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风和暗隐恢复六感的时候,就见自家尊上和九小姐正在其乐融融的下五子棋,仿佛之前的争执都不存在一般。

  而且,自家尊上输的多赢的少,明显是在防水,眼睛里面的宠溺简直要溢出来了。

  暗风在心里给云初玖竖起了大拇指,艾玛,也就九小姐有这样的能耐,我们那尊上龟毛的不得了,就算是殿主夫人和殿主也说服不了他,没想到就这么一会儿就给训顺毛了。

  云初玖和帝北溟边下棋边把最近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帝北溟就说道:“我派人四处寻找混沌果,但始终没有消息,实在不行,我找师傅要一些洗髓伐骨的丹药吧。”

  帝北溟也对云初玖一个人进入天元学院不放心,让凤鸣等人一起进入也不错,最主要的是那三个人对小九没有男女之情,有他们在旁边盯着小九,我也能省点心。

  帝北溟想到这里,心里就盘算着,有时间得去找那三个人联络联络感情,到时候可以顶替现在暗风的作用,天元学院不同于灵华宗,那里戒备森严,暗风是混不进去的。

  “男神,这样也行,不过你师父他老人家行踪不定的,不一定什么时候能联系上呢,再说我觉得还是乾坤洗髓丹比较牛叉,只是可惜当初我把两枚混沌果都吃了,留下一枚就好了!

  最可气的是,我当初埋在墙角的混沌果果核竟然失踪了,也不知道是烂掉了还是被谁偷走了。”云初玖气呼呼的说道。

  “九小姐,混沌果的果核最是坚硬,即便不发芽也不会腐烂的,会不会是您记错了地方?”暗风凑到跟前说道。

  “不会,我记得很清楚就是那里,而且我把周围的泥土也都翻了一遍,并没有发现果核的痕迹,难道是被人偷走了?不应该啊,别人又不知道我埋了那枚果核,真是奇怪。”

  暗风瞥了一眼正在玩耍的三只蠢萌,小声说道:“九小姐,会不会是被那三只挖出来偷偷吃了?”

  云初玖顿时觉得暗风说的有道理,这三只很是嘴馋,没准真的把那枚果核挖出来吃了,尤其是小黑鸟嫌疑最大,当初我埋的时候,它就在一旁看着的。

  “小黑,你过来!”云初玖朝着小黑鸟勾了勾手指。

  小黑鸟屁颠屁颠的飞了过来:“主人,你是要给我好吃的吗?”

  云初玖一把拎起小黑鸟的短翅膀:“说!混沌果的种子是不是被你挖出来吃了?”

  小黑鸟先是一愣,继而嚎啕大哭起来:“哇哇,主人,你太让小爷我伤心了!我对你忠心耿耿,鞍前马后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竟然如此污蔑冤枉我,真是伤透了我的心啊!再说了,我又不是要饭的,我没事挖什么果核吃?哇哇,小爷我不活了,我没脸见兽了,我受了这样的不白之冤,简直是六月飘雪的冤屈啊!”

  云初玖心虚的摸了摸鼻子:“小黑,我就是这么一问,并有没有说是你偷吃的,我问问还不行吗?”

  “主人,你说这话你不亏心吗?你问为毛只问我一个,而且还拎着我的翅膀问,你这明明就是把我当成了嫌犯,哇哇,我好伤心啊,我不活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