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北溟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一抬手,一条巨大的冰龙朝着前面的花海摇头摆尾扑了过去。

  那些娇弱的花哪里禁得住冰龙的肆虐,冰龙所过之处,那些花瞬间枯萎了下来,很快就形成了大约五里长的一条空地。

  帝北溟再抬手,一道冰龙沿着垂直的方向蜿蜒前行。

  “跟上!”帝北溟挑了挑眉对众人说道。

  云初玖眼角抽搐了一下,好吧,这样粗暴的解决办法也不错,好在这些花比较好对付,小白脸要是灵力不济,还有我们呢。

  五人边往前走边修正方向,让前进方向一直和最开始那条线垂直,果然一个时辰之后遇到了屏障,无法再前行了。

  血无极不情不愿的说道:“竟然这样都能找到结界,不过是运气好罢了!”

  “乌鸡哥哥,男神这可不是运气好,他这样做有道理的,有了那条横线做参考,咱们就不会转圈了。”云初玖闪着星星眼说道。

  云初玖的话就好比在血无极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这货于是把憋屈都发泄在了结界之上。

  巨大的灵力头骨朝着结界一顿猛凿,这里只是个迷阵,结界自然没多强悍,血无极一个人只用了一刻钟就把结界攻破了。

  “乌鸡哥哥,你的灵力头骨也好厉害!”云初玖兴奋的说道。

  血无极自动把“也”字忽略了,心里美的冒泡,哈哈,小九妹妹夸我了!我就说嘛,是金子迟早会发光的!

  “这里面的灵药果然比西谷高级不少!”云初玖看见周围的一些灵药说道。

  帝北溟和血无极点了点头,这么多高品质的灵药,即便在天元大陆也很少见,难怪四大宗门即使知道有风险还是都派长老和弟子来了。

  云初玖颇为可惜的叹了口气:“唉,要不是着急救人,真想多采点灵药回去,这些可都是灵石啊!”

  帝北溟四人无比相信这是云初玖的心里话,这货向来是雁过拔毛的主儿,要不是时间来不及,这货肯定不会空手而归的。

  “小九妹妹,等咱们找到那些被困的人,让他们每人交给你一百株灵药就是了!咱们总不能白救人吧?!”

  云初玖眼睛一亮:“乌鸡哥哥,你这主意不错,到时候你唱白脸我唱红脸,讹来的草药咱们对半分。”

  “对半分?哥哥的不就是你的?!都给你,哥哥一棵不要。”

  “一码是一码嘛!这好主意是你想的,理应分给你的。”

  帝北溟见两人哥哥妹妹的叫的亲热,心里就觉得有些堵,冷哼一声:“别忘了你们进来是干什么来了?!多耽误一会儿就多一分被困在这里面的危险。”

  血无极刚要呛声,心里突然就是一动,哈哈哈,帝北溟这个面瘫是吃醋了!哼!气死你才好!让小九妹妹好好看看你的真面目。

  “小九妹妹,帝北溟说的对,咱们还是救人要紧,你放心,草药的事情,包在哥哥身上了,保证让你赚个破满钵满。”血无极对着云初玖笑着说道,一双凤眼流光溢彩,里面却饱含情愫。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