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九,你怎么了?”云啸天见云初玖哭丧着脸,不由得有些担心。

  “祖父,没事,我只是有点想娘亲了!对了,祖父,我怎么从来没听娘亲提过外祖父家啊?”云初玖好奇的问云啸天。

  云啸天微微皱了皱眉,叹了口气:“好吧!你也长大了,有些事你知道也未尝不可!你母亲是你父亲有一次外出历练的时候带回来的,当时你母亲身受重伤,伤愈后失去了记忆,后来和你父亲日久生情,我就做主让两人成亲了。”

  “那我娘亲一直没恢复记忆吗?”云初玖微微挑了挑眉,没想到便宜娘亲的身世还有些复杂。

  “一直没有,不过,我看你母亲的待人接物,应该出身颇高,可惜咱们云家实力太弱,始终没能找到线索。”

  “祖父,我爹爹和娘亲到底是怎么出事的?”云长卿和林碧云出事的时候,原身还小,所以这一段记忆很是模糊。

  “当年,你父亲和你母亲想去当初相遇的地方看看有没有你母亲身世的线索,没想到这一去就没有了音讯。

  我亲自带人去寻找,也是一无所获,后来机缘巧合在一个铺子里面发现了你爹爹随身佩戴的玉佩,好不容易找到当初卖玉佩的修士,那人说当时捡到玉佩的时候,上面满是干涸的血迹。树杈上还有一些破碎的布条,上面也是血迹斑斑。

  最开始我还抱有希望,不停的派人打听,可是一直杳无音讯。唉,也只能接受他们离世的事实了。”云啸天想起小儿子,不禁老泪纵横。

  “祖父,这俗话说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我爹爹和娘亲一定还活着,等我厉害了,我一定把他们找回来!这两个不孝的东西,等他们回来,您好好教训他们!”云初玖气呼呼的鼓着小腮帮。

  云啸天被她这么一打岔,倒也消散了几分伤感:“唉,祖父已经想开了,只要你和云家都好好的,比什么都强!”

  “祖父,你放心吧!我一定努力修炼,振兴咱们云家!”云初玖挥舞着小拳头,眼睛里迸发出坚定的光芒。

  云啸天老怀甚慰,祖孙俩又聊了一会,云初玖这才蹦跶着走了。

  云初玖一出云啸天的院子,脑袋就耷拉下来了。

  唉!还振兴云家呢!保不准我就要变成那棵草的养料了!

  这货忧心忡忡,晚饭都只吃了一丁点,几乎一夜未眠。

  怎样才能把那棵该死的草除掉呢?

  用刀?显然不可能,刀也进不到丹田里面啊。

  用火烧?靠!那棵变态的草,闪电都不怕,还怕火?!

  冻死它?它没冻死,我就得先变成冰雕了!

  喝点毒药?妈蛋,弄不好那棵草没死,我先小命呜呼了!

  第二天清早,云初玖简单洗漱了一下,然后坐在椅子上发呆。

  春雨领了早饭回来,云初玖闻到香味,肚子咕噜咕噜叫了起来。

  这货一咬牙,靠!不管了,反正活一天算一天,我就不信我对付不了一棵草!先吃饱了再说!

  “小姐!您怎么变白了?!”春雨惊呼出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