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邪神 第一四七十七章 破阵

小说:绝世邪神 作者:纯情犀利哥 更新时间:2018-12-30 09:04:42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对于鹤南北对自己的轻视,叶楚直接就无视了,甚至懒得和这老东西说上一句话。

  一路战来,对这样的人,叶楚向来是不放在心上的,即使实力比自己强,他也直接无视。

  因为这种人,往往最后的下场都不怎么样,轻视别人的同时,也是轻视了自己,将自己随时置身在了一个危险的不可知的境地。

  三人结伴,从渭南之城北门出发,途经了几个小城,两天辗转之后,终于是来到了一片原始的红林中。

  虚空驰行掠过,下方是一片红色的海洋,红林十分茂密,一阵狂风吹过,能看到一阵阵的红浪掀起十分壮观。

  “老钟,还得多远呀?这片红林有些诡异呀,我怎么不记得这里有这样的地貌……”三人疾驰在空中,鹤南北黑袍飘动,带出一圈圈的光华,问一旁的钟大嘴巴。

  钟大嘴巴也收敛起了那副笑嬉嬉的模样,眼神凝重,盯着四周:“没有多远了,那洞府我是半年前出来游历发现的,这片红林确实是有些诡异,一般的修行者都不敢入内,似乎是有大凶兽的存在,呆会儿我们小心一些……”

  “吼……”

  钟大嘴巴话音未落,前方红林中突然窜出了一个庞大的身影,一只长着两对翅膀的百丈大鸟,突然就冲上了高天,带出一阵阵的狂风巨浪,周围大量的红林被掀倒。

  大鸟是黑色的,翅膀上的羽毛就像是黑亮片,折射出一道道耀眼的光华,能晃瞎人的眼睛。

  “退走,这是黑戟鸟!”

  鹤南北脸色一变,立即向左边窜动,并不想触动这只恐怖的大鸟。

  叶楚和钟大嘴巴也跟着向左闪人,就在这时,那边的黑戟鸟仿佛发现了人的气息,一双三角型的大眼睛,转而盯向了这边,眼神中露出了恐怖的凶光。

  “不好,快走!”

  鹤南北显然是对这种黑戟鸟有所领教,被黑戟鸟盯的头皮发麻,右掌中出现了一艘白色的玉船,幻化出船影鹤南北直接拉着钟大嘴巴跳进了玉船中,玉船猛的加速载着他二人,飞速向北逃窜。

  “老鹤,叶楚兄弟呢?”上了船,钟大嘴巴叶楚没看到,这才有些紧张。

  鹤南北则管不了那么多:“先不要管他了!这只黑戟鸟是成年王者型的,若是被它盯上了,十个我们也不是他的对手!”

  “万一!”

  钟大嘴巴脸色难看,身子一轻,鹤南北已经驱着他的玉船,载着二人如声音一般传到了远方。

  “轰……”

  刚刚那一片的虚空,发出一阵灿烂的光亮,虚空都被黑戟鸟的一只黑戟羽毛给打得碎裂了,钟大嘴巴回头看了看,脸色越发的阴沉,心情也格外的唏嘘。

  “这下可怎么是好,叶楚兄弟怕是要陨落了……”钟大嘴巴感到有些失落,毕竟是他邀叶楚出来的,还没到目的地,就有可能陨落了。

  鹤南北则不以为然的哼道:“老钟,那小子和你有什么关系,陨落了是他技不如人,被黑戟鸟盯上……”

  “哎……”钟大嘴巴也有些无奈。

  不过毕竟成长到宗王之境的他,见惯了生离死别,只能暗自感叹,叶楚的命不好,而自己的命还可以,幸好鹤南北的一道符篆是一只玉船,可以飞速带自己离开,不然的话自己也要陨落在黑戟鸟的致命一击之下。

  “别唉声叹气的了,本来我就觉得那小子不怎么行,可能在我们面前都是装出来的,一点实力也没有,死了也就死了就咱们两尊宗王,难道还闯不了一个小小的洞府?”鹤南北一路看叶楚不爽,尤其是叶楚那看向自己的眼神,仿佛自己是白痴似的。

  “走吧……”

  钟大嘴巴也很无奈,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他并不欣赏鹤南北这种态度,好像全天下的人都不如他似的,这个家伙很贪婪,不是一个什么好鸟。

  只是眼下也没别的办法,光靠自己一人想闯进那座洞府,成功的机率太小,还得倚仗这个器张不可一世的鹤南北。

  ……

  红林十分浩瀚,一天之后,天色已晚两人终于是赶到了太阳落山之前,来到了目的地。

  “就是那里?”

  远远的,鹤南北看到前方山腰处,传来了一阵微弱的灰白色亮光,那里似乎有东西。

  鹤南北凝眉道:“果然是有法阵的力量,以我的力量竟然无法穿透它,或许真的有好东西……”

  “这个自大的家伙……”钟大嘴巴险些骂人了。

  要是你丫的能穿透那法阵,难道我就不能穿透?真要是能穿透,还带你过来做什么,老子一个人就端了那洞府了。

  不过现在他也只能忍着,对鹤南北说:“老鹤,你带了你那件东西吧?”

  “哼哼,你放心好了,没带也不会跟着你来了……”鹤南北自信满满的笑了笑,对钟大嘴巴说,“呆会儿如果真的有仙酒,老钟你可得厚道一点哈,按我们之前说好的分配……”

  “放心好了,我老钟说到做到……”钟大嘴巴说。

  “嗯……”

  两人立即趁着天还没有完全黑,悄悄的潜了过去,不多一会儿就到了洞府的面前,只见前方山腰处闪着一阵阵的白光,护着里面有一个洞府的雏形。

  不知道是不是被雷劈了,这座洞府的法阵,露出了一角残破的位置。

  “老鹤,你用你那件宝贝攻击左部,我攻击右部,咱们合力,破开这法阵!”两人研究一番之后,确定好了攻击的方向。

  鹤南北眼神凝重的点头:“放心好了,这法阵现在只是残阵,只有十分之一的威力不到,以你我之力一定可以破开!”

  “好!”

  “就是现在…去…”钟大嘴巴猛的一喝,一只金色的酒葫芦出现,从里面倾倒出了一片银色的浆液,化作了一柄银剑,直劈向法阵右部。

  “出来!”

  鹤南北也不含糊,虽然很自大,但是却有自大的资本,双手各持一把黑色大刀,直冲向了法阵左部。

  两人的攻击都不弱,都有毁天灭地之能,一路破开虚空,直取法阵左右最薄弱的位置。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