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邪神 第一一九三章 留水潭

小说:绝世邪神 作者:纯情犀利哥 更新时间:2018-12-30 09:04:42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第一一九三章

  “既然不行了,就安心的呆在这里,这些人我都帮你解决了!”叶楚看着想要强行站起来的金娃娃,没有忘记打击挖苦他,这是难得的机会。

  金娃娃气的脸都青了,见叶楚走向古族弟子这些人,又忍不住提醒道:“这里是圣者的一处墓穴,有法则交织,只要动用力量就会激发这里的法则,冻结你的气海。”

  “气海被冻结而已,并不是多大点事,这些人我赤手空拳就能解决掉!”

  叶楚的话让围攻金娃娃的人都杀意凛然,但谁都没有贸然出手。

  “你到底是谁?”古族弟子询问着叶楚,敢为金娃娃出头,定然是有来历的。

  “你不是扬言要杀光无心峰的人吗?那就来吧!”叶楚看着对方笑了起来。

  “你是叶楚?!”古族弟子显然对无心峰有所了解,瞬间明了了叶楚的身份。

  “看来你眼力还没有瞎,怎么样?我就站在你面前,你要不要杀我!”叶楚看着对方依旧笑意盎然。

  “传言你入过天机榜榜首,不过这又如何?在这里你实力被压制,我们依旧能杀你。你的师兄已经半死了,你比起他还不如,轻易就能杀了你!”对方冷眼看着叶楚,眼中带着不屑,虽然为族人又要死一些而心疼,可能杀的了无心峰两个弟子,这也值得了。

  “你天真的以为我实力被冻结你就能一定杀的了我?”叶楚笑了起来,看着古族弟子。

  “或许要花费一些手段,但杀你足够了!”古族弟子发狠,让族中弟子向着叶楚杀过去。

  看着舞动着力量扑向来的修行者,叶楚摇了摇头道:“要是聪明,你就应该打听一下,我是如何入天机榜首的,这些酒囊饭袋也想奈何的了我?”

  叶楚说话之间,拳头挥舞出去,有着破空之声。叶楚没有动用天地元气,单单以自身的拳头轰杀出去。

  “你们都要死!”

  叶楚的拳头砸出去,在最前面的几个修行者瞬间被叶楚的拳头轰的支离破碎,血液狂飙,散落虚空,比起金娃娃更加凶残和霸道。

  这些修行者暴动出来的一次力量冲击在叶楚身上,叶楚神情丝毫不变,这股力量如同轰在钢板上,没有起一点涟漪。

  “就这样的力量给猫挠痒都不够,居然把你打成这样?”叶楚看着金娃娃,摇了摇头。

  金娃娃此刻倒是没有在意叶楚的打击挖苦,他看着承受这样力量肉身丝毫伤势都没有,这让他惊讶不已。

  在这一处因为圣者法则的缘故,无法动用天地元气和元灵,唯有自身的肉身可以动用。金娃娃自认自己的肉身够强了,要不然也不能以肉身杀这么多人,对抗他们数次力量爆冲。

  可是看着此刻在强大的力量下面不变色的叶楚,金娃娃心头跳动不已,叶楚的肉身强悍到何种地步才能做到如此?

  古族弟子等人也面色大变,他们没有感觉到一丝一毫的天地元气,可就是如此一拳而出,数个修行者直接崩裂,宛如有石破天惊之力一般。

  “怎么会这样?”对方惊讶无比,难以置信。

  叶楚却不给对方惊讶的机会,主动出手,冲杀向这些修行者之中。这些修行者倒也都不差,可是只能爆发一次攻击。之后就被彻底的禁锢,任由叶楚打杀。

  叶楚拳头所过,把修行者震杀一个又一个。叶楚杀戮十分迅猛,很快在他面前就有无数飞腾的血液。

  一个个修行者被叶楚拳头轰碎,可叶楚周身依旧一尘不染,宛如谪仙一般,踏步在场中飘然出尘。

  这太过让人惊讶了,谁都没有想到叶楚居然这样强,在实力被压制的情况下,杀修行者如同杀蝼蚁一般。

  “这不可能!”古族弟子惊恐了,他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场面,这超乎了他的认知。

  “很抱歉的告诉你,我之所以能在天机榜首,是因为我的肉身也修行到了极限。”叶楚看着古族弟子绽放了一个笑容,但这个笑容在其他修行者看来如同恶魔一样。

  叶楚出手之间,神情平静,嘴角有着弧度,似笑非笑,可是一条条人命就是在他这样的神情中被叶楚斩杀。

  在叶楚身前,血雨纷飞,没有谁能挡住叶楚,一个个被叶楚的拳头灭杀。

  “肉身修行到极限!”

  这让古族弟子神情剧变,这代表着叶楚的肉身也能爆发出少年至尊的实力?

  这一处确实能压制修行者的气海和元灵,可是对于修行者的肉身却不会压制。叶楚真要是如此的话,他在这里就是无敌的存在,任由他们再多的人攻击叶楚,都得不到便宜。

  古族弟子惊恐了,因为在他眼前不断有修行者被叶楚一拳轰碎,血雨纷飞的到处都是,刺鼻的血腥味飘扬四周。

  金娃娃见到都震动,叶楚此刻的表现让他都自惭形愧,真的如同战神一般。

  “把肉身锻炼到极致,他如何做到的?”金娃娃这样的人物更加知道把肉身锻炼到极致的困难,可是叶楚却做到,叶楚定然有过非凡的遭遇,才能做到这点。

  古族弟子面色苍白,看着叶楚一步一步逼近他,他疯狂的后退,他已经相信叶楚肉身锻炼到极限了,根本不是他们能抵挡的。

  古族弟子也是一个不错的强者,看着叶楚逼过来,暴动出惊天动地的力量卷杀向叶楚。

  可叶楚是何其人物,对方这样的力量对别人有用,对叶楚却丝毫不起作用,一拳直接轰杀出去,对方暴动出来的力量被叶楚一拳轰碎。叶楚的身体瞬间到了他的面前。

  要是全盛时期,这个古族弟子还能在叶楚面前反抗一二,但此刻力量被法则禁锢,在叶楚面前就如同一只小鸡一般,叶楚信手一提,把他提在手中,一巴掌直接扇在他的脸上。

  “你或许想死,但死有时候是一种奢望,无心峰也是你能侮辱的?”叶楚盯着对方,匕首出现在手中,割下了对方脸上一块皮,带着几分血腥看着对方说道,“我们慢慢玩,让你知道有些人的主意永远不是你能打的。”

  古族弟子没有在叶楚手中承受几刀,他居然被生生的吓死了。没错,被叶楚手中匕首割了几刀后,承受不了叶楚带给他的压力,瞪大眼睛带着无限惊恐就这样吓死了,连元灵都崩裂了,死于非命。

  叶楚觉得可惜,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陪他玩的,却死的这么早。

  叶楚没有放过在场的任何一人,敢打无心峰主意的人,能杀光就杀光,杀人对叶楚他们来说,已经如同吃饭喝水一样简单了。

  叶楚出手迅猛,把这些人都杀了,一个不剩,微风拂过生死崖,带走了一股股血腥味,此处虽然恢复了之前的安静,可此地却如同修罗地狱,一片血红。

  叶楚带着重创的金娃娃离开了生死崖,离开了这一片区域,叶楚和金娃娃感觉到天地元气再次回复到了他们的四肢百骸。

  金娃娃盘腿坐下来,服用了不少丹药,闭目疗伤。他受的伤势太重了,以肉身硬碰之前数批修行者全力暴动出来的力量,让他五脏六腑都要移位。

  他的肉身强度不差,可毕竟无法和叶楚相比,在那些力量冲击下,还是吃了大亏。

  “你怎么在红尘域?睡古他们都在?”叶楚好奇的询问着恢复了一些力气的金娃娃,打量着他身上的伤势,这样的伤势不修养一段时间是好不了了。

  看着金娃娃拳头上露出的白骨,叶楚心想他幸好达到了夺天地造化的境界,要不然这样的伤势真的可能要他的命。

  “他们不在,此行前来我有要事!”金娃娃突然想到什么,感受着自己体内的糟糕,突然对着叶楚说道,“我不能去,你去!”

  “嗯?”叶楚疑惑,不明白金娃娃说什么。

  “你此刻已经步入了法则境吧?”金娃娃对着叶楚说道。

  “自然!”叶楚有些傲气,心想自己当初比起金娃娃等人可差的远,但现在距离金娃娃的距离不远了。何况尽管境界比不上金娃娃,但自己未必没有和他一战的实力。

  当初刚去无心峰,金娃娃每次都欺负自己,让他恨的直咬牙,但却没有办法,因为对方太强了。

  但现在不同了,自己完全有和他交手的实力,金娃娃再也别想骑在自己的头上了。

  走到这一步真的不容易,叶楚以前都没有想过,能如此快追上金娃娃。

  “达到法则境就好!”金娃娃望着叶楚,“你身具至尊法,又有法则级的实力,到时候就算有麻烦,也可以撒腿就跑,别人是追不上你的。”

  “我为什么要跑?”达到他此刻的实力,叶楚很是强势了,又有多少人能让自己逃跑的,唯有那些老一辈的人才能如此吧。

  “你代我去取我族中一宝!”金娃娃看着叶楚说道,金娃娃也无奈,他要是不受伤,定然要自己前往。

  “你族中一宝?什么东西?”叶楚十分好奇。

  “就是我族先辈留下了一颗金锭!”金娃娃说道,“他会出现在红尘域的留水潭!”

  “一颗金锭,你不是真财迷心窍了吧。金锭而已,我给你数十上百锭如何?不要为这样的东西浪费我的时间可以吗?”叶楚很是不满,自己还以为是多大的事,就因为一颗金锭被人算计,金娃娃真的是财迷心窍了。

  “这颗金锭和别的金锭有所不同,他是先祖留下来的。”金娃娃瞪眼看着叶楚。

  “那又如何?难道我现在有一锭金锭,留着不用,以后我的后世子孙就要留着不用把他当圣物不成?”叶楚觉得和金娃娃无法沟通。

  “这颗金锭是我族的祭物,上面刻着先祖的名讳,烙印着他的道和法,是一件天地器。”金娃娃看着叶楚说道,“当年各族抢夺我族,这件宝物被他们抢走,要是只是一件天地器我也不会在意,可这上面有先祖名讳,以他的血和法浸染的金锭,代表着先祖,落在他人之手,谁能保证他们对先祖做什么样的侮辱?何况,族中一法也烙印在其中,需要得到它才能感悟。”

  叶楚听到金娃娃如此说,神情也慎重起来。这关乎祖宗声誉,这自然不是小事。

  “在谁手中?”叶楚问道。

  “不知道,只知道消息有人会拿出这件物品来,供大家观赏和吐口水!”金娃娃说道这里的时候,咬牙切齿。

  对于修行者来说,用自己的元灵和血浸染过的器物,是他的一部分,可以代表着他,真对其吐口水等,这是一种极大的侮辱,难怪金娃娃承受不了。

  “你此时伤势很重,好好休养吧。我代你去看看,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人侮辱你的先祖。”叶楚对金娃娃说道。

  金娃娃点头道:“要是可以把它取回来,就拿回来。我族的大法此刻我所学的是残缺的,唯有得到这颗金锭,把其补足才能重现当年的辉煌。”

  财神家族的大法叶楚虽然没有见识过,但以它当年富甲天下的情况来看,对方的大法绝对是不简单的,就算不是至尊法,也相差不了多少,要不然不会让财神家族看的上眼。

  金娃娃点头,没有再说多余的话。他们虽然嘴上不对付,但作为无心峰师兄弟,知道什么要做,什么是责任。

  “你躲一个地方养伤吧,怕有人会前来这里,到时候又是麻烦。”叶楚提醒金娃娃。

  “一些跳梁小丑而已,翻不起什么浪!”金娃娃回答叶楚。

  叶楚留下了一些丹药和圣液,就离开了此处,金娃娃行事有分寸。知道自己要如何做,叶楚没有必要守着他。此刻最重要的是为金娃娃取来那颗金锭。

  无心峰的敌人太多了,只有不断的增加无心峰的实力,才能震慑别人。

  叶楚想到惜夕,他很想马上见到惜夕,他在古渊中见到和惜夕很相似的女人,她留下的东西还在自己的额头,不知道这对惜夕来说代表着什么。

  叶楚希望这能解决惜夕的病痛,这也是无心峰所有人的愿望。

  ……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