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当时一听,自然是欣喜异常,欢喜之下也顾不得多问,就跟着他来到了此处,当时这些幻影地狱花只是一些低矮的植株并未开花,而且它们的幼株和无毒的烈焰纸鸢花非常像,我们当时急于找到结界所以也没细查看,就以为是烈焰纸鸢花,所以即便觉得数量有些多但也没放在心上。

  可是,当我们进入到这里的时候,那些幻影地狱花竟然以飞快的速度生出花苞并且争相绽放,霎时间浓郁的香味就弥漫开来。

  好在祁长老反应的快,让我们赶紧打开隔离阵,我们这才都钻进了隔离阵之中。几乎是我们刚进入隔离阵之后,就有大批的妖兽疯狂的朝着这里涌了过来,不过很快就陷入了幻觉之中。”曲长老简单的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

  “天门派的张长老?就是那个诬陷我杀了他孙子的那个张长老?”云初玖问道。

  “不错,就是他!”

  “那他人呢?”

  “那个混蛋还没等我们找他算账,就咬破食指,使用秘法,在出现一朵彼岸花图案之后,整个人就消失不见了!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是那个彼岸花势力的人!”

  “又是天门派?西谷那边我抓到了一个神魔殿的人,哦,就是那个彼岸花势力的名称,看来神魔殿已经在咱们四大宗门里面发展内奸了。”云初玖简单把西谷发生的事情和众人说了一遍。

  天门派的一众长老面露羞愧,没想到东西两谷的奸细都出自天门派,实在是脸上无光。

  “小九丫头,你向来足智多谋,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随着曲长老的话,所有人的都一脸期待的看向云初玖,云初玖现在是他们心中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把希望都寄托在了云初玖身上。

  云初玖摸了摸鼻子:“各位,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有三招,第一招,和上次在上古剑冢一下,将阵雷引出来劈我,一方面耗费它的灵石,一方面寻找灵力的波动,帮助咱们找到结界。第二招,就是咱们分头寻找有灵力波动异常的地方。第三招,就是西谷用的那一招,让那些妖兽帮忙寻找,它们对这里的地形比较熟,或许有发现。”

  “小九丫头,第二招基本没用了,我们几乎将这里都跑遍了,并没有发现哪里的灵力有异常,只能试试第一招和第三招了。”

  “好!那我就试试能不能把阵雷骂出来!”

  云初玖说完,就开始叉腰骂起阵雷来,骂的口干舌燥也没有什么效果。云初玖又让众人帮着她一起骂,依然是毫无效果,显然这里的阵灵不吃她这一套。

  云初玖只好把灵兽袋里面的妖兽放了出来,弄醒之后,将事情讲了一遍,这些妖兽灵智比西谷的妖兽还要高,马上就明白了云初玖的意思,不过一个个纷纷摇头,表示在此生活了数百年甚至数千年并未发现有灵力波动异常的地方。

  众人顿时就泄气了,完了,小变态的三个办法都失败了,难道我们只能在这里等死了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