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的余晖终于落下,依旧灯火通明的神郡城在此刻看起来依旧威武不凡,整座内城酒香飘荡,偌大的酒席铺展开来,明晃晃的让人有些晃眼!

  皇极天策牵着月伊伊的小手在神郡城内不断的走动着,任由小丫头跑来跑去,兴奋的给皇极天策诉说着这边所有的一切!

  灯火阑珊的远处,一道娇柔的身影望着一大一小两道人影脸上挂着静谧的笑容,那沁儿!从异界来到蛮荒的她似乎一直在等待着他的到来!

  这是很奇妙的感觉,从异界之中开始,那个时候的皇极天策依旧稚嫩,唯一不同于众人的是那一双仿若看透了万物的眸子,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惦记了这个家伙?

  是他一个人落寞的走在异界的小路之上?还是他站在那人王旗之下无声的咆哮?又或者是在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

  那沁儿微微的靠着背后的栏杆,一如从前,脸上只是安静的笑着

  “好久不见”熟悉的声音响起,皇极天策背着手弯着腰将脑袋凑到那沁儿那蓦然间涨红的小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哼!”那沁儿颇为不自在的歪了歪头,很是不满的说道:“这么久才过来,难道三皇子阁下纳了妻妾不成?我可听说了,天玄的那些皇孙重臣都三妻四”

  “唔”

  没有给那沁儿再次开口的机会,皇极天策一个探身将那沁儿搂进了怀里,然后肆无忌惮的吻上了那张樱桃小嘴!

  慢慢的那沁儿的手环在皇极天策的脖子上越来越紧,似乎要将两个人给揉到一起一般!

  “坏人”那沁儿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心脏仿若要从胸口跳出来一般!

  “没意思!上次三哥亲嫂嫂的时候要更久呢!”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萱萱拉着林冰莲探头探脑的说道。

  “”那沁儿脸瞬间通红,没有想到居然被几个小屁孩给笑话了!

  皇极天策哈哈大笑,大手挥动,将两个小丫头一把抱在了怀里,然后狠狠的亲了几下!

  咯咯直笑的两个小丫头一左一右趴在皇极天策的怀里,然后冲着不远处的月伊伊挥动着小手,后者左右看了一下,然后娇笑着张开小手扑进了那沁儿的怀里,然后三个小丫头开心的笑闹起来!

  另外一边的城池之上,姬召硕坐在城垛之上懒洋洋的喝着酒,不远处出现的一道身影缓缓的走来,手中的玉壶轻扬,琥珀般的美酒缓缓被一张明媚的玉唇给吸到了嘴里!

  “你怎么不去和大家喝酒呢?”瑶池圣女温柔的问道,缓缓的走到姬召硕的身边,身体微微的跃起,然后坐在了一旁的城垛之上,玉脚轻轻的垂在半空之中,似乎前所未有的放松!

  “在想一些事情!”姬召硕微微的伸开手臂做了一个拥抱虚空的姿势,“你说什么时候,才能继续懒洋洋的睡觉呢?”

  “咯咯,怎么难道你现在不可以么?”瑶池圣女娇笑道,她可打听清楚了,这姬召硕可是有名的懒蛋,这家伙不是在睡觉,就是在睡觉的路上!

  “心里事情多了,总有夜不能眠的时候!”姬召硕微微摇头说道。

  “比如?”瑶池圣女叫玉壶放在嘴边,明媚的嘴角轻轻的翕动,说不出的可爱!

  不过姬召硕却是没有回头欣赏,他望着虚空缓缓的说道:“比如?比如浑天道,虚空道,破灭道,又或者是连目的都无法看透的你们圣地”

  瑶池圣女脸上闪过一丝慌乱,随后强自镇定的说道:“咯咯,和我们圣地有什么关系呀,我们又不是他们三道!”

  “是啊!我也只是随口说道,不要激动嘛!”姬召硕很是暧昧的冲着瑶池圣女眨眨眼睛。

  瑶池圣女一阵气急,如果要算吵架的话,十个自己也不是这货的对手,这货的脸皮已经无敌了!

  白了姬召硕一眼,瑶池圣女缓缓的说道:“乱世之中谁不想寻一处安身立命的场所呢?其实说到底,大家图的不过是活着,至于其他的”

  “其他的是什么?”姬召硕微微的侧过头刚好可以看到那抬起头半望着虚空之中的精致侧脸!

  刹那间,姬召硕的心似乎被人狠狠敲动了一下!

  “呵找一个可以疼爱的人,然后平静的过一辈子!女人,终究要找一个归宿,如果我可以活下来,我就找一个可以牵着我的手的男子,平静的过着幸福的日子,不一定很炙热,不过却如同咕咕清泉而清澈”

  “是啊,你永远不知道你的侧脸折煞了我多少流年”姬召硕喃喃的说道,目光灼灼的看着瑶池圣女,似乎要将她给融化一般!

  “你用这话骗过了多少女孩子?”瑶池圣女脸色羞红,偏执的转过身,不再去看瑶池圣女!

  “你是第一个!”姬召硕大手忽然间从后面抱住瑶池圣女!

  “如果哪一天你真的一无所有了,就来找我吧,或许那个时候,我可以牵着你的手,平静的走下去!”姬召硕不由瑶池圣女反抗,死死的将他抱在怀里!

  感受着炙热的胸膛,瑶池圣女背对着姬召硕,脸色却是一片黯淡,真的可以么?自己真的还有选择么?

  是啊,如果真的可以,自己宁愿生在凡人家里,也不至于背负着

  “带我到处走走吧”瑶池圣女轻笑道,将姬召硕的大手主动的握在了手里,然后任由姬召硕将长袍披在自己那微微有些暴露的身上,随后大手微微用力将自己落在怀里!

  “去哪里?”姬召硕温柔的看着瑶池圣女,似乎一双眸子都明媚了起来!

  “随便走走吧!”瑶池圣女轻笑,脚下点动,眼中闪过一丝挣扎,却仍旧向着远处的一座传送阵走去,在她身边的姬召硕依旧微笑,似乎从未察觉一般!

  神郡城内城,天空之城上,林铮几人坐在一旁,远远的望着那两道身影,幕观雪无奈的说道:“这家伙不会真的沉迷女色吧?”

  “相信他,也相信她!女人一旦心动了,那就是一个复杂的矛盾体,难道你们不准备管一管?”花落秋说着矛盾的话,然后看着林铮几人!

  “正如你说的,我相信他!”林铮轻笑的说道:“姬召硕的天赋太好了,好到睡觉都在修炼,可惜他缺的不是生死之战,而是一场历练!”

  “啧啧!情伤难愈,你确定要让这迷途的小羔羊继续这么走下去?”北都一副过来的人表情,脸上带着一副高手的表情!

  “呃”一旁醉眼朦胧的沈二打了一个酒嗝,然后大舌头的说道:“北北都你还是处男吧?我记得你说过的”

  砰!北都气急败坏的将沈二一脚踢飞出去,然后目光凶狠的瞪着林铮一群人,涨红的脸上大有一副杀人灭口的架势!

  “啊!今天天气真好!晒死了,走,咱们去里面找点吃的,可别把我的小宝贝给晒黑了!”幕观雪很自觉的拉着花落秋的小手向着远处走去!

  “今天有太阳么?”林铮几人微微的看着那高高升起的月亮,一旁的李若水和林琴几人捂嘴偷笑。

  “林铮,我要和你单挑!”北都大吼道。

  “为什么找我?你又打不过我!”林铮抱着李若水,很是挑衅的看着北都!

  “我戳!我要和你拼命!”北都抓狂的就要冲上来!

  “等等!”林铮蓦然间伸出了大手,一旁的北都瞬间一怔,然后不等他开口,林铮拉着李若水瞬间消失在了原地,然后留下双眼喷火的北都,四处找着发泄的目标

  一夜的狂欢,第二天太阳高高升起,神郡城一如往常依旧热闹非凡,随着皇极天策一群人的到来,不少天玄的武者都是自发的聚集了起来,虽然皇极天赐和皇极天轩两人还没有到来,不过林铮一群人并不担心!

  除非是那些老家伙真的闲到无聊,不然以皇极天赐的实力,这中州还是任由他走动的!

  不过血鸣临走之前的几句话,却是让林铮一群人记在了心里!

  “血鸣说大哥在浑天道,不过上一次我去的时候只能感受到若有若无的气息,具体的位置却是感受不到!”林铮冲着皇极天策几人说道。

  “林傲大哥神通逆天,我记得在我死去之前,他一个人冲进过浑天道,说是取一样东西,如今他被封印在浑天道,怕是之间也会有一些联系!”皇极天策缓缓的说道。

  “而且,这蛮荒的三道是天界的分支,那血鸣说的天兵神将,或许是指的双方之间的联系!更何况,我那皇叔曾经猜测过,这蛮荒的封锁在很大程度上有着三道的干预!”

  皇极天策将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说了出来,然后陷入了沉思,这血鸣是什么意思?从他的举动来看,应该不是单纯的还林铮的人情,这几句模棱两可的提示,到底还有什么意思?

  “看来接下来还有更大的震撼啊!如果一切都是真的话,那我们就要被动了!”林铮闭着眼睛沉思了好久,然后严肃的说道,他想到了一种疯狂的可能,如果浑天三道真的这么做的话,那么这蛮荒真的要再次大乱了!

  PS:第一更奉上!出差过来了,顺便看看她,哈!童鞋们!周末快乐哟!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