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月之后,云初玖回到了灵华宗,一进自己的院子,就见帝北溟瞪着死鱼眼睛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

  “舍得回来了?本尊还以为你从此以后就在无妄冰原常住了呢!”帝北溟从牙缝里挤出来两句话。

  云初玖也怒了,特么的,我千里迢迢的回来了,你不嘘寒问暖也就罢了,阴阳怪气的给谁听呢?

  云初玖理都没理帝北溟,直接进了屋子。

  帝北溟气的咬牙切齿,怒气冲冲的也跟进了屋子。

  角落里的暗风和暗隐互相看了一眼,暴风雨就要来了,话说已经好长时间没有看见尊上和九小姐闹别扭了,这一次恐怕不会善了啊,九小姐的性子越来越强悍,一定不会像以前那样做低伏小,尊上又是个龟毛性子,两个人有的闹了。

  帝北溟进屋之后,只见云初玖拿起毛病正在写写画画,他心里一松,哼,别看黑东西刚才没搭理我,她一定是在给我写保证书或者检讨书,既然她已经知道错了,本尊就姑且原谅她了。

  过了片刻,云初玖把写好的东西往帝北溟怀里一塞,然后把帝北溟推到了门外:“我要洗澡,你出去待着!”

  帝北溟虽然觉得被推出来有些没面子,但他将云初玖的行为理解为害羞,也就没放在心上,走到石桌旁边,拿出云初玖写的东西一看,气的当场就把石桌拍成了粉末!

  只见纸上画了一条其丑无比的鱼,在鱼的旁边还画了一只蛋,旁边赫然写着,帝北鱼,你个傲娇货,你个自大龟毛的混蛋,滚蛋!

  帝北溟简直气疯了,拍碎了石桌之后,直接就闯进了屋子里面,然后捂着鼻子灰溜溜的滚了出来。

  暗风瞥见自家尊上的手指缝里有血流了下来,不禁一哆嗦,九小姐真是彪悍啊,竟然动手打了尊上的鼻子,尊上以后恐怕要时常遭受家庭暴力啊!

  暗风就见自家尊上像个傻子似的一手捂着鼻子,在那傻乎乎的站着,就像被人禁锢了似的。

  暗风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跑过去把石桌残渣收起来,又弄出来一套石桌石椅,暗风的储物戒指里面备了十来套石桌石椅,主要是无论尊上还是殿主夫人,还有那个血无极,没事就愿意拍桌子玩,所以还是有备无患比较好。

  “尊上,您鼻子受伤了?还是赶紧擦擦吧!”暗风见帝北溟像个傻狍子似的,实在忍不住就出言提醒道。

  帝北溟这才缓过神来,不自然的干咳了两声,挥了挥手,示意暗风可以滚了。

  暗风滚回了角落,就见自家尊上拿出帕子擦了擦鼻子和手上的血,然后坐在石凳上发呆。

  半个时辰之后,云初玖从屋里走了出来,梳洗之后的云初玖更加的绝美无双,只是一双眸子里面满是怒火,冲到帝北溟身旁,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子:“我不是告诉你在外面待着吗?谁让你进去的?不知道我在洗澡吗?”

  暗风顿时就明白了自家尊上的鼻血是怎么来的了,咳咳,原来是看见了九小姐的春光……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