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天直奔后厨,顺路打晕二十多个想要逃跑的古惑仔。

  一把推开后门,是一条小巷,只有左边是通往街道,右边是一条死胡同。

  脚步生风,顾不得惊世骇俗,姜天运转灵力,速度直线提升。

  出了黑暗的小巷,只见大B和靓坤,正在争抢一辆汽车。

  本来这辆车是大B的,靓坤为了跑路,不得已只能强抢。

  双方的小弟打作一团。

  靓坤身边的保镖是飞星堂的精锐打仔,辉叔特意派来保护靓坤的。

  陈浩南、山鸡、大天二,用流氓打架的手法,不断招呼三名保镖的要害部位。

  三名保镖也不是吃素的,他们同样是矮骡子出身,只是后来被送到专业的训练基地培训。

  对于,陈浩南、山鸡、大天二的杀招早有防备。

  一时间势均力敌。

  “好机会!”姜天拔出警枪,大吼一声:“我是警察,全部住手不许动.......”

  靓坤听到熟悉的声音扭头一瞧,竟然是姜天,不由想起上个星期《星星夜总会》差点被捂死,吓尿裤子的事情。

  心底突然升起一种莫名其妙的惊惧感,同时暗叫不好,暂时放下跟大B的恩怨,慌张的说道。

  “大B,不想死就快点上车。”

  上次《星星夜总会》临检,大B去看受伤的陈浩南、山鸡、巢皮、包皮、大天二,两人错开。

  大B不认识姜天,可陈浩南认识,打斗中回头瞅了一眼,顿时吓得不轻。

  西贡一人暴打他们五人,依旧历历在目。

  姜天不是好惹,一脚踢开对面的保镖,顾不上解释,陈浩南对着大B惊慌的喊道。

  “B哥快走......我们拦住条子。”

  瞧见陈浩南惊慌的样子,大B再傻都知道有问题,撇开和靓坤的恩怨上了副驾驶座。

  靓坤一扭钥匙,踩动油门,汽车启动,排气管喷出一股黑烟。

  嗖的一下,犹如一支离弦的利箭消失在夜幕中。

  姜天的双眼经过灵气强化,能够夜视,记住了汽车后面悬挂的车牌号码。

  “妈的,碍事!”姜天咬牙切齿的怒视陈浩南。

  陈浩南逼退眼前的保镖,说道:“别打了,现在我们要一致对外......保证条子追不上老大。”

  三名保镖的任务就是保护靓坤安全回到新加坡,认同的点了点头,全部停手目光转向姜天。

  姜天深吸一口气,眼神一冷,周边仿佛袭来一股寒流,逼人的冷意直冲六人的心头。

  “高手!”

  同陈浩南势均力敌的保镖,目光一凝,姜天迫人的气势,让他想到了营地的教官。

  不,教官的气势,明显要比眼前的家伙弱上几分,双眼警惕的盯着姜天,不敢轻举妄动。

  陈浩南、山鸡、大天二,见识过姜天的厉害,一样紧张的防备着。

  “不动手?浪费时间,你们不动,我动!”

  姜天一个虎扑,飞身上前,他的动作太快,陈浩南只觉得眼前一花,整个人好像飞上了天空,然后头着地,失去了知觉。

  嘭的一身闷响。

  原来,姜天一个过肩摔把陈浩南高高扔飞,直接落到五米开外。

  这一下力量又猛又足,陈浩南从三米的高空掉下来,撞到地面的瞬间,晕了过去。

  看到这种情况,山鸡转身想跑,奈何姜天根本不给他机会。

  一个跨步上前,一巴掌狠狠抽在山鸡的脸上,留下五根深深的手指印,在半空中来了个三百六十度旋转,脑袋受到震荡,两眼一翻,陷入昏迷。

  三人从小长大,大天二有心逃跑,但兄弟义气不允许,只能硬着头皮冲上去。

  瞧着过来送死的大天二,姜天微微一笑,成全了对方。

  双脚用力一蹬地面,整个人化作一道电光,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按在大天二的脸上。

  改按为抓,姜天紧紧抓着大天二的脸,使他双脚离地,强大的力量推动他极速后退。

  又是一声闷响,姜天重重的把大天二的后脑勺撞在墙壁上,剧烈的撞击,大天二晕死过去。

  解决掉洪兴三人组,姜天凌厉残暴的目光转向三名保镖。

  此时,他的眼神宛如狩猎的百兽之王,充斥着冷酷凶残无情暴戾,仅仅凝视仿佛就能将猎物冻僵。

  三名保镖对于飞星堂十分忠心,为了完成辉叔交代的任务,不得不面对凶猛的姜天,摆出正规的格斗防备姿势。

  姜天哪里管他们的姿势正规不正规,踏着急促而又迅速的步伐,表面好似要打对方的肚子。

  领头保镖双手交叉,下意识挡住腹部。

  可是,姜天真正的目标是他的眼睛,卑鄙无耻的来了个二龙戏珠,食指和中指插中保镖的双眼。

  双眼受到重击,领头保镖立时双手捂着眼睛,张嘴发出凄厉的惨嚎。

  他感觉自己的眼睛好像瞎了,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到,脚步趔趄,晃晃悠悠的不断后退,腰部不小心撞到了栏杆,身体向后倾斜,接着一翻,脸着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剩下的两名保镖对视一眼,左右两面夹击,一人瞄准姜天的太阳穴,一人踢向下体要害部位。

  姜天冷哼一声,从容不迫的向后退了几步躲开两人的夹击,快速蹲地来了个扫堂腿。

  咔嚓连续两声脆响,直接踢断两名保镖的小腿骨,接着左右手并用,击中他们的脖颈,将两人砍晕。

  收拾完大B和靓坤的小弟,姜天站在原地,看着早已无影无踪的汽车,眼中闪过一抹恼怒之色。

  姜天掏出无线电对讲机,按了一下按钮,说道。

  “猎鹰呼叫翠鸟,猎鹰呼叫翠鸟......”

  警方每次行动,每个小组都会有自己的代号方便识别。

  他口中的翠鸟正坐在湾仔区警察总署的分区调度室内。

  大功率无线电台沙沙的响了两下,传出姜天的声音。

  黄柄耀今晚代号“翠鸟”,他赶忙拿起桌子上连着无线电台的对讲机说道。

  “翠鸟收到,请问猎鹰有什么事?over!”

  “翠鸟,我需要查找一辆牌号BC7475的宾士,目标方向庄士敦道,请沿途的警员帮忙留意,over!”

  挂着BC7475车牌的宾士,正是大B和靓坤乘驾驶的车辆。

  “翠鸟明白,我马上通知沿途的巡警留言,一有消息即刻通知,over!”

  听到猎鹰的请求,身为老油条的黄柄耀,猜测抓捕出了问题。

  答应了姜天的要求后,放下手中的对讲机,对旁边戴着耳机的女警说道。

  “立刻通知湾仔区所有警员,留意一辆车牌号BC7475的宾士......”

  “另外,联系总部,让他们帮忙通知其他区的巡警,全力寻找车牌号BC7475的宾士。”

  戴着耳机的女警点了点头,一按面前的按钮,说道。

  “湾仔区所有警员注意,嫌疑犯开着一辆车牌BC7475的宾士驶入庄士敦道,请沿途警员留意。”

  戴着耳机的女警重复了数次后,开始联系警察总部调度室。

  调度员接到消息后,立刻通知了今晚值班的调度室警司。

  铜锣湾大规模械斗事件,警司之前得到了上级的指示,果断配合湾仔区的行动,指示接听员通知港岛所有分区警员。

  警队的接听员大多是女警,总部也不例外。

  调度室内,戴着耳机的女警,收到命令后,直接说道。

  “所有警员注意,所有警员注意......

  “一辆车牌BC7475载有嫌疑犯宾士,正在潜逃中......”

  “请看到的警员,立即通知总部......”

  “再次重复,一辆车牌BC7475载有嫌疑犯的宾士,正在潜逃中......”

  “任何警员发生后,请立即通知总部......”

  戴着耳机的女警又反复说了几遍,然后看向警司说道:“sir,通知完毕!”

  旁边的警司点了点头,接着下达指令。

  “通知湾仔警署,让追捕嫌疑犯的警员把无线电对讲机频道调到警察公共电台,随时接受最新消息。”

  另一边,湾仔警署调度室内。

  黄柄耀收到了总部调度室的消息,拿起对讲机说道。

  “翠鸟呼叫猎鹰,翠鸟呼叫猎鹰,收到请回答,over!”

  此刻的姜天,站在机动车道的中央,用枪指着一辆法拉利跑车。

  法拉利跑车的车头,距离姜天的双腿只有十公分。

  幸好,对方发现够早,及时踩了刹车。

  一名大晚上戴着墨镜年轻帅气的青年推开车门,走了下来,大声骂道。

  “你不要命了......”

  姜天冷着脸,不为所动,沉声说道:“我现在以警察的身份征用你车......”

  话音刚落,他一个跨步上前,推开年轻的车主,坐到驾驶位上。

  年轻车主很奇怪的没有反抗,这叫姜天十分意外。

  不过,目前最重要的是追捕大B和靓坤,关上车门前,让对年轻车主说道。

  “明天到湾仔警署领车。”

  说完,一踩油门,法拉利的引擎发出宛如猛兽般咆哮的响声,快如闪电嗖的一下串了出去。

  年轻车主之所以不阻止姜天,全因为他也是一名警察,只是出了点小意外,处于停职期。

  他名叫“方奕威”,出身于富贵之家,有着“花花公子”之称的港岛警察。

  他的办案方式就是用钱解决,全港岛破案率最高的是他,线人最多的也是他。

  但每次都是表扬和批评一样多,因此遭停职。

  方奕威为人高傲,冲动狂妄,同姜天一样是警队的明日之星。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