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天骄 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瞎了你们的狗眼么?

小说:天道天骄 作者:拈花一叶 更新时间:2019-06-17 01:11:54 源网站:顶点小说
  神芒点点,四周符文如同山岳一般在不少势力的背后缓缓的凝聚,不到千人要面对四周百万敌军!

  或许顷刻间林铮一群人就要被彻底的抹杀,根本没有丝毫可以挣扎的机会!

  内世界轰然间打开,日月星辰,壮丽山河,无尽汪洋,仙岛浮动,神木入云,所有的一切交织一片灿然,随后变得模糊!

  无数人的眼睛收缩,有人暗自摇头,这林铮太刚了,打开内世界,随时要祭炼开来,他表明了一种态度!

  咚!远处天际一道符文幻灭,一道身影缓缓的向着这边走来,漫天的神芒冲天,恐怖的星辰闪烁密布在那男子的背后,每一道星辰之中符文闪动,演化天地!

  “帝阳!”人群之中一声惊呼传来!

  他来做什么?要保下这林铮?可是他能做得到么?

  嗡!悲鸣之剑被帝阳握在手中,虚空一侧哗啦啦的倾落破碎,一方方势力不断地后退,这悲鸣之剑太恐怖了,放入三千怨世重叠浮现,那无形的法则交织虚空将虚空压碎开来,虚空如同一道负重的白纸不断的下坠,随后轰然间炸裂开来!

  远处霍家老祖平静的抬头望着远处的帝阳,没有开口,只是眉头皱起,这帝阳刚刚到来便破坏了霍家暗暗布下的杀阵!

  这帝阳的态度很明确!这林铮他要保!

  “你能拦下几人!”川家老祖川平坡缓缓的说道,瘦弱的身躯似乎随时都要坐化,那枯老的身躯之中仍旧有着令人胆颤的力量,可是却没有了往生的气血!

  没有人知道这川家老祖已经活了多久,不过现在看来,这川家老祖似乎和那帝阳是旧相识!

  “尽可一试!不怕提前陨落的尽管出手!”帝阳平静的倚着虚空,眼皮微垂仿若对面前的一切混不关心!

  川平坡沉默,十万年没有见,这帝阳究竟恐怖到了何等的地步?以弱冠之年继承破灭道大统,一具狗屁不是反出破灭道独自进入悲鸣之城,镇压绝世凶地十万载未曾陨落!

  这帝阳怕是当世大凶!

  “呵呵!没有想到居然还能再看到你!”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远处天际一片山河浮现,一条条山岭如同巨龙盘旋环绕,随后横亘在天地之间,一名佝偻的老者印入所有人的眼中!

  “这是河山老祖么?”人群之中有人头皮发麻,又是一个老不死的怪物!

  “我以为你十万年前就陨落了!没有想到你居然还活着!”帝阳望着远处的河山老祖,眼睛微微的眯起!

  不要以为这河山老祖是什么和善之人,他那背后的群山飞瀑可是无尽的尸骸炼制出来的神物!

  “为了他一个人值么?他的死会让我们认清楚很多事情!”一名老者缓缓开口,他也决定要出手了,且不说这林铮一群人身上藏着多少神藏,单是这林铮一人便有着足够的理由让他们出手!

  “谁说他是一个人?谁说他们是一个人?恩?”一道平静的声音从虚空缓缓地传来,让人分辨不清说话之人的方位!

  无数人头皮一麻!这又是谁?

  嗡!炙热的火焰从天际落下,一群武者狼狈的逃窜,在虚空一道道身影缓缓的凝实!

  “瞎了你们的狗眼!谁他妈的告诉他是一个人!”一声怒吼如同惊雷响彻天地,一道道身影如流星从远处狂奔而来,轰然间坠落在虚空之上!

  “卧槽!卧槽!风骚的兔子们!”胖子望着远处的一群人,眼睛瞬间就红了!为什么每次风骚的时候他都是配角呢?

  轰!滔天血芒撞碎了虚空,一道万丈的身影从虚空突兀的砸落下来,一头鲲鹏!无数人头皮炸裂,望着那万丈的身躯直接从虚空砸落下来,霍家一座战争堡垒生生被压爆开来!异象消失,一名男子站在虚空之上,滔天的血海弥漫在天际,可是那人却如同一尊佛陀神芒笼罩!

  “你们谁要动他们!”逍遥露出一口白花花的牙齿,森然一笑,说不出的耀眼夺目!

  轰!一方天际从一名武者的脚下向着四周蔓延开来,彻骨的冰雪凝聚成了风暴,顷刻间撕碎一道封锁,一道身影晃晃悠悠的站在虚空之上,可是一抹冰冷的杀意却是向着四周疯狂弥漫,和不远处的炙热神炎相对比,整片天际仿若都要在两人的脚下颤抖嗡鸣!

  “不好意思!来晚了一些!”幕观雪和沙令州两人远远的冲着林铮一群人示意!

  嗡!如同亘古凶兽从虚空走出来,一双眸子冰冷嗜血,眉心之间第三只眸子神芒闪烁,一把漆黑的长剑浮现在那男子的背后,恐怖的神纹在那男子的背后闪现凋零,随后又再次缓缓的凝结!

  “卧槽!你们他妈的王八蛋!你们他妈的瞎了你们的狗眼!谁你们也敢欺负!你们找死么!”

  “别以为你们活的足够久,就了不起了!我要是活到你们这个年龄,这天下莫敢不从!”

  “完犊子!刚刚出关就看到一群不要脸的家伙!太尼玛醉了!”

  “日了狗!一个个道貌岸然的!心怎么那么脏呢!”

  那男子站在高空连串的粗口狂喷而出,无数人瞬间懵逼了!卧槽!这是哪里来的奇葩!

  “这这个就是那姬召硕吧?”羽昆竹望着那远处的身影,脸上也是出现了片刻的呆滞!太特娘的有个性了!

  “形象!形象!”一道身影出现在高空不断的打着哈哈,然后冲着林铮一群人挥挥手,然后又不断地和之前的男子说着什么事情!

  川平坡脸上寒意闪动,一直大手挥动,如同山洪崩碎,无数的神纹滔天翻卷,随后向着逍遥一群人直接轰落!

  “看来有人的眼睛真的不太好!”一声冰冷的声音从高空传来,刹那间无尽的天际演化星空,一颗颗星辰从天际落下!

  轰隆隆!白茫茫的神光闪动,一道身影站在数千人影前方,将那川平坡的一击挡了下来!

  皇极天策!突破后的皇极天策!一只手掌之上一方世界闪烁不断,日月星辰在他的手中幻灭不断,似乎在演化恐怖的法则!

  “掌中界!”川平坡眼睛收缩,这门神通连上一个纪元之中都不曾有人施展,怎么可能在这一世被人掌控!

  “这么热闹啊!算上我们一份如何!”一道悦耳的声音缓缓地响起,羽依霖带着羽家众人分开人群出现在众人面前!

  “羽家确定要趟这一趟浑水?”霍家老祖目光阴沉的望着羽依霖,威压笼罩,似乎要逼迫那羽依霖!

  “你有病呀!”羽依霖翻了一个白眼,然后委屈的说道:“是我有病!我有一个有病的哥哥!愁死我了!”

  四周无数人又想笑又是无语,就连那霍家老祖都是一怔,随后脸色愈发的阴沉!

  林铮一群人目光落到羽昆竹的身上,后者很是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没办法,羽家好歹也算是传承已久的名门正派,出现了他这么一个魔功逆天之人,着实有些有损门楣,更何况羽昆竹这性格,恩,用胖子的话说就是有些,任性!

  “不到万人!能做什么?”山河缓缓地说道,佝偻的身影望着远处姬召硕一群人,平静的说道:“古之圣贤天才,我不知道吃了多少!你们刚好可炼制一股不错的人羹!”

  “你寿元将尽!我们可以先斩杀你!你吃过神药,可是被神药反噬!大劫将至!”站在那马光身边的一名男子平静的说道!

  “你”山河眼睛收缩,这人怎么知晓自己的身体!

  “你炼化过古之巅峰年轻一代!可是没有祭炼他们的神念!你诅咒入身,命不久了!”柳乘风脸上带着一丝笑意,目光落到那山河身上带着一丝惋惜!

  “胡说八道!”山河怒吼!

  “你背后群山飞瀑埋葬气运之人,你剥夺他人气运加持自身,你寻找神药弥补寿元,可惜了!在我们那边有一句话,叫做自作孽不可活!你很快就要被无数的怨念缠身,包括你手上的那一截灵根,他也会吞噬你的血肉,让你死无葬身之地的!所以!这位前辈,你还是坐化吧!这样痛苦很小很多!”

  柳乘风脸上仍旧带着温和的笑容,大手挥动向着林铮一群人示意!

  “这家伙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怎么感觉这货越来越像是一根神棍了呢?对了!胖子!给我几把神兵,过会儿打起来我心里有底气!”北都舔着脸望着胖子说道!

  “干!小爷有一根神鞭你要不要!”胖子无语的看着北都,且不说给他神兵能不能用,这个情况之下拿出神兵还不瞬间拉来无数的仇恨?

  林铮好一阵无语,不过心中却是微微的松了一口气,看来情况还没有到最坏的地步!

  “这感觉不错!”林铮脸上露出明朗的笑容,慢慢的擦点脸上的血迹,长发束到脑后,长戟入手,林铮望着远处的众人,露出一口白花花的牙齿!

  “你们这群王八蛋!看来过的很不错嘛!”

  刷!一根根中指笔直的竖起!就连柳乘风都没有忍住,这货看不到的时候有点想,可是看见了,怎么这么想打他呢?

  PS:第一更奉上!拈花回来了!恩,然后去洗洗澡,然后休息一下!周末快乐!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