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邪神 第一六七十三章 至尊传说

小说:绝世邪神 作者:纯情犀利哥 更新时间:2018-12-30 09:04:42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第一千六百七十三章

  至尊,这两个字代表太多了。

  世界是个金字塔,至尊便是真正的塔尖,仅仅是一个塔尖,就可以将下面的亿万层都给压死,没有人可以超越它。

  九天十地,六合八荒,天地玄黄,至尊一词,惟我独尊,无人可以超越他。

  而情域的秘密,竟然就是成为至尊的秘密,多少人想成为至尊呀,可能每一位修行者都听过无数至尊的传说,可是真正能够成为至尊的,却是百亿人中无一人。

  可在情域,却有这样的一个秘密,传闻破解了这个秘密,就有可能成为至尊。

  “传说而已,不必当真,若真有成为至尊的秘密,这世上的人都不去修行了,都来抢着破解这个秘密了……”

  叶楚只是淡淡的笑了笑,震惊过后就变得平静多了,觉得问鼎至尊这种事情应该没有秘密可言。

  一是要天赋,实力要达到那个境界,二是需要机缘,真正的悟道,突破一切的束缚,方才有可能有机会成为至尊,而不是靠什么秘密就能成为的。

  天谴笑道:“你能这样想那是再好不过了,虽说老夫是钻研占卜星相之术的,认为一切事物皆在冥冥中有一定的定数,但是自古以来那些真正的强者,从来不会甘愿成为别人的命数。想要成为真正的强者,只有靠自己,靠自己的拳头,靠自己的意念,不断的锻炼自己,才能成为最强者。”

  “所谓成为至尊的秘密,也许只是能够得到一些启发,但绝对不代表破解了某个秘密,就可以成为至尊。”天谴抿了一口酒道。

  叶楚也表示认同,问天谴:“你这几年就没遇到过老疯子吗?你再回无心峰的时候,有没有见过其它的人,像惜夕你遇到了吗?我的小师妹……”

  “惜夕?”天谴想了想,摇头道,“没见过什么小丫头,倒是我们圣女也在神宫中出现了……”

  “哦?她也去了?她干吗去了?”叶楚极为不解,“难道她还在借用我朋友的身体?”

  天谴摇头苦笑道:“她应该不是在借用你朋友的身体,而是两人根本就快融为一体了……”

  “不会吧……”

  叶楚额前黑线直冒,无语的问:“你们圣女到底是用的什么秘法,竟可以让我那位朋友屈服,她可不是轻易服输的人……”

  纪蝶,那是什么女人,天之骄女,一向是眼高于顶的,让她被人利用,比杀死她还难。

  “此事说来话长了,我们天道宗自上古时期就存在,自然是有一些夺天地造化的神术,圣女用的应该就是其中之一吧。”天谴并没有详说。

  叶楚却要追问:“我朋友不会被你们圣女给吞噬吧?”

  自己与纪蝶还有赌约在,只要她不敌自己,就会让自己强上,若是纪蝶被人给吞噬了,叶楚还真怀疑自己能不能下去这手。

  “应该不会吧,她们是共生的关系……”天谴说。

  “那我朋友,能得到什么好处?”天谴虽然没有正面回答,不过叶楚却可以从旁侧引,套出他的话来。

  天谴却不上当,笑着说:“你小子别想在我这里打听出什么来,有本事下回你遇到了圣女,你自己问她去……”

  “我能怎么问她?”叶楚甩了他一个白眼,“几年没见着她了,想问也没地方……”

  “老夫算过了,你们应该不久后就会再见的……”天谴笑了笑,对叶楚说,“今日我们便在这里分别吧,老夫在神域中还有事情要处理……”

  “先别急着走,七彩神宫的事情你和我详说一下……”叶楚喊住他,“若是不讲清楚,我还是会杀上七彩神宫的,我女人在那里……”

  “你小子女人还真多……”天谴没好气的甩了他一个白眼,哼道,“七彩神宫此时已经完全封闭了,就算你小子有通天之能,三年内也无法打开的,就算用你的寒冰王座也无法破开……”

  “呃,你知道寒冰王座的来历?”叶楚微微一楞,问他。

  天谴沉声道:“老夫可没那个本事知道,只知道那是一件绝世大凶器,你小子使用的时候小心一些就行,老夫先走了……”

  说完,他手一挥,虚空中三美出现,天谴则是施殿撕开虚空的手段,钻进虚空中消失了。

  “怎么了?天谴前辈怎么就走了?”谭妙彤有些不解的看着叶楚,还以为他们两人起了争执了。

  叶楚抿了口酒,冷哼道:“不用理这个老东西,估计是更年期来了……”

  “更年期?”显然,三美对这个新词汇,没有听说过。

  叶楚咧嘴笑了,示意她们三个坐下,给她们取出了三小壶绝世好酒,一人发了一小壶,怪笑道:“老东西走了,咱们可以喝了……”

  “你呀……”郝媚娆有些无语,不过还是接过了抿了一口。

  青婷和谭妙彤也捂嘴轻笑出声,叶楚冷哼道:“好东西当然得自己家里人先用了,那老家伙和我可没什么交情……”

  “人家不是帮了你吗……”郝媚娆为“自已家人”这个词高兴,连嗔带怨的白了叶楚一眼。

  叶楚险些骨头都酥了,浅笑道:“他帮我可不是你们想像的那么简单,这老家伙阴着呢……”

  想到天谴不止一次暗示自己,让自己去娶他们天道宗的圣女,叶楚就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尤其是天道宗圣女假借纪蝶身子,令叶楚很不爽,而且听刚刚天谴那意思,两个女人还有可能会融合,那就变得更加不伦不类了。

  “不要这样说天谴前辈,你苏醒之前,人家就救了我们的……”谭妙彤轻声细语的笑着说。

  叶楚拉上了她的手儿,一本正经的劝她:“妙彤呀,这个世界远比你想像的复杂呀,不能轻易相信一个人呀……”

  “那你呢?”谭妙彤眨着大眼睛问叶楚。

  叶楚一时有些尴尬,哈哈笑道:“你男人我当然可以相信了,不相信我,你还能相信谁呢是吧……”

  “脸皮真厚……”青婷和郝媚娆也笑了。

  叶楚的脸色却突然沉了下来,脸上的笑容也收敛住了,伸手抓住了青婷的手,同时眼光灼灼的看着郝媚娆:“相信我,以后再也不会让你们经历这样的危险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