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找到结界才能出去,我刚才试图激怒阵雷,如果它能劈我的话,你们分散去寻找灵力波动异常的地方,就能确定结界之所在,只是可惜,本来那阵雷就比较狡猾,再闹了刚才那么一出,恐怕阵雷是不会出来了。”云初玖叹了口气,无比遗憾的说道。

  众人听了又是羞愧又是懊恼,恨不能把那个刘力千刀万剐才能解恨!

  “云仙子,那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这里地方如此之大,如果阵法不产生灵力波动,咱们根本找不到结界的,你们之前不也是找了好长时间,都徒劳无功吗?唉!时也、运也,命也!我现在也没有其他的好办法了!”云初玖皱着眉头说道。

  此时,众人后悔的肠子都青了,如果时光能倒流,我们一定不会听从那个刘力的蛊惑,完了,我们出不去了!我们亲手把出去的希望破碎了!

  云初玖瞥见众人后悔要死的模样,心里很是解气,该!刚才骂我的时候想什么来着?逼我跪下给阵雷下跪的时候想什么来着?装大尾巴狼瞧不起我的时候想什么来着?

  云初玖瞥见已经偷溜到了十丈开外的豹王,她冷笑出声:“小包子,你要去哪?还不赶紧过来?我累了!”

  豹王心里流着宽面条类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悲催的继续当真皮靠椅。

  云初玖靠坐在豹王身上,愁眉不展,虽然刚才那么说有报复那些蠢货的成分,但是说的也是实话,现在阵雷已经有了提防之心,很难引出来,怎样才能找到结界所在呢?

  云初玖想了半天也没想到别的好办法,只好死马当活马医,再次叉腰骂起阵雷来,骂的口干舌燥的,阵雷也没有半点反应,云初玖只好泄气的继续靠坐在豹王身上。

  众人见果然如云初玖所说,更加的绝望了,心里的懊悔简直可以用翻山倒海来形容,如果不是那个刘力还有审问价值,估计众人早就把他活撕了。

  云初玖紧皱眉头,如果时间允许,慢慢找一定能找到结界的,但是时间不允许,那个刘力说这结界只会沉入地下,没准是他上头的人混弄他的话,这灵药谷很有可能像上古剑冢一样,到时候会自我毁灭。

  云初玖烦躁之下顺手就开始揪豹王的毛,一把一把的揪,豹王郁闷的想撞墙,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居然遇到了这么一个小变态!我不想裸奔啊,真的变成了秃瓢,以后就没法在兽界混了。

  豹王不敢反抗,就暗戳戳的往后蹭,云初玖也没注意,片刻之后,这货往后一靠的时候,啪叽一下摔了个仰面朝天。

  云初玖本来想不到办法,心里就很是烦躁,现在自然迁怒到了豹王身上:“靠!小包子你想造反不成?!你给我滚过来!”

  豹王就像受气的小媳妇似的,蹭到了云初玖身边,然后委屈的用爪子指了指地上的一片豹毛。

  云初玖这才发现原来自己揪的是豹王的毛,还以为是野草呢!这货干咳了两声:“咳咳,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再说我也没楸几根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