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王看着云初玖的笑容,怎么看怎么像不怀好意的大尾巴狼,不知道这个小变态又要冒什么坏水了。

  “小包子,你们在这灵药谷生活了数百年,甚至还有上千年的,难道就从来没有发现哪里的灵力波动不正常?即便没有发现过,现在发现也来得及,你帮我发动那些高阶妖兽寻找灵力波动异常的地方。

  作为报酬,我们攻破结界之后,可以把你们都带出去,然后把你们送到别的山谷。怎么样?你是在这里等死,还是不费什么力气就达成这笔交易?”云初玖笑的活像没长尾巴的小狐狸。

  豹王大眼珠子转了转,显然在考虑云初玖话中的真实性,云初玖也不催促它,她相信豹王会同意的,八阶妖兽的灵智已经颇高了,它自然应该明白如何取舍。

  果然,豹王朝着云初玖嗷嗷叫了两声,然后点了点巨大的头颅。

  “我就知道你不傻,那就赶紧去吧,我在这里等你们的好消息。”云初玖挥了挥爪子示意豹王可以离开了。

  豹王带着手下嗖嗖嗖几个跃身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之中,有的人就欠儿欠儿的说道:“云仙子,这豹王不会是在骗您吧?!没准它这是借机逃跑了。”

  “是啊,妖兽怎么可能和咱们人类合作?它一定不会回来了。”

  “云仙子你把人家豹王的毛糟蹋成了那样,它能回来就见鬼了。”

  云初玖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死马当活马医呗,要不然有什么别的好办法?你们既然这么有精神头,就帮着我骂阵雷吧!等阵雷劈下来的时候,我替你们扛着!有的人只喜欢玩嘴却不出力,大家互相监督,我看看到底是谁在浑水摸鱼,会不会还有神魔殿的奸细藏在咱们中间。”

  众人一听,心里简直是崩溃的,你替我们扛着?那阵雷又不长眼睛,怎么就会专劈你呢?冤有头债有主,话是我们骂的,它一定会劈我们的啊!

  可是,又不能不骂,要不然被扣上神魔殿奸细的帽子就坏了,都怪那几个多嘴多舌的,你没事胡说八道什么?!豹王回不回来干你屁事儿?特么的,就是欠儿!

  众人生怕被别人怀疑,一个个卖力的骂阵法骂阵雷,可惜一点效果也没有。

  云初玖暗想,这阵灵要么耳朵有毛病,要么心里承受能力很强,被人这么骂竟然也能忍住,忍功简直一流。

  三天时间过去,豹王一直没有消息。

  众人都泄气了,看来畜生果然是畜生,根本没有诚信而言,一定是借引子逃跑了。

  有的人最开始还对云初玖抱有希望,现在一看她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想出来的都是馊主意,什么骂阵雷,什么和妖兽做买卖,都是胡扯!

  于是闲言碎语就开始发酵了。

  “这个云初玖被传的神乎其神的,什么上古剑冢靠着一己之力救了大家,我看都是夸大其词了!”

  “是啊,这么长时间除了骂阵雷和轻信了那豹王以外,也没看她有什么真本事。”

  “她还戏耍那只铁甲蛮豹呢,我看到头来,反倒是她被那头豹子给耍!”

  “就是,那头豹子要是回来就见鬼了!如果那只豹子能回来,我就吃土!”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