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名弟子接过令牌,打量了云初玖几眼,皱了皱眉,这个黑丫头明显没有灵力,怎么会有报名令牌呢?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有令牌,也赖不着我!

  “去那边领取测试玉牌吧!”那名弟子微微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好嘞!哥哥、姐姐们,走,咱们去领测试玉牌!”云初玖一挥小爪子,示意人群里面的云初舞等人过来!

  云初舞几人有些懵,不过还是都走了过来!

  那名弟子急了:“哎,我说让你一个人去领测试玉牌,他们有玉牌吗?要是没有,过来测试!”

  云初玖一瞪眼睛:“这位师兄,我的情况和之前那对兄妹是一样一样的!怎么他们可以,我们就不可以?”

  那名弟子一噎,恼羞成怒的说道:“他们的令牌是萧长老给的,萧长老最是公正,自然不会弄虚作假!”

  “哎哟,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你这明摆着看人下菜碟啊!萧长老给的令牌就行,怎么我们中峰孙伯仲孙长老给的就不行?”云初玖扯开嗓子,一顿喊!

  云初玖一肚子坏水,这货打着浑水摸鱼的主意,之前在妖兽森林的时候,明显灵华宗的五个峰暗自较劲,今天我就拿捏住这一点,我就不信没有中峰的人替我出头!

  负责报名的那名弟子被云初玖的一顿抢白,气的脸红脖子粗:“你,你胡说八道!不行,总之就是不行!”

  云初舞等人已经吓傻了!

  这个小九的胆子简直是太大了!

  居然敢和灵华宗的弟子叫板!

  云初舞拽了云初玖一下,那意思报不上名就算了!

  没想到云初玖更激动了,跳脚开始骂:“你说不行就不行啊?你算那头蒜啊?!大不了我去找孙长老问问,怎么他的令牌就没有那个什么萧长老好用?!难道我们中峰比西峰矮了半截不成?”

  那名弟子差点气晕了,本来负责报名是个好差使,怎么会遇到这么一个胡搅蛮缠的小丫头,一件小事居然上纲上线到两峰之间了,这弄不好,我两头不是人啊!

  局面正僵持的时候,一道清亮的声音从空中传来:“齐华,没想到你们西峰就这么假公济私啊!还真是让人开眼界啊!”

  众人一抬头,只见一个身穿灵华宗内门弟子服饰的男子御剑而来,男子身姿挺拔,修长若竹,墨色的长发微微随风飘起,容貌俊美,一双含情的桃花眼,此时微微上挑,脸上带着嘲讽的冷笑。

  云初玖关注的重点却是在那剑穗上,那嫩粉色的剑穗是个什么鬼?看来这个人骨子里一定是个骚包男!

  那名负责报名的弟子心里一紧,凤鸣?糟糕,这个坏事的祖宗怎么来了?!

  “凤鸣师兄,你不要听这个小丫头胡说八道!这里面有些误会!”那名弟子赶紧上前解释!

  云初玖眨巴眨巴眼睛,这个骚包男刚才说“你们西峰”,这明显就是看西峰不顺眼的,没准就是中峰的,我得加把劲:“这位是凤鸣师兄吧?!早就听说灵华宗的凤鸣师兄不但人长的俊美无双,而且为人坦荡,最是正直,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凤鸣跃下飞剑,听了云初玖的话,很是满意:“你个小丫头,倒是挺会说话,虽然你说的都是实情,但也不用说的这么直白嘛!”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