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一回头,只见一位老者站在了院门外面,云初玖从原身的记忆中得知,这是季管家,颇受云啸天的信任。

  季管家脸上是一副恭敬的表情,云初玖却看出来里面隐藏的愤怒和轻视,不由得心里苦笑,洗白之路,长路漫漫啊!

  “季管家,劳烦您告诉祖父,我换好衣服,马上就过去。”云初玖还了个半礼,客气的说道。

  季管家脚下一趔趄,这九小姐被鬼附身了不成?居然这么有礼貌?!然后,心里一沉,糟了!她这个样子,一定是心虚,那枚聚灵丹不会是已经被她糟蹋了吧?

  季管家正惊疑不定的时候,云初玖干咳了两声,略微尴尬的说道:“季管家,咳咳,我的房门年久失修,劳烦帮我重新安一扇。”

  “是!九小姐,估计最近雨水比较多,估计是受潮了,修修就可以。”

  “咳咳,估计是修不了,季管家,你自己看看吧!”云初玖示意站在院子门口的季管家进来。

  季管家狐疑的走进院子,看见眼前情景的时候,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谁能告诉我,为何好好的房门变成了一堆渣渣?

  那扇房门可是用铁杉木制成的啊!铁杉木的坚硬程度堪比铁器,是谁这么逆天居然把房门弄成了渣渣?!

  “九小姐,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回来的时候就是这样啊!我也不知道,估计就是年久失修了吧?!是不是,春雨?”云初玖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春雨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因为单纯的小丫头也不知道罪魁祸首是谁。

  季管家抓了一把门的碎渣,飞也似的跑了,仿佛后面有狗撵似的!

  云初玖撇了撇嘴,小声嘟囔道:“这么大岁数了,还这么毛躁,还没有我们春雨稳重呢!”

  春雨小脸一红,小姐好像变的和以前不一样了,不过,我很喜欢这样的小姐呢。

  主仆两人进了卧房,云初玖准备把身上的脏衣服换了,打开衣柜一看,不由得懵逼了。

  好嘛,衣柜里面全都是黑衣服!

  怪不得刚才春雨看见自己穿着银白色衣服的时候,眼神那么奇怪。

  云初玖在原主的记忆里找到了原因,因为白墨宇曾经说过,云初玖穿黑衣服最好看。

  妈蛋!本来长的就黑,还穿黑衣服,跟个黑炭球似的。

  那个渣男纯属是讽刺,原身这个二缺居然信以为真了。

  云初玖翻了半天,终于翻到了一件月白色的衣裳,那是云家弟子统一的服饰,原身一直嫌弃,塞到了衣柜角落里面。

  “傻缺!不识货的蠢蛋!”云初玖边骂边换上了这件月白色的衣裳。

  云初玖对着铜镜照了照,这身体虽说长的黑,可是仔细看看,五官还是挺精致的。云初玖心里有了那么一丝满意,总算不是太糟糕。

  春雨站在旁边,虽然奇怪自家小姐嘟嘟囔囔的行为,却不敢多嘴,老老实实的站在一旁。

  “春雨,去,给我找根绳子。”云初玖眼睛里面闪过一道狡黠的微光。

  “小姐!您不能想不开啊?您要死了,奴婢也不活了!”春雨顾不得害怕,惊呼出声。

  “死什么死?我又不是上吊!快去!”云初玖一瞪眼睛,春雨吓的一缩脖子,乖乖的去找绳子了。

  云初玖摸了摸下巴,看来原身也算做了件好事,这个小丫鬟倒还算听话。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