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邪神 第一零一九章 凡人河

小说:绝世邪神 作者:纯情犀利哥 更新时间:2018-12-30 09:04:42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凡人河!

  这是叶楚在某一天偶然得知的。羽刚等人称呼为圣河,但五大圣山弟子,却称呼为凡人河。

  凡人河三个字震动了叶楚,叶楚不能平静。他前往霞域,就是为了凡人河,却没有想到这条河流就是!

  从地图中得知,凡人河中有圣液。但凭借叶楚服用了四种圣液的经验,在其中一点气息都没有发现。

  如果真的如同地图那样,有着一条细细的泉流流淌传出来融入到河流中。生活在这里的村民能有那样的神效,每一个都能活到一百五根本不意外。

  因为这河水是掺杂着圣液的,有怎么样的神奇都不意外。可问题是,叶楚丝毫没有感觉到一丝一缕的圣液气息。

  “怎么会这样?难道真的只有凡人才能感觉吸收圣液的药效吗?我们就不行?要是如此的话,那河水熬药的神效又怎么解释?”

  叶楚无法理解,只能每日探查着河流。但一天天过去,还是一无所获。

  在这些天,每日羽伯都熬制几碗药液给他,加上叶楚每日自行调养,身体倒是好了大半,只是面色依旧还惨白就是。

  叶楚这些天,也融入到这个朴实的小镇中,和这个小镇的人民也熟悉了,这种朴实无争的生活对叶楚来说是一种奢望,所以他异常的珍稀,在这里扮演者一个普通人,感受着这里的温馨。

  而这样与世无争的生活在五大圣山的弟子前来,彻底打破了。五大圣地策马前来,气势汹汹,惊的鸡飞狗跳,小镇街上不知道多少商铺被掀翻,琳琅满目的商铺散落的到处都是,马蹄所过,践踏的粉碎。

  这些圣山弟子在街上中心侧马站定,运起力量对着小镇大吼道:“每月例税,十斤药膏,快点拿上来,少一毫者死!”

  对方声势嚣张,叶楚此刻正好抱着小玉儿在农宅中,听到这个声音微微皱了皱眉头。羽伯这时候提着一个蛇皮袋,快步的要走出宅子。

  叶楚见到,忍不住问道:“羽伯,你干什么去?”

  “圣山弟子来收税了,要赶紧把药膏交上去,免得他刁难!”羽伯边跑边说话。

  叶楚疑惑,让小玉儿在家里呆好。他也跟着羽伯走出去,见到一群人策马立在街头中心。一户户农家都丢给他们一个蛇皮袋,他们用着手称了称,随即收起来。

  羽伯快步跑到他们身边,躬身行礼道:“大人,这是这个月的例税!”

  圣山弟子结果,打开看了看点头,示意羽伯可以走了。

  听到这句话,羽伯松了一口气,这才离开。

  “大胆!如此劣品也敢拿上来交差!”就在羽伯走了没有多久,圣山弟子怒吼道,皮鞭直接抽在前来交药膏的村民身上。

  叶楚看着这个村民,他也认识,是小镇西头的老黄头,他全家都两个人。儿子上个月上山被凶兽撕咬掉了一双腿,此刻瘫痪在床上,全家就靠老黄头上山采药养活。

  老黄头的日子过的很苦,他采药要养两人,又要照顾自己儿子,而且要为他儿子稳固伤势,花费惊人。

  也正是因为这,这个小镇的人对他很是照顾,很多时候给老黄头的东西都是以半送半卖的方式。叶楚也偷偷的给予老黄头熬制给他儿子的药材中丢了一些丹药,稳定了他儿子的伤势。

  但他的日子显然很难过,一个已经百来岁的老人,佝偻着身躯被抽了一鞭子,直接被抽翻在地上,后背上一条深深的血痕,血液从后背渗透到衣衫上,触目心悸,老黄头惨叫。

  叶楚都忍不住要走出来,一个老人被抽成这样,这些人真是没有一点人性。

  叶楚刚走出一步,就被羽伯拉住,羽伯摇摇头,示意叶楚别冲动。

  “老家伙,早就告诉过你,药膏要粘稠如同石块般,你这如同豆腐是什么意思。”说话之间,他一鞭子再次抽下去,直接抽到了老黄头的脸上,脸上顿时出现一条鞭疤,如同一条血蛇,十分狰狞。

  “找死!”叶楚见到,忍不住想要出手。

  “别冲动!”羽伯见叶楚拳头握着的青筋都要闪动出来,他吓了一跳,“你不能暴露你修行了,要不然他们知道我们这里窝藏着修行者,定然血洗了这个小镇,你这时候能保住老黄头,可是你走后怎么办,我们都得死!”羽伯叹息说道。

  这一句话让叶楚深吸了一口气,拳头这才松了下来。看着圣山弟子一鞭一鞭抽在老黄头身上,叶楚的眸子都要血红了。

  老黄头被抽的全身血淋淋,但没有人敢去救他。眼睁睁的看着如此残忍血腥的一幕在他们面前发生。

  叶楚深吸了一口气,冷眼看着这些人,心中默默的说道:“你们一个都别想活!”

  “大人,这已经是我的极限了。求大人给我宽容一二,下个月我一定补偿给大人。”老黄头哀求,跪在世上,任由那鞭子一次次抽在身上,出现一道道血痕,肉片都翻出来了,极其血腥,触目惊心叶楚都不忍看了,对于一个普通的老人来说,这样太过残忍了。

  “哼!老家伙,下个月给二十斤,要不然就不是一鞭子了。”圣山弟子抽下一鞭子,这才哼了一声,继续收着其他人的药膏。

  老黄头在地上磕头道谢,每次磕头血液都留下来,染红地面。

  叶楚看着老黄头那些药膏,比起别人的并没有稀薄多少,继续熬晒的话,也就是一两左右的差距。可是就为了这一两,把老黄头抽成这样,叶楚神情阴冷,杀意十足。

  堂堂一个王者修行者,对一个普通的老人都如此。这些人要说是丧心病狂也不过分。

  看着这些人把所有的药膏都给收走,策马又是一阵疾风,掀翻小镇无数的药铺,叶楚嘴角的冷色更浓。

  叶楚见他们走后,对着羽刚说道:“羽伯,你先回去看着小玉儿,我还有点事。”

  “孩子,别冲动,他们不是你能惹的!”羽伯似乎知道叶楚想要做什么,对着叶楚说道。

  “羽伯放心,我自有分寸!”叶楚对着羽伯说道,向着圣山弟子相反的方向离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