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从云啸天那里回来,顺便领了午饭,特意给小黑鸟要了一只烧鸡。

  吃过午饭,云初玖盘腿坐在床上,突然想起丹田之内的异常来,于是开始内视。

  如果别人能看见云初玖的丹田,一定眼珠子惊的掉下来!

  云初玖的丹田之内满是紫色的小闪电,不时的还霹雳巴拉的响几声!

  咦?紫色中间怎么有个绿色的嫩芽?

  嫩芽似乎感觉到了云初玖的注视,还得瑟的摇了摇!

  云初玖简直要气死了!

  这是什么鬼东西?!

  我的丹田长草了?!

  云初玖正想仔细看看的时候,剧烈的眩晕传来,神识只好退了出来。

  云初玖哭丧着脸,把小黑鸟唤进了屋里。

  “小黑,我八成真要死了!你就要自由了!”

  小黑鸟眼睛一亮:“真的?”

  云初玖一把拎起小黑鸟的短翅膀:“好啊!你个小没良心的,你巴不得我死是不是?!”

  “主人,亲爱的主人,你误会了!误会了!我只是很惊讶!你到底怎么了?”小黑鸟赶紧换了一副担忧的语气。

  “我丹田里面长了一棵草!”云初玖松开小黑鸟,忧伤的说道。

  “哈哈哈!丹田里面长了一棵草?主人,你说胡话呢吧?!”小黑鸟笑的满地打滚。

  云初玖简直出离愤怒了!你好好的一只鸟,居然学小狗打滚,成心气我是不是?!

  “滚出去!”云初玖一脚把小黑鸟踹了出去。

  “哇——哇——,哇——哇……”小黑鸟飞到树杈上气的哇哇直叫,这黑丫头和小白脸都是手黑心黑的主,简直气死小爷了!

  云初玖沮丧的坐在床上,越想越害怕,呜呜,这可怎么办?这草越长越大,会不会最后我就变成冬虫夏草的那条虫啊?

  云初玖最是惜命,之前帝北溟说的她没放在心上,可是这丹田长草肯定不是好事啊!云初玖不由得想起之前原主记忆里面,养母曾经和她说过,她抓周的时候就是抓的一枚种子,靠!不会就是这枚种子吧?!

  云初玖想到这里,撒丫子就往云啸天书房跑。

  云初玖到了书房门口,眨巴眨巴眼睛,想好了说辞,这才走了进去。

  “小九?你不是说要修炼吗?怎么又跑来了?”云啸天不解的问道。

  “祖父,我午睡的时候做了个梦,梦见我丹田里面长了一棵草,你说奇怪不奇怪?”

  “哈哈!你这孩子,梦本来就是光怪离奇的,这有什么可奇怪的!你就是来告诉祖父你做了个梦?”云啸天摸了摸云初玖的小脑袋,心说小九还真是个孩子。

  “嗯!祖父,我娘亲和我说过,我抓周的时候抓的是一枚种子,到底是什么种子啊?”

  云啸天回想了一下:“抓周的东西都是你娘亲准备的,似乎是一枚黑色光亮的种子,我以前还真没见到过。对了,后来你抓着那枚种子不撒手,你娘怕你吞了,想把种子收起来,却找不到了。

  不过,大家那时候都盯着你呢,知道你没吞下那枚种子,大家也就没介意,不过是一粒种子,没了就没了。”

  云初玖简直欲哭无泪,祖父啊,我是没吞那枚种子,他特么的长我丹田里面了!还不如让我吞了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