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呼呼……”

  黑衣女人的一句话,突然令叶静云想到了叶楚那个混蛋,当初自己就经常这样骂他:“姓叶的!你能再无耻一些吗?就你也配做男人?”

  只是如今,这被教训的对象却调了个个,自己变成了这黑衣女人嘴中的无耻的女人。

  “真该死,我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叶静云拍了拍自己的脸蛋,想到叶楚那个混蛋,一双粉拳就紧紧的握了起来。

  无耻的叶楚,睡了老娘,竟然就逃掉了,有本事你来负责呀!

  ……

  “哈欠……”

  此时,正在趁夜赶路的叶楚,和天谴等几人来到了一座小城中。

  几人刚刚找了一家饭馆,点了几个好菜,准备好吃好喝一顿的,叶楚就打了一个哈欠,然后自恋的说:“这又是哪家的妹子想我了,总是这样不好呀……”

  “自恋狂!”

  蓝霞在一旁,又甩了叶楚一个白眼。

  “嗯?”天谴这时皱了皱眉头,“有很多人正在朝这方向赶来,大量的修行者呀……”

  “来这里做什么?可能是路过吧……”叶楚拿起茶杯喝了口茶。

  他并没有天谴的实力,自然还没有感知到什么异常,倒是晴文婷说:“这一带距离叶家比较近,会不会是叶家的人……”

  “叶家?”

  叶楚第一个就想到了叶静云,嘴角露出了一抹坏笑,心中暗忖道:“不知道那暴力妞在不在这边,想我了没有……”

  他正打算再胡思乱想一些事情的,这时看到天谴那一双枯眼正看着自己,赶紧打消了这个念头。

  “叶家先祖倒是一个名震天下的人物……”天谴也喝了口茶,啧啧说道,“若不是那一世出了至尊,叶家先祖那一拨人,可是足以横扫一域的存在呀……”

  “有那么夸张吗?”叶楚有些不信,想套一些叶家先祖的秘事出来。

  天谴这老东西是一本修行界的百科全书,基本上所有的大佬人物,在他的脑子里都存有一些秘事,这也是一路上天谴很受几美欢迎的原因。

  修行者也是爱八卦的一群人,尤其是对于强者,比如至尊,绝强者们的一些秘事,也有助于他们得到一些启发,多听听总是好事。

  天谴也不介意,笑着说:“叶家先祖确实是很厉害,当年若不是至尊横空出世,叶家先祖至少在情域,玄域,还有华域,这几域当中已经横扫无敌手了。不过他的战绩停在了神域中,因为他在神域中遇到了后来问鼎至尊的人物……”

  “不知叶家先祖,追随的是哪位至尊?”晴文婷也很好奇。

  叶家在帝国是一个超级大家族,与帝国实力也不相上下,也算是一个圣地家族了。

  “哼!有什么不了起的,给人当个追随者,有什么好吹嘘的……”蓝霞在一旁冷哼了几声,显然因为她的先祖七绝圣女在情圣那里受了伤,所以对所有的男至尊都不感冒。

  几人也没发飙,只有晴文婷皱了皱眉头,不过也没对蓝霞动手就是,这丫头一路上就这鸟德兴。

  天谴摇了摇头,沉着脸说:“至尊的追随者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哦,至尊是何许人物,九天十地唯我独尊,可与天地叫板的逆天存在。可以这么说吧,每一位至尊都是有大智慧,大无畏之心的修行者,在某一个方面他们都修行到了极致。可以深化出天地,可以令天地臣服,成为这八合八荒的无敌存在。”

  “至尊不也会死,而且没有东西可以封印他们,他们的寿命更有限……”蓝霞有些不服,“而有些圣人,却可以封印自己,活到这一世……”

  “正是因为他们太强了,强到天地间没有东西可以封住他们的元灵,即使是即将枯萎的元灵,也比这天地要强悍。”

  “至尊不仅仅代表着天地间的第一人,有些人觉得或许绝强者,都可以成为他们的对手,至尊与绝强者之间并没有多大的差距。事实上只是这些人无知的理解罢了……”

  “难道不是吗?”蓝霞哼了一声,“当年我先祖若不是因为中了情圣的圈套,被他蒙蔽了道心,她也能成至尊!”

  “你还真敢胡扯……”叶楚在一旁笑了。

  蓝霞却要力争:“难道不是吗?情圣为了成就至尊,蒙骗了多少强大的女子,就是为了让她们种下情伤,无法在至尊路上前进的吧?”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这样,但我想,情圣真没必要这么做,能成为至尊的人,岂会使用这些小技俩……”叶楚笑了,“一定是情圣太帅了,你们先祖自己情不自治……”

  “胡扯!”提到先祖七绝圣女,蓝霞就很激动,“我先祖不仅美名冠天下,无数人对她倾心,其实力也是诸域中无敌手,公众的大陆第一女修,若不是情圣故意挑.动于我先祖,我先祖必成至尊!”

  叶楚还没和她争,天谴却道出了一则连蓝霞都不知道的秘闻:“据我所知,同时期的另一个女人,就远比七绝圣女要强,而且不止强出了一星半点……”

  “你胡说!”

  蓝霞激动的站了起来,俏丽的面容却带着极度愤怒的表情,引来了饭馆不少食客的关注,有几个大男人更是露出了阴光。

  天谴手一挥,蓝霞软软的坐了下来,天谴心平气和的说:“七绝圣女是很强,在绝强者当中也是排得上号的,在大陆的女修行者中排前三是没问题的。只是有一个女人,她的名号太大了,而且深得先祖的真传,七绝圣女当年自己也是承认的。”

  “是谁?”蓝霞有些不信,“我就不信,还有谁比得上我先祖?”

  天谴抬头看了看蓝霞,嘴角带着一抹不忍:“你当真要知道?我怕你受打击,包括你们七彩神宫这一世的七彩圣女,恐怕她都不知道这些内情……”

  “我,有什么不敢的!”蓝霞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困惑,难道这老头真知道什么内情。

  以他的那些信息储备,知道的各种秘闻确实很多,而且很多听上去很真实,难道先祖真有什么内情,连她们这些后代都不知道?

  天谴神秘的笑了笑:“其实,七绝圣女是一个魔修……”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