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邪神 第一零二五章 人间地狱

小说:绝世邪神 作者:纯情犀利哥 更新时间:2018-12-30 09:04:42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人间地狱般的杀戮,让无数的普通人绝望了。他们疯狂的逃窜,可是不管往哪里逃,都是绝路。

  “天啊!你真的要灭绝我们吗?”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我们就活该死吗?”

  “上天啊,睁开你的眼睛,救救我们!”

  “……”

  无数人痛苦,声音绝望,跪在地上,双眼迷茫,他们看着如同晚霞一样血红的地面,看不到希望,心如死灰。

  这样的一幕在一处处出现,很多人都趴在地上,等待着死神的镰刀来收割他们的性命,望着一个个亲人倒在他们面前无能为力,哭的眼睛都滴出了血液。

  但老天依旧视而不见,留下的只有杀戮后的死寂,连虫鸟的鸣声都没有,寂静的如同绝望的末日。

  ……

  “羽伯!怎么办,前方就是五圣山了,我们没有路逃了。五圣山绝对不会庇护我们,他们也派遣人来杀戮我们了。”

  此刻羽伯带着上百万的普通人早已经离开了小镇,小镇在叶楚离开的第三天,就有修行者忍不住出手了,开始杀入修行者。叶楚不在,羽伯一群人只能带着众多人族借助日月器逃离。

  逃到现在,不知道经过多少次厮杀了,原本的数百万人,此刻也只剩下百万人不到了。一路逃过来,铺出了一条血路。

  此刻羽伯等人,手握着日月器,双手都在打颤抖,全身都是血液,也分不清是他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他眸子血红,看向身后,有很多修行者追上来了。玉兰和羽刚此刻手持日月器在抵挡。

  叶楚给他们留下了九件日月器,已经爆炸了六件,他们手中是最后三件了。

  看着越来越多的修行者杀向他们,无数人哀哭,死亡越来越近了,看着羽伯此刻双手颤抖,身体都快站不稳了,他们更加绝望了。五大圣山挡在前面,他们难以穿越过去。

  “啊……”

  羽刚手持着日月器,冲杀向一群修行者中,他借着日月器的神威,不断的震杀修行者,全身满是血液,眼睛血红,血液滴落到他的嘴角,流淌进口中。

  这些修行者也疯狂了,这是他们眼中的蝼蚁,可是这些蝼蚁却杀了他们不少人,借着日月器的威力,一路杀伐,居然连数个玄华境都被灭杀,而且每一次日月器爆炸,都杀了一片修行者。

  “杀……”

  这些修行者怒吼,暴动出绝强的力量,各种力量不断的卷动而出,只杀向众人。

  羽刚望着扑过来的修行者,丝毫不退,就挡在前面,不让其中任何一个修行者跨过去,但他却陷入了包围之中。

  “你们都要死!”

  羽刚陷入包围中,他看着这些人要冲过去,他吼叫一声,猛然举起日月器。

  见到这一幕,众多修行者面色剧变,他们想要逃。可是这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日月器爆炸开来,连带着羽刚,都被砸成了血雨,漫天飞射而下,洒落天地,甚至落到一些人身上,温热的血液带着血腥味。

  “羽刚!”

  无数人痛哭,他们以头抢地,哀嚎震天,齐齐恸哭。一直以来,都是羽刚挡在前面,为他们争取了一线生机。可是羽刚也没了,这还有谁能挡得住这些凶残的修行者。

  羽刚是他们的希望,但希望也死了!

  他们痛哭,哭声震动天地,呼天喊地,血液流淌在大地,悲凉凄惨。

  绝望,无处不在……

  “爸爸……”

  小玉儿眼睛都哭红了,那双灵动清澈的眼睛红肿,其中满是悲切凄凉,哭嚎声让人心疼。

  “快走!我们没有退路,只有从五大圣山的夹缝中穿过去!”羽伯尽管儿子没了,可这时候也顾不得自己的悲伤,手持着日月器,对着玉兰大喊道。羽刚为他们争取了一些时间,他们只有借着这点时间赶紧逃。

  “羽刚走好!”无数人哀嚎,哭声悲切,他们哀叫的逃跑,他们相比修行者太脆弱了,真的如同蝼蚁一般,踩一脚都要踩死很多。

  要不是羽刚等人手持那神物般的器物,他们早就死绝了。

  一群人逃跑,就要进入夹缝之中,可是要走到夹缝中时,在五大圣山中,飞射下无数的修行者,把百万人都挡在了下来。

  前有拦兵后有追兵,真的是上天入地都无门了。无数的人此刻都悲切了,看着远处追来的修行者,每一个都绝望了。

  羽伯和玉兰各自站在一方,看着这一幕也绝望了。他们只有一件日月器了,无法挡住这些猛虎一样的修行者。他们真的要死绝了吗?

  “天要亡我们!”

  “上天啊,你为什么如此不仁!”

  “圣河啊,你为什么不显灵救我们!”

  “……”

  无数人哀叫,一个个惨叫,哭的眼睛都要喋血。

  羽伯这时候都绝望了,看着满天追杀而来的修行者。握着日月器的手颤抖不已,抓不稳日月器了。

  玉兰娇美的容颜上,满是血迹,凹凸有致的娇躯,被血液沾染的到处都是,宛如一个血人,此刻她紧紧的握着日月器,那双眸子中满是绝望,望着无数飞奔而来的修行者,她咬着贝齿,血液从脸上滑落,渗透到贝齿上,染红了洁白的贝齿,此刻她没有往日的娇媚美艳,多了几分狰狞。

  “一群蝼蚁而已,真的以为自己能逆天而行吗?”有修行者不屑,盯着众多人,看他们就如同看一群被豢养的猪,随意可以斩杀。

  羽伯撑着身体,死死的盯着这些修行者,眼中狰狞,即使双脚在打颤,可还是强行站立,握着日月器一句话都不说。

  “杀!把他们都杀了!这些蝼蚁虽然无用,他们的血液却是至宝。”有修行者眼睛冒着光华,盯着这些人。

  小玉儿见这些人举着屠刀,再次逼近他们,她嗷哭了起来:“大哥哥,你在哪里?大哥哥,快来救玉儿,玉儿爸爸没了,老黄头爷爷也没了,很多阿姨叔叔都没了。”

  小玉儿哭声悲切,哭的那双小小的眼睛红肿,凄惨无比。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