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在1275 第十九章 常州(十九)

小说:混在1275 作者:哥是出来打酱油的 更新时间:2018-12-20 21:40:06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咚!”

  战车一歪,刘禹马上明白,一定是遇上陷阱了,他大力地踩下油门,车子发出一阵低低的刨哮,从那个不大的深坑上踏过去。

  “周围有陷阱,注意填埋。”

  他在对讲机里提醒了一句,跟在后头的几名军士马上从背后取下一柄军用铲,呼呼刨起周围的泥土,几下就将那个已经现了形的深坑连同里面的尖刺,给填得结结实实,末了还在上头使劲地踩踩,前后用时不到半分钟。

  他的话,同时也给队伍提了个醒,敌人的大营不远了,所有的人全都打起了精神,那些坐在车子上的妇人,抱紧自己的孩子,生怕发出什么声响。

  其实没有什么用处,因为战车发出的声音,如果还没有惊动鞑子,那只能说明,他们遇上了假的元人大军。

  刘禹驾驶着战车,就这么深一下浅一下在陷阱区里行进着,这种陷阱的主要针对的是人或是马匹,因此就不可能太大,92式步战车的轮宽,基本上可以保证不会陷进去,当然了就算真得陷进去,大不了后退,那种削尖的木刺,还不足以对高密度防弹轮胎产生什么伤害。

  这也是为什么他会选择天还没黑的情况下就发动突围战的原因,黑夜会将人的恐惧放大,一旦鞑子的骑兵合围,后面的百姓未必会维持住稳定的队形,到时候肯定会乱跑,慌不择路之下,这些陷阱就会成为可怕的利器。

  缘着他趟出来的一条大路,军民们很快就通过近一里长的陷阱区,前面是一排排的拒马、栅栏、以及高高矗立的哨楼,鞑子的大营已经清晰地出现在眼前。

  随着一阵“咔擦咔擦”的破裂声,大营后的刘国杰眼睁睁地看着,那些粗大的木枝制成的拒马和鹿角,被那个庞然大物毫不废力地推开,或是碾成碎片,现在挡在前面的,只有一道濠沟,他不信,这么宽这么深的濠沟,还能轻易越过来。

  “火箭!”

  就在战车即将抵达濠沟前的一刻,他断然下令。

  身后的高丽弓箭手,马上举起手中的木弓,将浸了火油的箭头在火把上点燃,以一个斜角射向天空,霎时间,星星点点的红光布满了大营的上空,从车窗里看到的刘禹,马上打开了位于车头的火控系统,激光测距仪的数据不断地显示在屏幕上,12.7毫米机枪供弹完毕,等待他的发射。

  第一次实战,刘禹只顾着开车,一时间忘了车上的武器系统,而敌人的攻击行为,给他提了个醒,恰好他的车子驶近了那条明显的濠沟,慢慢地停在了沟边。

  正在这时,扑天盖地的火箭从天而降,所有在攻击范围内的军士,全都举起了防暴盾,到处响起了“叮叮铛铛”的撞击声。

  “噗”得一声,面前黑黝黝的濠沟中,突然冒出了大股火光,朝着两边飞快地漫延开去,形成一道高高的火墙,将他们与鞑子的大营阻隔在两边。

  鞑子竟然在里面洒满了火油,这得浪费多少燃料啊,刘禹不禁感叹敌人的大手笔。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很快,屏幕上的数据滚动停下来,一系列的射击参数被自动生成,他要做的,只是按下手杆上的按钮。

  “哒哒哒”

  三发12.7毫米试射弹以不到五毫秒的间隔,从长长的枪管中射出,穿过高高的火墙,营门口的木栅栏,准确地打入元人阵形的中部。

  首当其冲的是一个执着一人高的铁盾的女真人,高速旋转的弹头,轻易地撕开了十三世纪乡镇企业都不如的铁皮子,他只觉得手上一轻,那面沉重的盾牌一下子变得四分五裂,紧接着胸前一痛,一意识地望去,只看到了一个冒着烟的大洞,连血花都没溅起,就被瞬间摩擦燃起的高温给融化了,一种解脱般的舒适感袭来,懒洋洋地直想睡着。

  排在他后面的一名长枪手就没这么幸运了,冒着血的弹头将他的半边身体裂开,整个人一下子分成了两半,倒下之前,他还能清晰地看到,各种器官直往外头冒的另一半身体。

  紧接着是第三个,那是一个高丽弓箭手,因为身材不高,飞速旋转的弹头直接将他的脸打烂,哪怕后世的棒国技术也绝不可能整回来。

  第四个、第五个、第六个.......直到第二十三个被打穿的鞑子军士,才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叫声,至于排在队伍中的最后一名,整个人被击飞,重重地倒在了营帐上,将帐子压得坍塌下来。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随着刘禹的动作越来越娴熟,安装在机头的12.7毫米机枪发出了欢快的叫声,那种极有节奏感的声响,宛如一首交响乐,在元人的军阵中奏响,不到一百步的距离,初速高达700的机枪弹,足以撕碎面前所有的阻碍物,元人的大营里,惨叫声响成了一片,听得身后宋人军民们都觉得不忍,似乎离着一堵火墙的后面,是传说中的炼狱。

  在第一次试射发生时,刘国杰就敏捷地趴在了地上,这个动作,是他从攻城时的手雷袭击中学到的,他们的军阵排在离着濠沟足有上百步的距离,就是为了防止宋人隔着火墙扔手雷,可是没想到,他们虽然停在了那里,依然有着意想不到的攻击手段。

  天还没有黑,他趴在地上抬起头,立刻发现了一道道红线从火墙中穿过,每一下都准确地打入了军阵中,那些整整齐齐排列的军士们,一个接一下地身形变形倒下,嘴里发出凄厉的惨叫,每一具被击中的身体,都会在在瞬间被撕裂,哪怕身上穿着厚厚的铁甲,这是什么样的利器造成的?刘国杰的心里涌起阵阵寒意,这个闻名暇尔的勇将,平生第一次生出了逃命的念头。

  他这个主将都是如此,那些军士又怎么可能站在那里任人屠杀,所有人都在下意识地向后跑,孰不知这样一来,正好落入机枪弹的火网当中,无论他能跑出多远,最终都被不知道哪里飞来的弹头击倒,很快,刘国杰的眼前,就变成了一片修罗场,他的前营近万名将士,无论是勇猛无匹的女真人、箭术出众的高丽人还是别的什么人种,全都变成了残缺不全的肢体,一种深深地悲哀由然升起,他感觉自己仿佛在对抗无可匹敌的天神。

  “跑啊!”

  这一幕,让那些还没来得及集合的营中其他军士吓破了胆,纷纷四散而逃,眼见营中的混乱已经不可避免,刘国杰却趴在地上一动都不敢动,因为谁也不知道那种要命的火线,什么时候再度响起。

  “愣什么啊,把前面的濠沟,给老子填了。”

  刘禹连营门口的两个哨楼都没有放过,等到基本确定元人的大营已经没有威胁,他马上发出指令,身后的军士们如梦初醒,赶紧拿起军用铲,跑到濠沟附近,一铲一铲地掀起地下的泥土,往冒火的沟中倒去。

  等到沟中的火被泥土浇熄,他们偷眼看了看对面百步左右的大营,无不是惊得目瞪口呆,只见视线所及之处,到处都是血糊糊的一片,泡在血海里的肢体,已经分辨不出人形,那种惨状,让经历了八个月的围城战,自认为什么都见识过的宋人守军们,全都做出了整齐一致的动作。

  弯腰呕吐!

  好在他们都知道,这是关键时期,一刻也不能耽误,所有的人一边强忍着不适,一边全力挖土填坑,在数百人的一齐努力下,总算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填出了一块宽约十多步的平面。

  “突突突”

  刘禹再度发动战车,慢慢地驶过了填平的濠沟,一路碾过那些脆弱不堪的木栅栏,冲入了元人的大营中,战车不知道压到了什么,轮子变得又湿又滑,还会发出一种奇怪的喳喳声,他尽量不去设想那些恶心的画面,以免自己忍不住也跟外头的军士一样,酸水压都压不住。

  就在这时,突然窗前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双手握着一把长刀,嘴里叫一种谁也听不懂的话,哇哇着冲了上来。

  刘禹被唬了一跳,这场景像极了某抗倭神剧里,最后的倭国军官被主角逼得走投无路,拔刀成全主角最后的装逼行为,的那一刻。

  既然如此,刘禹也不介意,装上那么一次。

  他伸手做了一个顺头发的动作,潇洒地吹出一个口哨,单手握住操作杆,猛地朝边上一拉,庞大的车身向左一转,作出了一个非常漂亮的漂移,轮胎在泥地里擦出一条深深的痕迹,发出急促的摩擦声。

  刘国杰疯狂了,他眼睁睁地看着宋人用肉眼可见的速度填平了濠沟,眼睁睁地看着那个会喷出死亡射线的庞然大物冲过来,心里只剰下了一个念头,与其被那样打死,或是压死,还不如拼了,于是他飞快地从地下爬起来,拔出长刀,径直冲向了那个会动的怪兽,想要拼死在他身上留下一个印子也好。

  可惜的是,那只怪物的动作比他想像的还要灵活,竟然在刻不容缓之间,猛然一个侧移,整个车身打横,拦腰撞了过来,已经身在半空中的刘国杰无法动弹,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撞得飞出去,摔在了那堆残肢血肉中,长刀也脱手而出。

  没等他从晕眩中回过神,突突声大起,当他好不容易睁大眼睛时,那个怪兽一头冲了过来,刘国杰只能做出一个本能的伸手护住头脸的动作,嘴里无意识地大声喊出心中的恐惧。

  直到被碾进肉泥中。

  在他最后的意识里,是无数双高帮军靴踩着他和手下的血肉,大步冲过营区的情景。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