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之断刀 第295章 我失我爱(2)

小说:抗战之断刀 作者:阳伯父点蚊香 更新时间:2019-02-24 21:45:45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暂时就你们四个,有问题吗?”吴非故意沉了沉脸色,他这是在给赵猛施加心理压力。

  “没问题!”赵猛回答的很快,不过他马上又补了一句:“长官,四个人还是太少,我有个办法,不知道您敢不敢用。”

  “说说看。”吴非摸不准这个赵猛是不是在耍花招,抱着听听的心态回应道。

  “鬼子这次出城留下的人手不多,但是皇协军营地那还有着两个排的人手,我可以去把他们叫去帮着守城。”

  赵猛的提议不知道是大胆,还是别有用心,反正让在听着他们讲话的陈秋玲肉跳不已,当即叫出声来:“不可以,吴非,绝对不可以。”

  “你怎么保证他们会听你的话?你怎么保证他们不会阵前反水?”吴非本来想直接否决他的提议,可随即又想到,这个赵猛敢这样讲,就肯定会有他的道理,便耐着性子问了两个问题。

  “长官,我不知道你有没有了解过我们涞源城的皇协军。”赵猛扭头看了看陈秋玲,说道:“涞源皇协军有着一个大队,大队长钱二宝是省城皇协军混成旅团司令娄祖光的亲戚……”

  “你不用讲这些,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好。”吴非没有时间听他长篇大论,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长官,钱二宝向来和涞源的鬼子头目冢田不对付,经常嚷嚷着要反了他娘的,这在整个大队都不是秘密。”

  “所以你就想当然的以为,留守城里的二个排会听你的话,帮着我们守城?”吴非不屑地问道,他已经没耐心再听下去了。

  “当然不是,我是想说,整个涞源皇协军大队早就有了要反鬼子的意识,只要我过去那边,假传钱二宝的命令骗他们出来,然后长官制服两个排长,再清除几个有恶迹的,我敢保证底下的弟兄们都会老老实实地帮着守城。”

  听完赵猛的解释,吴非心动了,他判断的出,这个赵猛所说的有很大机率成功,只不过需要有胆量和魄力的人才敢釆纳这样的办法。

  “好,就按你说的办,你去把他们引到这边,让士兵在外等着,诱骗两个排长进来里面。”若在平时,吴非绝计不会如此鲁莽,可现在是非常时刻,连谭政委定性过的假萍姐他都能相信,那这个赵猛又为什么不能信任呢?反正是场赌博,赌注再大点又有什么关系呢?

  吴非没让和赵猛一起的一老一少的两个伪军跟着去,而是把他们留在了身边,也算是给自己留了一手底牌,他看得出赵猛对这两个人还是很看重的。

  等待赵猛去诱骗伪军的时候,小乐和中田他们回来了,山哥和刘大龙找到他们,并告知柳云彪负了重伤后,小乐连药材都没顾得上,拉着中田就跑了过来。

  尽管她说不了话,可止不住的泪水,颤抖的双肩,还有焦急紧张的表情,足见小乐是有多么的伤心。吴非记得,郭叔牺牲的时候,她都没有这么伤心难过,相对于郭叔,三当家和她之间的感情肯定是比不过,可现在她会这样,只能说是她真的成长了。

  在中田的安排下,众人把柳云彪抬进了主宅,找了两张桌子并了起来,做成了一个临时的手术台。也不知道中田来的时候,是从哪弄来了一个药箱,这个时候正好派上了用场。

  留下陈秋玲和小乐解决给他当助手,山哥帮忙跑腿打杂后,吴非把刘大龙叫到了身边,粗略地和他说了下赵猛的办法,并且当即把他和剩下的两个伪军赶去了南门,这本是熊金奎的任务,不过吴非见这家伙似乎仍未完全恢复,便转交给了刘大龙。

  又过了一小会儿,街道上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吴非知道这应当就上赵猛他们过来了,提了提精神,把口袋里的断刀反握到衣袖之后,便领着熊金奎站到了主宅的台阶处,等着他们的到来。

  看着几十名伪军乱轰轰地在营门口集合完,赵猛领着两个军官模样的人往里走时,吴非迎了上去,他西服上的血迹虽已干涸,但颜色明显和别处不同,而且身上自然而然地散发着一股杀气,这让过来的两个伪军军官竟然不约而同地停下了步子,不敢往前走。

  他们集合的时候就发现了鬼子营门口有两大滩的血迹,虽没有看到尸体,但是傻子都知道这就是替鬼子站岗的两个皇协军弟兄的血,进来后又看到了浑身杀气的吴非,这还不被吓到,那就不是正常人了。

  吴非想的是迅速干掉这两个伪军军官,然后分派这两个排的伪军去守城门,自己马上出城赶往赵家庄,去试着救下萍姐,所以他才没管这两个伪军军官有没有停下,加快了自己的步子,准备再让手中的断刀再见见血。

  可还没等他行动,赵猛张开了双臂,拦住了去路,同时急切地说道:“长官,别动手,他们是来投诚的。”

  吴非愣了一下,疑惑地看向了赵猛。

  “长官,我一回营地,他们就已经怀疑了我的目地,无奈之下,我只得如实和他们说了。”赵猛赶紧解释道:“长官,我和您说过,涞源的皇协军早就不和鬼子是一条心了,如果他们真有恶意,我也就回不来了。”

  吴非没出声,只是盯着那两个伪军军官,用着能杀人的眼神把他们打量了个遍。

  “长官,城里响枪的时候,我们就猜到了有大变,弟兄们若想帮鬼子的话,早就出来了。还有,您看,那里的血迹那么明显,如果我们有恶意,还会只身进来吗?”左首的伪军颤颤巍巍地说道,讲到后面那句时,还侧身指向了鬼子营门口的两滩血迹。

  “长官,我们早就不想再穿这身狗皮了,我们也是中国人,再也不愿意帮着鬼子为非作歹,欺压我们中国人。”右侧那伪军军官也开口了,边说着话,并扯去了制服上的肩章,头顶上的帽子也被他摔的远远地。

  吴非当然愿意相信他们,人家都这样表态了,如果再不给予信任的话,那只会适得其反,当即就点头说道:“好,既然你们都愿意跟着八路军,那我就暂时容纳你们,战后再根据你们的表现上报给上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