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空之中,飘浮着五光十色的各种小气泡,还有一些水晶色的小水珠,另外细小的灰尘叶楚也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就连灰尘的纹路也无法逃过他的法眼。

  “难道梦是真的?”

  叶楚心中震撼,因为在昏迷之前,他记得那天道圣人说过,要为自己开天眼的。

  现在这双眼睛,就有一些天眼的味道,那些五光十色的小气泡,就是五行元素,寻常的修行者根本就看不到,但是用天眼就可以看透。

  “难道红尘女圣八种圣液的秘密,就是送一双天眼?”叶楚心中疑惑,正当他困惑之际,他又发现自己的乾坤世界竟然也有了变化。

  原本是方圆十几里的乾坤世界,如今变大了不止几倍,足有方圆三四十里大小了,里面的草木也长的十分的茂盛了,先前自己在里面搭的一幢大殿,也被高大的杂草给挡住了。

  最关键的是,在青莲乾坤世界中,那一株青莲变成了粉色,成为了一株粉莲了。

  粉莲闪着怪异的光华,叶楚才盯了几秒,就有一种想入梦的冲动,好在他及时制止了,压下了这股怪异的冲动,这才没有再次入梦。

  “难道这才是红尘女圣八种圣液的妙处?”

  叶楚俨然有了一丝明悟,自己之所以会出现在什么所谓的仙界,还从天道圣人那里打开了天道眼,或许只与这株粉莲有关。

  想到这儿,叶楚立即呼唤出了这一株粉莲,手持粉莲飞到了虚空中,对准了下方的圣液池。

  “去……”

  粉莲罩向了圣液池,莲心冲出了一股淡粉色的气雾,这种气雾只有在拥有天眼的情况下才可以看清楚,不然的话寻常修行者根本就看不到。

  “入梦奥义……”

  叶楚轻哼一声,记忆深处,传来了一些莫名的指决,叶楚迅速依旧这些指决打了出去。

  只见那圣液池在气雾的笼罩之下,俨然变作了一个人,竟然是谭妙彤的身影。

  “这……”

  谭妙彤的身影如此的真实,真的差点让叶楚扑了过去,可是他手指又是一转,那圣液池又变成了一柄大剑。

  “原来这就是女圣的至尊奥义!”

  叶楚沉着脸,将粉莲给唤了回来,已然懂了八种圣液集合在一起的妙处了。

  八种圣液集合在一起,可以让人入梦,而且这个梦可以由自己控制,可以在梦中设置攻伐秘法,可能让梦中出现任何的东西。

  另外还可以让这个中招的人,进入自己的假想梦,就想自己进入仙界的梦一样。

  最关键的是,入梦之人,可以得到东西,也可以失去东西,这些都是由自己控制的,这也是这种奥义最恐怖的地方。

  试想如果叶楚此时正在和人对战,突然施展入梦奥义,在对方的梦中施展任何的攻伐,或者模拟出他最畏惧的东西,足可以轻松的击攻对方。

  八种圣液终于是全部得到了,第八种圣液因为炼化的关系,现在只有圣液池中还有一点了,叶楚也不会浪费,全部收集了起来储放到了乾坤世界中。

  “山脉怎么没了?”

  当叶楚再睁开眼睛环顾四周的时候,那条浩瀚的山脉,俨然已经不存在了,虚空中只有这一口孤零零的圣液池而已。

  “啪……”

  等他将第八种圣液,生机液也全部收取完的时候,圣液池也瞬间化作了飞灰,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要到哪里去找妙彤……”

  叶楚再一次陷入了迷茫中,找了这么久了,还是没有找到谭妙彤,虽然不知道具体过了多久了,但想必至少也有一年半载了。

  “继续前行……”

  他没有再作停留,收拾好心情,继续往前面行进,凭自己的直觉去找寻谭妙彤。

  ……

  远处,一片寂灭空间中,悬着一个闪着仙光的蚕茧。

  而在这个蚕茧的四周,还有四条金色的锁链,将这只蚕茧死死的稳定住。

  四条锁链的源头,各坐着一尊恐怖的强者,这四人的体型也十分有意思,分别是高矮胖瘦四人。

  他们四人都身穿黑袍,身后烙着一个大大的“魂”字,这四人手持锁链,正在往锁链中注入恐怖的煞气,镇压着蚕茧中的存在。

  “渊老魔,你是不是迫不急待,想喝仙血了呀……”高个喋喋大笑,声音传遍这一域。

  矮个就是渊老魔,他笑了笑露出了一嘴黄牙:“说我想喝仙血,难道你们不想?丫的,你们这群伪君子!”

  “哈哈,我们本来就不是君子,我们是人见人厌的魔王呀!”胖个子坐守南面,也在那里喋喋冷血,牙尖随时都有血液存在,“好久没品尝到仙血了,想不到这世上还有羽化仙体存在,真是便宜我们了……”

  “不错,等我们吞了这小妞的仙血,咱们四人说不定可以再进一步,到时天赋也会随之改变……”瘦个子也很开心。

  高个魔王嘿嘿大笑:“等我们破了她这羽化神蚕蛹,届时先等老魔我过过瘾呀,看她细皮嫩肉的样子,就这样杀了取血多不好呀……”

  “别着急,到时我们都先上上手,我喜欢嘴……”渊老魔阴荡的笑了起来。

  胖老魔却说:“你们随意,我只要后面……”

  “还是胖老魔最风烧,我啥也不要,只要她的那颗心……”瘦老魔也怪笑了起来。

  “那可不行,那颗仙的心脏咱们得平分呀,可不能便宜了你这个无耻的家伙……”胖老魔立即摇头拒绝。

  仙的心脏,那可是最有精华的部分,怎么能让他一个人独吞。

  “好啦,别胡扯了,加紧破开她这蚕茧,这一带虽然没有别人,但也难保会有人出现,到时就不好办了……”高个魔王沉声道。

  其余几人又打趣了几句,又开始注入强大的煞气,通过锁链灌到蚕茧之中。

  而此时,在蚕茧之中,有一个绝代女子,正苦苦的支撑着,抵挡着外面涌进来的疯狂的煞气。

  这个绝代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谭妙彤。

  她咬着牙心中不停的给自己鼓劲:“一定不能就此屈服,如果被他们擒获,我情愿自爆,也不能让我这清白的身子被他们沾污!我生是叶楚的人!死是他的鬼!”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