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楚一收敛气息,塔古娜与古尔瓦就知道这位强大的古前辈已经收功,当即上前来参拜。

  叶楚对于二人的感官不算坏,对于二人的来意不可置否,只是微微点头算是示意知晓。

  叶楚先是来到苏悦婉闭关之地,见依旧紧闭洞府,叶楚也不打扰,只是双手掐诀,利用超级仙域之中的手段留了一道信息给苏悦婉,当其出关之际自然会收到。

  化形魔族暂时无事,而自己闭关洞府也被自己毁坏了,恰好叶楚有意出去一趟,便问塔古娜二人:

  “这附近可有魔晶矿脉?”

  魔晶在魔界乃是一种蕴含有丰富魔气的晶石,相当于超级仙域之中的灵石,不过魔界的魔晶产量极低,蕴含的魔气的极其庞大,

  因此魔晶乃是极其珍贵的宝物,就是化形魔族也没有多少,至于魔晶矿脉,化形魔族一座也没有,故此叶楚才有此问。

  “让前辈见笑了,此前我族实力低微,魔晶矿脉别说拥有,就是争夺矿脉的资格都没有。”

  塔古娜神色微暗说道,这话语虽然是事实却让人心中不甘,若是化形魔族拥有一座魔晶矿脉早已崛起,何须等到如今?

  “不知前辈需要魔晶矿脉何用?这无主的矿脉虽然没有,但已经发现并被其他部落霸占的矿脉却有几座。”

  古尔瓦迟疑着说道,对于这位实力高深的前辈他也吃不准问魔晶矿脉是何意图。

  “不关己的事莫要打听。”

  叶楚淡淡看了眼古尔瓦,继续淡然道:“最大的一座便可,是谁的无需理会。”

  “是。”

  古尔瓦被叶楚一眼望来心中,莫名一紧,感觉自身里里外外都被看穿了般,毫无秘密可言,这种感觉就是族长大人也不曾给予的,心中越发敬畏的同时也恭敬道:

  “最大的一座魔晶矿脉非刻骨部落的百炼山矿脉莫属,但要是论出产的魔晶质量却以剥皮部落的魔焰山的矿脉为首。”

  “就魔焰山,给我准备一副图纸。”

  叶楚点头,话语平淡,像是选定了一处普通的山头一般,不见丝毫波动。

  叶楚虽然是这般平淡,但古尔瓦与塔古娜却不平静了,塔古娜瞄了眼叶楚,小声提示道:“前辈那是刻骨部落的根本之一。”

  “嗯。”叶楚淡然点头,表示知道。

  塔古娜更加焦急了,魔焰山作为剥皮部落的重要资源之一,定然有高手坐镇,还有大量的战士守卫,以摄外敌。

  无论是刻骨部落还是剥皮部落都是称霸荒野之地数百上千的超级大部落。

  其威名是不是说出来的,而是多年来以敌人鲜血浇筑而成,让人闻之变色的存在。

  虽然她知道这位古前辈实力高绝,但怎么也不可能敌过剥皮部落一族之力,故此心中焦急,生怕这位前辈深陷其中遭遇危机。

  古尔瓦虽然心惊,但他对于叶楚的实力更有信心,心中隐隐猜测到什么,强忍着激动道:

  “请前辈稍等片刻,晚辈去去就来。”说罢,古尔瓦火急火燎飞奔离去。

  塔古娜见状气不打一处来,但念及这是前辈的意思,也没有放肆,只是静候在这位年轻的前辈身后。

  叶楚自然知道塔古娜担忧的是什么,但叶楚并没有将剥皮部落放在心上,他如今的实力放在这荒野之地,就算不是顶尖的也是最强的一列人,加上他的诸多手段,不惧任何人。

  这次叶楚突然问及魔晶矿脉,也不是临时兴起,而是在观看典籍时灵光一闪的念头,若能成,他的实力将大涨!

  在叶楚有可能修为增进的情况下,什么刻骨魔族部落,什么剥皮魔族部落,若是胆敢拦路叶楚就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剥皮刻骨!

  念头转动间,古尔瓦跟快便回来,手中多了一块漆黑的异兽兽皮,醒目的魔气的线路,勾勒出一个壮阔的山河走势。

  其中清晰的表明出化形部落的位置,以及剥皮部落等魔族部落的位置,古尔瓦手指一点其中一座低矮山头道:

  “前辈这便是魔焰山,隶属剥皮部落,距离我族有千万里之遥。”

  “好,你二人便在此等候,我去去就回,告知族长不会耽搁计划。”

  叶楚收起兽皮地图,对古尔瓦二人道。

  闻言古尔瓦脸色一变,当即跪下道:“恳请前辈允许晚辈跟随,此去定然有麻烦,大麻烦晚辈不敢断言,但小麻烦却是能为前辈分忧。”

  塔古娜虽然担忧此去的危机,但此时也没有畏惧退缩的意思,同样要求前去。

  叶楚略一沉吟便点头道:“既然你等愿意前去,我便带上你等,但若是死在异地可别怪我没有提醒。”

  两人闻言神色一凛,但依旧无惧道:“若是死在他处不怨前辈,只怪我等实力低微!”

  塔古娜与古尔瓦虽然是化形部落的年轻强者,但比起老一辈的强者也丝毫不弱,有资格说这话语。

  “如何那便走吧。”

  叶楚一掐诀,一道魔光飞向化形部落深处,乃是给族长塔古玛的信息,让其安心,免得疑神疑鬼。

  接着叶楚袖袍一卷,将塔古娜与古尔瓦以魔气笼罩,继而脚下时光碎片飞舞,一步迈出转瞬消失在原地。

  这乃是叶楚的自创的玄妙步法,刹那步!

  乃是借助时间之力而成的术法,奇异的是在这魔界施展此步法丝毫不影响。

  叶楚猜测是因为时光之力不属于五行,更是超脱阴阳之属,乃是另成一系的玄妙大道,不受仙、魔之扰。

  虽是赶路,但在魔界施展以往的手段,感受到魔气与仙灵力的丝丝不同之处,叶楚略有所感,一路上倒也不觉枯燥。

  但这却苦了塔古娜与古尔瓦二人,他们虽然被叶楚魔气笼罩,但这魔气仅是带走他们而已,并没有保护他们的意图。

  在刹那步的急速下,他们不仅要稳定自身身形,以免被拖着走,更要分出魔气抵御那凛冽的罡风。

  一时间好不狼狈,根本就没有时间体悟叶楚刹那步的玄妙,只觉每一刻都是煎熬,恨不得立即生出一副太古魔龟甲来抵御罡风。

  时间稳定流逝,十天转瞬而过,一路来叶楚没有一次停顿,终于到达魔焰山附近。

  塔古娜与古尔瓦二人已然适应了刹那步的急速,此时稳稳落地,一身气息也比之之前要凝练几许。

  骤然停下,他们略有不适应,但很快就察觉到了周围天地充斥着的魔气,比荒野之地其余地方要浓郁许多,惊异道:“前辈这是到了魔焰山了?”

  叶楚没有回答,古尔瓦查看一番四周情况,却是十分肯定,与塔古娜对视一眼都看都对方眼中的震惊。

  化形部落与魔焰山有千万里之遥,若是他们自己赶路没有一年半载是绝对赶不来,就是他们族长亲至也要一两个月。

  不曾想这位古前辈在带着他们两人的情况下,仅需十天便到达,若是没有带上他们岂不是要更加快?

  那等速度试问这荒野之地还有谁能匹敌?

  一念及此,他们二人心思活络,对于这位古前辈实力的认知又刷新了一次,提拔到更高一层次。

  “先在此恢复一番。”

  叶楚淡然的话语传来,让塔古娜与古尔瓦二人连忙收敛情绪,就地盘膝恢复起来。

  一路上他们提起心神以魔气抵御那如刀般的罡风,魔气消耗极大,此时专心恢复时才发现,这一路受的折磨并非无用,自身魔气越发精纯一丝。

  虽然修为没有增长,但魔道底蕴却增长了一分,这让他们对于叶楚更为敬畏了。

  叶楚没有理会他们的心思,依旧在眺望四周,眸子之中有时光碎片在飞舞,隐隐似乎望穿虚妄,得见本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