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邪神 第一五六十九章 羽化仙路

小说:绝世邪神 作者:纯情犀利哥 更新时间:2018-12-30 09:04:42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别和我扯这些废话!”

  叶楚却突然扭头瞪了谭尘一眼,令谭尘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这家伙的眼睛竟然成了金色的,这是一双什么眼睛竟可以令自己这个天四境宗王心魄震动。

  “叶楚,你……”谭尘还以为叶楚走火入魔了。

  叶楚摆了摆手,冷笑道:“把你们老祖叫本少叫来,此事若是没有个结果,谭家必亡!”

  “你……”

  谭尘脸色沉了下来,阴声道:“叶楚,这件事情我们也不想的,就连我们老祖恐怕也不知道更多关于羽化仙体的事情,你莫要将责任全推到我们谭家身上……”

  “怎么?”叶楚扭头盯着谭尘,眼中闪出了两道无比凌厉的金色火焰,直接冲向了谭尘。

  火焰极为恐怖,竟然是最强的心火,谭尘立即避开,险些被烧光头发。

  “叶楚!”

  谭尘也怒了,冷眼盯着叶楚,宗王气息释放出来,想与叶楚交手。

  “我给你倒数三个数,还没有见到谭家老家伙出现在本少面前,今日就先诛了你!”叶楚周身青光大作,杀机凝成实质的青莲,闪烁着恐怖的威严。

  “那我倒要试试看了……”

  谭尘也是人杰,现在更是被诩为情域的少年至尊,也不是怕事之人,面对叶楚如此的蔑视,也无法再忍。

  “那别怪我了……”

  叶楚冷哼一声,整个人猛的化作了一片遮天蔽日的金光拳影,涛天的金光辗压向了下方的谭尘。

  “这么恐怖……”

  谭尘脸色也是一片凝重,没想到叶楚的符篆如此之强,竟然隐隐有了圣威了,这实在是太恐怖了,难道他已经有了圣人之相?

  “化龙潭……”

  谭尘同样有自己的绝招,周身水波一闪,竟然化作了一方清澈的潭水,如同之前呆过的那一个化龙潭一般,变成了一片浩瀚的湖水,迎向了金光拳影。

  “轰……”

  两种恐怖的符篆,直接正面交锋,金光拳影遮天蔽日,化龙潭亦威武万分,震荡之间将这一方天地都给撑碎了,两方主峰直接被余波给震塌了半截。

  “砰……”

  拳影依旧疯狂噬天,可是龙潭却惭惭的消散了,拳影中飞出了一颗炮弹,原来是谭尘被叶楚打得撞到了下面的羽化池。

  “住手!”

  这时虚空中撕开了一道口子,一个白发老者从中急速赶了过来,将被打得喋血的谭尘给捞了起来。

  “叶楚,有话好好说,何必打生打死……”老者便是谭家这一世辈份最高的人,谭家老祖谭自笑。

  谭尘被谭自笑捞起,浑身湿透,满脸是血,身上更是伤痕累累。

  他极为不甘的看着面前如战神一般站在前方的叶楚,没想到自己竟然连叶楚的一合之敌都不是,实在是太伤人了。

  这个家伙到底有多强,难道天三境就可以战上品宗王了不成?或许他这样的人物,才配得上谭妙彤吧,自己一直是痴心妄想自作多情而已。

  最伤人的是,最初见到叶楚的时候,他还是那么的弱小,现在却已经甩了自己无数条街了。

  “把妙彤的事情说清楚吧,不然本少不介意抹灭谭家!”叶楚口出狂言,却没有引得谭自笑的大怒。

  他哼哼笑道:“果然和老疯子是一样的人物,无心峰上的人都是疯子,你随我来,我给你讲清楚……”

  说完,谭自笑一把扛起,将谭尘丢进了自己的乾坤世界,示意叶楚随他走。

  叶楚也不惧他,金光收敛入体,再一次归于平静,跟随谭自笑离开。

  ……

  半个时辰之后,叶楚终于是坐下来了,跟着来到了谭自笑的行山。

  此地又名自笑山,并不是多高峻的山峰,只是一座普普通通的山峦。

  “行殿简陋,叶楚你就将就着吧……”谭自笑取出了一壶美酒,给叶楚倒上了一杯。

  叶楚并没有喝酒,而是直逼主题:“说吧……”

  “你小子倒是狂妄……”谭自笑楞了楞,随即苦笑道,“这么狂妄的小子,很久没有在情域中出现了,你可知道就是那些圣地家主见了老夫也得客客气气的……”

  “今日你见到了……”叶楚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声,拿起酒杯直接灌下。

  谭自笑有些吃惊,叶楚竟然这么豪迈,要知道他这种酒可不是普通的酒,虽然不是绝世灵酒,但是度数惊人,酒力十分浑厚,就是他连喝五杯的话也要倒。

  可是叶楚喝下之后,却是面不改色,甚至一点都没有上脸。

  “难道这小子还是一个酒仙?”谭自笑脸上的笑容更盛了,坐了下来,看着叶楚说,“妙彤看上你个混小子,真不知道你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了,妙彤可是十万年难得一见的羽化仙体,连至尊都羡慕不来……”

  “恩?”叶楚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妙彤倾心于自己不假,可是如今她已然羽化,不知去了何处,这算什么狗屎运。

  见叶楚有些措厄的表情,谭自笑微笑着说:“我知道你小子现在很不解,为何妙彤会真的羽化成仙,将来或许与你永不相见……”

  “知道你还卖关子?”叶楚白了他一眼。

  谭自笑咧嘴笑道:“总得勾起你的兴趣,让你知道老夫的价值……”

  “本少没有恶俗嗜好……”叶楚撇了撇嘴,感觉后背有些发凉。

  谭自笑说道:“你小子果然风趣幽默,怪不得妙彤那丫头能看上你了,为了你连羽化路都敢闯……”

  “羽化路?”叶楚听出了一些意味,难道谭妙彤并没有羽化,而是上了什么羽化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谭自笑抿了口酒道:“羽化路是一条真正成仙的路,传闻中曾有至尊踏上过那条路,不过最终却是失败而归,晚年凄凉。”

  “至于到底是一条什么路,那路在哪儿我也不知道……”谭自笑说,“不过妙彤和我说过,她记忆深处有那条路的影子,她知道如何去闯……”

  “路在哪儿?”叶楚问。

  “我说过了我也不知道,妙彤也说不清楚,或许就在羽化池的上方,当日妙彤就是从那道天门进入的,我们都被打下来了,根本无法接近……”谭自笑苦涩的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