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邪神 第一七四九章 夫君与娘子

小说:绝世邪神 作者:纯情犀利哥 更新时间:2018-12-30 09:04:42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一行人不紧不慢的朝谭家祖地赶路,行了大概一天,往西面行进了二万多里之后,到达了谭家祖地的一座名为尘城的外城。

  此时天已经黑了,又没有什么月光,基本上就是伸手不见五指了,叶楚让大家先到这座尘城中休息,明天再赶往谭家祖地。

  因为这一群女人实在是太美了,若是就这样入城的话,怕是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叶楚只带着谭妙彤,其它人都进了乾坤世界去了。

  “妙彤,你知道这里有高档点的客栈吗?”叶楚看了看这四周,显然这不是一座灯火之城,到了这个时间点,大街上基本上没什么人了。

  只有一些零零散散的修行者,或者是一列列的士兵在城中巡逻,别的闲的游荡的人很少。

  谭妙彤身着蓝裙,脸上戴着薄薄的面纱,挽着叶楚的胳膊,两人行走在宽敞的街道上,她低声对叶楚说:“尘城应该是原来的玉城,可能是因为谭尘当了家主,这座城便以尘城命名了。原来的玉城最好的客栈,应该是天香阁,不如我们去天香阁看看吧。”

  “天香阁?”叶楚喃喃自语道,“名字好像不错,咱们就去天香阁好好看看,能不能找到一间上楼,好好睡上一觉呀……”

  大手环上谭妙彤的细腰,叶楚心里别提有多美了,谭妙彤也羞涩的满面通红,轻轻的抱住叶楚的雄腰。

  “嗯?”

  就在这时,叶楚却依稀看到远处的一座阁楼上,有一个黑影闪过,进过夜空钻进了旁边的一间院子里。

  “刚刚是有人吗?”谭妙彤也觉得好像有人闪过。

  叶楚低声对她说:“可能是采花贼……”

  “啊,怎么可能……”谭妙彤脸一红,有些想歪了。

  叶楚搂着她来到了这间院子外面,把耳朵贴在墙壁上,却没有听到什么声音,谭妙彤不好意思的说:“好啦,我们去天香阁吧,这里可能是人家自己家,修行者飞入自家院子很正常呀。”

  “不正常……”叶楚却摇了摇头,怪声怪气的对谭妙彤说,“刚刚那个人虽然我没看清他的长相但是仿佛能闻到一些药的味道,从这些药的气味来看,可能是致人幻昏的药物。”

  “呃,我怎么没闻到?”谭妙彤以为叶楚在胡扯。

  叶楚松开抱着她纤腰的手,对她说:“要不我们进去看看?”

  “这是别人家,不太好吧。”谭妙彤有些不好意思。

  叶楚却是拉上了她的手,淡笑道:“这有什么不好的,万一那家伙真是采花贼呢,咱们可是为这座城除了一害呀。”

  “好吧,如果不是咱们赶紧走。”谭妙彤说。

  叶楚自信的一笑,立即带着谭妙彤进了这座院子,可是还没进到里屋,叶楚就发现了一些怪异,在这座院子的主屋外面竟然被人布下了法阵。

  法阵并不是特别弱,应该是一位上品宗王布下的法阵,只不过对叶楚来说,这样的法阵实在是没什么作用,几下的功夫就将这法阵给解了,带着谭妙彤飘到了主屋上,轻轻的落到了屋瓦上。

  ……

  主屋内的主铺上,此时一个身材曼妙的女子,正缓缓的从铺上坐了起来。

  她激动的拉上了薄帘子,冲外面兴奋的喊道:“夫君,是你回来了吗!”

  “对,是我回来了……”

  主屋外,一个中年男子笑着走了过来,女子揉了揉眼睛,兴奋的说:“你真的回来了!”

  她很激动,立即爬了起来,只穿着薄薄的纱睡衣,便扑向了这个中年男子,直接扎入到这个男人的怀里。

  “娘子,我好想你,让为夫来疼疼你……”

  中年男人也十分急色,立即就抱着这女子啃了起来。

  女子则似乎并不习惯这么激烈的动作,立即摇头想避开这男人的亲吻,一边还娆冶的说:“夫君你别着急呀,今日我不方便呢,你今天怎么这么急了……”

  女子的男人,是尘城的一位守将,两个月前便派到外地去执行任务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呢。

  所以一看到他回来,也十分的激动,只是今日来了女事,并不方便行事。

  “管它呢,咱们好好亲热亲热……”

  中年男子却不管那么多,直接抱着这女子便一通乱啃,一双魔掌直接捏上了这女子丰腴的山峰,捏得这女子有些生疼。

  “夫君,不要……”

  “你这是怎么了夫君……”

  女子觉得有些不对劲,用力的拿手推着这男人的下巴,想阻止他进一步乱来,拍开他正伸向自己裙底的大手。

  “你不是我夫君!”

  女子突然发现,这男人的右手竟然有五根手指。

  “娘子,别说胡话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咱们好久没亲近了,快来让夫君好好疼疼你,看看你长大了没有……”

  中年男子充满邪意的一笑,双手又伸向了这女子。

  女子却是十分轻松的避开了这男子,从这男人的怀抱中挣了出来,立即窜到了自己的床边,指着这男人怒斥道:“你到底是谁!”

  “我是你夫君呀,娘子,你是不是糊涂了?”中年男子嘿嘿一笑,仿佛知道这女子要发现自己了,便一步一步走向里屋。

  女子看到这男人的怪笑,顿时慌了手脚,从床边抽出了一把宝剑,横在自己脖子上:“你不是我夫君!你快滚!不然我现在就死给你看!”

  “臭娘们,发什么神经!老子就是你夫君,你给老子看清楚了!”

  中年男人冷哼一声,直接扒开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一身雄健的肌肉。

  “大半夜的,老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就说有事不方便,是不是你在外面偷了汉子,现在就没力气应付老子了!啊!”

  中年男人还演的挺真,一步一步逼近这女子。

  女人却摇头不止道:“不可能!你不是我夫君,我夫君的右手几年前就曾断过一指了,你却有五指!”

  “你到底是谁!”女人觉得不对劲,这男人言行举止都不像自己夫君。

  自己夫君虽然是一个守将,但私下里却是很文雅的人,而且还喜欢弹琴吹萧,而这男人却极为粗俗,根本不是自己的夫君。

  “臭娘们儿,老子的手指好了还不行吗?你是不是希望我死在外面,你好偷人呀!”中年男人大喝一声,声浪直接掀飞了这女子手中的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