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起社团械斗案,各个分区警察早已自行处理完毕,只是出于谨慎上报给了反黑组。

  看完陈发数送来的资料,姜天低头沉思片刻。

  按理说蒋震病重,现在的洪兴应该低调才对。

  偏偏洪兴和东星的冲突似乎越演越烈。

  刹那间,姜天仿佛看到两者的身后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在缓缓推动。

  这名幕后黑手,他暂时猜不到是谁,此刻的蒋震昏迷不醒,应该不是这位叱咤风云的港岛黑帮教父。

  至于,和联胜同和兴盛为什么要斗,姜天则有点摸不着头脑。

  而且,这起社团械斗,竟然是两帮渔民搞出来的。

  筲箕湾靠海,居住着不少渔民,他们非常的团结对抗外来的势力。

  就算和联胜,和兴盛,在筲箕湾也仅仅只能自保,想要更多的地盘和收保护费几乎不可能。

  或许这是一次意外,姜天斟酌须臾,将其放到一旁,把注意力集中到洪兴和东星的身上。

  姜天觉得有必要加大力度,拉拢一些线人,收一些洪兴和东星的消息回来。

  说做就做,拿起话筒一按按钮,接通反黑组B队办公室的电话。

  铃铃铃......

  电话声响起,刚刚从行政部回来的陈发数,随手接起,说道:“你好,这里是反黑组B队。”

  “是我姜天,陈叔你过来一趟。”

  说完,姜天挂掉电话,重新拿起桌子上的文件再次翻阅起来。

  没一会的功夫,陈发数敲门进入督察房。

  不等他开口,姜天放下手中的文件,直截了当的说道:“陈叔,从现在开始,你找线人收集一切有关洪兴和东星的资料,并且密切洪兴和东星的,我要随时了解他们的动向。”

  听到这番话,陈发数心中一动,扫了一眼桌子上的文件夹。

  “姜sir,你是不是看出些什么?”

  姜天拍了拍文件说道:“最近六起的社团械斗案,差不多全是洪兴和东星搞出来的。”

  “至于和联胜跟和兴盛,我相信是一次意外,短时间内,两家社团不会在发生冲突。”

  “反之,洪兴和东星的频繁的冲突,让我有些担心。”

  “东星会不会趁着蒋震病重,想要踩过界。”

  听完姜天的解释,陈发数一边思考,一边点头,认同的说道:“姜sir,你说的没错,洪兴和东星的确有点问题,我马上联系线人,看看洪兴和东星,是否有小动作。”

  “陈叔,钱不是问题,我会向上头申请线人费,务必尽快高清楚他们想干什么。”

  “另外,你叫周星星、宋子杰、飞机、火鸡,到分区警署将有关洪兴和东星械斗案的口供复印一份带回总部,我要看。”

  姜天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的事情,陈发数全部记在心中。

  “没问题,我这就去办!”

  话音落下,陈发数转身离开督察房。

  上午十点半,反黑组B队办公室内。

  陈发数把姜天下达的指令重复了一遍,不过稍微改动了一下,包括和联胜、和兴盛的口供。

  周星星、宋子杰、飞机、火鸡顿时面露喜色。

  闲了正正三天的时间,身子骨都快生锈了,他们正想好好活动一下。

  去分区警署拿口供,顺便兜兜风,活动一下,简直是送福利。

  四人没有拒绝,不等陈发数嘱咐,一窝蜂的跑出办公室。

  照例,周星星、宋子杰一组,飞机和火鸡一组。

  他们今天要跑遍整个港岛。

  随着周星星、宋子杰、飞机、火鸡的离开,办公室内只剩下陈发数一人。

  陈发数也没闲着,遵照姜天的指示,打算去找线人收点风。

  一时间,反黑组B队开足马力,哪里还有懒散的模样。

  不知不觉,来到中午十一点半。

  姜天穿好外套,准备去吃午饭。

  今天他不算在总区餐厅吃饭,有点想念丽江大酒店香醇的咖啡。

  决定品尝美味的咖啡时,顺便吃个午饭,反正有的是钱,他不愿意在吃得上亏待自己。

  就在穿好外套离开之际,大脑中突然闪过陆芽的身影,自己最近忙着案子,好像忽视了自己的女朋友。

  想到这里,姜天立即掏出手机,拨通陆芽的手机。

  警察总部O记A队办公室,就在陆芽即将跟同事出去吃饭时,桌子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陆芽拿起手机,眼中闪过一抹疑惑之色,不知道是谁给自己打电话。

  她看来一眼来电显示号码,见到是姜天的手机号码,心中不由轻咦一声,随手按了一下接听键,马上又想到这家伙一直不给自己打电话,气就不打一处来。

  就算,身为警察的她非常了解一样是警察男朋友的忙碌,但还是不满的说道。

  “呦,稀客,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

  姜天一想到这么多天没联系陆芽,自觉地理亏,声音立时降了半截,温柔的说道:“最近太忙了,常常熬夜跟踪监视,连换内裤的时间都没有。”

  “为了补偿我的过失,请你吃午饭,这么样!陆小姐能赏个脸吗?”

  陆芽叹息一声,找奋斗在一线的警察做男朋友,早就料到会今天。

  她刚才发脾气也是为了让姜天哄哄自己。

  俗话说得好,女人是靠哄的。

  “好吧!来总部餐厅,我在哪里等你。”

  陆芽瞧了瞧收拾东西,装备去吃饭的同事,开口说道。

  好不容易享受二人世界,姜天哪里会去乱哄哄的总部餐厅吃饭:“陆小姐,丽江大酒店的咖啡不错,我们去品尝一下,顺便共进午餐如何?”

  “丽江大酒店?”

  陆芽皱了皱眉头,她自然清楚总部附近丽江大酒店的大名,号称“不是五星胜似五星”。

  她陪陆明华去过几次,有一点印象。

  虽然陆芽不会做饭,可单独一人的情况下,很少会去高等餐厅吃饭。

  在没认识姜天之前,她的生活非常枯燥。

  早晨,她和方洁霞轮流做,中午在总部餐厅对付一顿,晚上茶餐厅或者吃速食品。

  姜天难得越自己出去吃饭,陆芽当然不能扫兴,冲同事露出抱歉的表情,说道。

  “不好意思,男朋友请我吃午饭,你们几个自己去餐厅吃吧!”

  说着,陆芽背上今年最新款的香奈儿包包,在众多男性同事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下跑出办公室。

  女人对于名牌包包的抵抗力等于零。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