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掌柜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

  我的小祖宗啊,你怎么一步一个坎啊?!难不成真的死在里面了?如果你真的死在了里面,尊上肯定会震怒啊!

  齐掌柜不敢隐瞒赶紧把事情告诉了暗风,没想到的是,暗风给他回复道:“放心吧,九小姐一定没事的。”

  齐掌柜觉得暗风八成是脑子坏掉了,什么叫一定没事的?这名字都变灰了还没事?不行,我得把消息告诉殿主夫人才行。

  齐掌柜把事情经过汇报给了殿主夫人,没想到殿主夫人的回复更简单,就三个字:“知道了。”

  齐掌柜一头的雾水,怎么都这么淡定?!

  他哪里知道,殿主夫人听说云初玖死了,高兴还来不及,哪里会担心?!殿主夫人心说,这人可不是我害的,是她自己作妖作死的,北溟也赖不着我。

  帝北溟也接到了暗风的传讯,虽然心里也很是担忧,但可能是类似的事情多了,总觉得云初玖不会出事,不过,他始终心里放不下,还是决定乘坐飞行灵器前往天元学院。

  与此同时,天元学院的高层也听说了这个消息,虽然大感意外,但是入学测试都是自愿的,还没入学就不算天元学院的学生,即便死了也和天元学院没有干系,因此也只是叹息一声,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云初玖不知道外面的风波,她带着耿易和石轩踏入禁地之后,发现这里和外面并无不同,只是一片山谷而已。

  可是她发现已经找不到出去的路了,想来这里是一处阵法才对:“凤鸣师兄?凤鸣师兄?”

  “小九师妹!我就知道你们不会丢下我不管的!”凤鸣从远处跑了过来,他看见云初玖三人,心里的感动自不用多说。

  四人会和之后开始寻找出路,半天过去,一点进展都没有,天色渐晚,四人只好决定先休息一晚再说。

  第二天清晨,众人吃过早饭,云初玖说道:“我们往里面看看,这里既然叫禁地,要么是关着什么东西,要么就是藏着什么好东西,咱们看看再说,或许能找到出去的办法也说不定。”

  凤鸣三人习惯性听从云初玖的安排,因此没有异议的跟着云初玖往里面走。

  走了大半天,也没发现什么异常,而且四人还有意外收获,这里由于很多年无人进入,所以紫锦草遍地都是,四个人到了后来都懒得采摘了,他们现在采摘的紫锦草足够排在最前面了。

  云初玖发现了一个问题:“三位师兄,你们发现没有?这里竟然一只妖兽都没有,只有一些灵蜂灵蝶,真是奇怪。”

  “小九师妹,你说这里会不会关着什么怪物,那些妖兽都被它吃掉了?”凤鸣警惕的四处打量,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不管是怪物还是什么东西,咱们只有找到它才有机会出去,估计那东西一死,这处阵法自动就破了,除了这个办法,恐怕咱们没有别的办法能够出去。”云初玖叹了口气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