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邪神 第一七六七章 睡过没

小说:绝世邪神 作者:纯情犀利哥 更新时间:2018-12-30 09:04:42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巫族?”白狼马面色一惊,“巫族还有后代吗?传闻上古大战之时,巫族全数覆灭……”

  叶楚摇头道:“帝宫便是我当年在红尘域成立的一个门派,那里都是巫族的后代掌事,你带着小红去了之后,也算是替我看管好他们,看看他们现在修为怎么样了。”

  “恩,我知道了老大,这事以后再说吧。”白狼马叹道。

  一夜无话,夜里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第二天一大早,叶楚便早早的在院子里打起了缓慢的太极。

  “叶楚,你这是什么拳?”慕容雪推门而出,看到叶楚正在院子里打着缓慢的拳术,但看不出半点名堂。

  昨天半夜,实在是无聊,又睡不着,叶楚便将众美都从乾坤世界里放出来了。

  好在这房子足够大,沙威和他那一百二十八位老婆也没出来,这才让大家得以住下。

  叶楚一边打着太极拳,一边轻声道:“这叫太极拳……”

  “太极拳?”慕容雪皱了皱眉,托起裙子,坐在了木梯上,看着叶楚那缓缓的一招一式。

  就像是一条缓慢呼吸的鱼,动作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威力,而且也没什么威压出来,就像普通老百姓在家里打的那种拳术一样。

  “太极是什么意思?”慕容雪看不透。

  叶楚说:“其实具体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或许也可以说太极就是混沌,太极就是一切,就是万物。”

  “太极就是万物?”慕容雪笑着摇了摇头,叹道,“我发现我真是越来越看不透你了,和初见你时那会儿,简直就是两个人……”

  叶楚笑了笑问:“那雪姐是更喜欢了呢,还是更讨厌了……”

  “臭小子,别拿你姐我开玩笑了……”慕容雪俏脸微红,手托着下巴,看着叶楚这缓缓的一招一式。

  叶楚却不慌不忙,微闭着双眼,身着一身白袍,就像一个老先生讲话似的,慢悠悠的打着太极。

  虽说现在这太极没有什么威力,但是他打着打着却感觉心可以完全的平静下来,这种宁静是他以往从来都没有过的。

  一招一式,动拳动脚之间,浑身格外的舒畅,全身的毛孔仿佛都张开了,感受着自然对自己全身肌体的洗礼。

  他也是无聊,一大清早起来不知道做什么好,结果不知道怎么就想起了太极拳。

  这与他以前的习惯有关,还在华国的时候,他每回晚上去鬼混完后,虽然喝的烂醉可是早上都会去公园湖边打会儿太极。打完太极之后,自己夜晚一夜的辛苦与酸痛,都会消失不见,所以说他的太极拳还是有些功夫的。

  “我可不是拿雪姐你寻开心……”叶楚闭着眼睛打拳,一边还轻笑着说,“我是真的想问问雪姐你,在你看来,我到底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

  “当然是变坏了!”慕容雪嗔怒道,“整天就知道满嘴花花,见到漂亮女人眼里就放光,你可坏透了现在……”

  “呵呵……”叶楚尴尬的笑了笑说,“谁叫雪姐你这么动人,我见了你要是眼里不放光,那我还是男人嘛……”

  “胡说……”慕容雪俏脸更红,扭头看了看四周,好在别的房间里的人还没有出来,她心里更有些忐忑。

  她赶紧说:“不和你说了,我得去买点东西做饭吃了……”

  “别呀,好不容易和你聊会儿天,我和你一起去……”

  叶楚正好将太极拳打开了最后一式,抱拳之后,便睁开眼睛,对面前的美人咧嘴笑道:“今天我和我们的天仙雪姐一起出去买菜,那得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呀……”

  说完便要拉着慕容雪一起走,可是慕容雪却防他防得严,赶紧小跑到了前面,一边还嗔怒道:“少贫嘴了你,离我远一些,不然没人敢接近我……”

  “怎么会呢,本大帅哥跟着雪姐,雪姐应该高兴呀……”叶楚可不会听话,立即跑到了慕容雪的身旁,与她并肩行走在清凉小道上。

  而就在这时,左侧的一个厢房的门打开了,慕容纤纤和晴文婷并肩走了出来。

  二人走到了院中,坐在了石桌旁,慕容纤纤脸色有些不好看,晴文婷当然看出来了,便轻声对她说:“如果他们真的走到一起,你应该为雪姐高兴……”

  “我知道……”慕容纤纤有些苦涩的说,“只是心里有些别扭……”

  晴文婷有些无语的说:“你还心里别扭,我心里都不别扭……”

  “呃,姐你为什么就不别扭呢?”慕容纤纤也有些无语的问她,“我就搞不懂了,这个叶楚有什么好的,不就是修为高了一些嘛,天赋好一些嘛,难道我们做女人的,就得靠男人?”

  她有些想不通,身为天之骄女的晴文婷,叶静云等女都会倾心于叶楚,甚至还甘愿与别的女人共侍一夫。

  而且如今她的母亲也明显是喜欢叶楚的,只是可能因为碍于自己和晴文婷的关系,所以才一直憋在心里而已。

  晴文婷脸色沉下来,平静的说:“或许老天说的对,男人离不开女人,女人也离不开男人,这世界不就是男人和女人创造的吗?”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女人离了男人还活不了了?”慕容纤纤轻哼道。

  晴文婷淡笑道:“姐我不是这个意思,人是有情的,当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真的相爱之后,有时候有些东西就不会计较那么多了。你说我不吃醋,我不在意,那也是不可能的。没有哪个女人愿意和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的男人,我想也没有哪几个男人,愿意和别人分享一个女人。”

  “但是情这种东西真的好难解释,或许就像叶楚曾经和我说过的那样,情就像是一杯茶,开始有些苦,后来就有些甜,然后喝多了之后又变得有些淡了。可是一旦你没有茶喝了,你又会觉得不习惯,也许我和叶楚之间就像是这一杯茶,到现在已经平淡了。”晴文婷说。

  慕容纤纤有些无语:“你们这才多久就平淡了?恐怕你们连觉都没一起睡过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