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邪神 2364 难言之隐

小说:绝世邪神 作者:纯情犀利哥 更新时间:2018-12-30 09:04:42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这女人还挺毒的,估计毒害了不少男人了,这中年男人绝对不是第一个……”

  叶楚就在她这间屋子里,自然是听到了这女人的自言自语声,女人又从烟盒里弄出了一根细烟,啥也没穿就从被子里钻了出来,坐在一旁抽着烟。<

  她又给自己放了点音乐,煞有其事的在这里听着音乐,喝着美酒,抽着烟,颇为潇洒。

  “这女人,确实够大……”

  叶楚就在她身边,自然是看到了这女人的身子,就身材而言这女人确实是bucuo足够有味道,有点类似于地球上西方女人那一种丰。满型的。

  脸蛋嘛这女人也属于上乘,怪不得那中年男人来了一回,还想第二回,只可惜他身上煞气不够,这女人也不会傻乎乎的白给他睡。

  不过叶楚可没心思,在这里躲着看这女人的罗。体,有这功夫还不如去睡一觉呢。

  他也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转到了这女人的宅子里,开始在她这宅子里转一转,kànkàn能不能有所发现,尤其是这女人的来历这很重要。

  叶楚需要找到这里的修行者们聚集的地方,只有在那种地方,才能有可能找到通往九天十域的路,要不然的话当真要被困在这星海大陆了。而这女人,做为他现在看到的,第一个修行者,自然是重要的突破口。

  妇人的名字并不没什么特别的,奇怪的是叶楚只能用天眼,发现她的名字,别的信息却无法搜索到,所以必须得自己找一找了。

  她叫荷花,名字就取自这灵水湖中养的一些荷花,别的来由却没有。

  叶楚在荷花的房子里转了转,这个房子虽然现代化程度很高,但是却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几乎都是一些这里的人们家庭必备的生活用品别的东西也没有。

  等叶楚再转回来她卧室的时候,这个荷花已经在椅子上睡着了,毯子上还掉着刚刚手中拿着的酒杯,两条腿就那样迈开中。门大开,样子实在是很不堪。

  “受不了这个女人……”

  叶楚很是无语,虽然这女人挺漂亮的,也挺丰。满的,但实在不是叶楚的菜。

  这yàoshi将家伙送jinqu那绝对是弄脏了自己了。

  ……

  中年男人回到了灵水湖边,开始在这周围转悠,却也没有再发现叶楚的影子,最后只能是无奈的离去了,并没有在这陆家久留。

  而他并不zhidào,此时在陆震的房子地底下,一间密室里面,陆震已然看到了这一幕。

  在陆震的身边,还有一个白发中年人,这是陆震的儿子,名为陆宇。

  陆宇盯着光幕道:“这个家伙已经是第五次潜进我们陆家了,还任由他这样离开吗?”

  “他只不过是一个排头小兵而已罢了……”陆震将光幕切换了一下,视线转移到了荷花的屋子外,也就只能看到她的屋子外了,无法看到屋子里面的情况。

  “这个女人才是我们要应付的重要人物……”陆震指了指这屋子,自然指的是这屋里的荷花。

  陆宇咬牙道:“父亲,我们就不能出手,将她给治住吗?难道我们还顾忌一个小女人?”

  “不是我顾忌她,而是念及她父亲的面子,要不然的话早就收拾了她了,再加上她这些年也没弄出什么事情来,只是背后与这帮人联系而已,我也不好出手……”陆震无奈的摇了摇头。

  “她的父亲?”陆宇头一回听说此事。

  “她父亲是谁?您和她父亲是旧识吗?”陆宇问道。

  陆震面色凝重道:“我们是旧识不假,但却不是什么朋友……”

  “那为何您还迟迟不肯下手……”陆宇很不解。

  陆震想了一会儿,才开口道:“此事说来话长呀,若论起来的话,我对荷花的父亲也算是有愧,要不然当年也不会收留她进陆家,只是没想到她将这些情谊全部转化为恨了,早已经沦陷了自己了……”

  他将当年如何与荷花的父亲结识,最后又经历了什么事情,如何将荷花带进陆家,都给陆宇说了一遍,这是第一回和自己的子孙解释荷花的事情。

  原来这荷花的父亲,当年和陆震一样,都喜欢荷花的母亲。

  算起来的话,陆震和荷花的父亲乃是情敌关系,不过荷花的父亲却是用了不光彩的手段,他给荷花的母亲下了药,最后荷花母亲生下了荷花。

  可是荷花的父亲却并不收敛,有了荷花母亲之后,还继续在外面胡来,最终又将她们娘俩给抛弃了。

  陆震回到洪城之后,又遇到了荷花母亲,想将荷花母亲给娶了并将她的女儿荷花给养大成。人,但是没想到在谈好的前一夜,荷花母亲自我了结了。

  所以荷花一直还以为,她母亲的死,与陆震有关系,可能是陆震逼死了她的母亲。

  后来陆震将荷花带进了陆家,供她吃穿供她上学,不过期间她还是有段时间离开了陆家,说是去外面求学了。可是那段时间陆震也查不到她去了哪里,更不zhidào她学了什么东西,回来的时候就变得十分的孤僻了,喜欢一个人呆在屋子里,平日里白天也不会出门。

  有时大晚上的时候,喜欢一个人呆在灵水湖边,穿着白衣服或者红裙子,确实是怪渗人的。

  所以陆家人又私下给她取了个外号,名叫鬼荷花,意思就是大晚上喜欢出来装鬼。

  “父亲,您对荷花已经仁至义尽了,咱们陆家把她养大,供她吃穿住行都是用的最好的东西。如今他不停的bèipàn 陆家,我们不能再这样子纵容她了,若是她打探到我们陆家的机密,把它出卖给那些人的话,对我们陆家来说,后果不堪设想呀。”听完之后,陆宇更觉得不能容忍这个荷花了。

  那个黑衣人是一个探子,乃是那帮恶人中的一员,而这荷花这几年都一直和他们搅和在一起,显然是有很大的阴谋的。

  陆震此时却是面色难堪,他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无奈的感叹道:“关键是有一点,为父到现在都不能确定呀……”

  “什么……”陆宇不解的问,“这还要确定什么呀,她都和那人来往了好几年了,那人可是出了名的恶人……”

  “我是说,她的身世问题……”陆震尴尬的说,“我不能确定,她到底是我的孩子,还是那男人的孩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