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小九说的有道理,这里应该就是东谷,只是不知道为何妖兽和修士都突然消失了踪迹,很有可能被困在了某个地方。”帝北溟觉得云初玖说的有道理。

  “小九妹妹,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就这么像无头苍蝇似的寻找他们的下落?”

  “除此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沿着一个方向寻找了。”云初玖叹了口气说道。

  云初玖考虑过把储物戒指里面的妖兽放出来,让它们分头寻找,但是这里不同于西谷,它们对于路径并不熟悉,而且它们虽然在西谷是食物链的顶端,可是在这东谷却几乎是最底层的存在,弄不好就会被高阶妖兽吃掉,总不能救了它们又害了它们。

  “真是奇怪,你说修士聚在一起是为了商讨出去的对策,然后可能是被人一窝端了,可是妖兽向来是分散的,神魔殿的人是用了什么办法把它们都抓走或者困住了呢?”云初玖百思不得其解。

  帝北溟想了想说道:“或许他们有什么东西能够吸引妖兽吧,我们当时在龙坪山疏忽了这个问题,那些妖兽几乎都被捉进了大阵之内,估计当初神魔殿就是用了特殊手段。”

  血无极虽然很想和帝北溟唱反调,但不得不承认帝北溟这个分析是有道理的,任凭你灵力再高超,也不可能把藏身的妖兽都找到,一定是有什么东西对妖兽有极大的吸引力,才会让妖兽自愿的自投罗网。

  云初玖莫名就想起了丹田之内的怪草,如果怪草出手,绝对可以达成这样的效果,神魔殿不会有怪草的亲戚吧?!

  云初玖想起怪草,突然就想到了一个主意,我们可以反其道而行之,让怪草召唤那些妖兽,如果有漏网之鱼那是更好了,即便没有,如果那些妖兽感受到怪草的召唤,也会烦躁不安,或许能让我们发现端倪也说不定,毕竟那么多的妖兽怎么可能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云初玖想到这里,就用神识对怪草说道:“狗尾巴,你尽全力给我勾引妖兽过来!干的好的话,有赏!”

  狗尾巴自从上次见过帝北溟的封印之后,乖顺的不得了,听见云初玖如此吩咐,顿时卖力的开始勾搭妖兽。

  时间过去了足足一个时辰,依然没有什么反应。

  云初玖皱了皱眉,难道一只漏网之鱼都没有?那些妖兽被困的地方要么离这里很远,要么就限制了自由,根本没有办法做什么。

  云初玖正沉思的时候,从远处踉踉跄跄一瘸一拐的蹭过来一只十阶金甲陆龟,云初玖陡然就明白了这货为什么逃过了一劫。

  金甲陆龟行动速度非常缓慢,完全是靠坚固无比的壳来防御,吃一顿能十年八年都不吃饭,这货肯定是当时由于爬的太慢了,而且还受了伤,没等它爬到地方,那边就收网了。

  可是,此时金甲陆龟觉得自己都快要飞起来了,这辈子都没有爬的这么快过,艾玛,原来我也能爬的这么快,我都快要佩服死我自己了,我八成是我们金甲陆龟家族爬的最快的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