  男子的神识本来在云初玖抹掉储物戒指神识的时候就受损了,现在巨大的打击之下,竟然疯癫了!

  云初玖特意看了看男子的瞳孔,涣散无神,倒不像是装的,这心理承受能力也太差了吧?这么就疯了?不过,好在我也没什么要问的了,疯了就疯了吧!

  “你过来,这人是你们天门派的,你们自己处置吧!”云初玖指了指刚才那个作证去泽兰谷的天门派弟子。

  那个弟子后悔的肠子都青了,恨不能抽自己两个耳光,叫你欠儿!叫你欠儿!没事多什么嘴,这下可好,算是赖上我了!

  那个弟子走到男子跟前,直接一掌砍在男子的后颈上,然后像拖死狗似的把男子拖到了天门派的弟子中间。

  众人互相看了看,厚着脸皮问云初玖:“云,云仙子,之前我们受了那个混蛋的愚弄,实在是对不住啊!请受我们一拜!”

  云初玖心里冷笑,前倨后恭,这样的人实在是不招人待见,不过,这货面上却是一派风光霁月的表情:“众位不必多礼,都是那个小人挑拨的,你们也是受他蒙蔽了。”

  “云仙子果然宽宏大量,一看就是成大事的人!云仙子,你看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难道只能在这里等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