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邪神 2461 好邪恶

小说:绝世邪神 作者:纯情犀利哥 更新时间:2018-12-30 09:04:42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老妪也是如此,小时辛苦将孩子带大,然后送他们去选仙苗。

  结果在几处修行之地,都没有被选上去,最后却是一个散修路过,将自己的一双儿女给带走了。

  后来自己逢人便在附近说起此事,几乎是所有人都知道了,她有一双儿女都被选去当修仙了,前途不可限量。

  一开始大家还有些羡慕嫉妒,可是越到了后面,却没有人羡慕了,甚至是只有同情她了。

  她从青春年华变成了一个妇人,守望了二十几年,自己的一双儿女也没有再回来。

  身旁的村民,几乎都有儿子,儿媳妇,大孙子,而她却只有孤苦怜丁的一个人,实在是活的没什么意思。

  人家一大家子人,自己却只有一个孤寡老人,晚年确实是有些凄凉,而且为了守候自己孩子的归来,她后面也没有再嫁,一直是自己一个人生活着,确实是很苦。

  听完老妪的故事,小乐乐哭的稀里哗啦,原本还指望着她安慰这老妪的,结果只能人家老妪反过来抱着安慰她。

  不过看着小乐乐的哭相,叶楚却是有些小小的感动,自己那一颗小小的赤子之心,似乎又苏醒了一些。

  人间冷暖,万事万物,皆有情,若是真的无了情∧⊙,..,这世界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小乐乐虽然修为很高了,而且血脉之力极强,但是身为不世强者的她,却依旧有一颗赤子之心,而且七情六雨都十分饱.满丰富,她并没有因为修行将自己情绪的那一面给抹除掉。

  “情感和修行并没有太大的关系,也并非情绪化的人,就无法修行到至高的境界,或许想要修行到至高之境,是需要自己的情感回归的……”

  “太过于冷漠,如何能领悟世间真理呢,情圣情圣,或许他们嘴里所说的那位情圣,无心峰上的那个情圣,并不是爱情的情……”

  叶楚似乎有了一些顿悟,眉心闪烁着阵阵青光,他立即背过身去,省得被这老妪给看到吓着她。

  听着这一老一小的哭声,叶楚心里也不是滋味,隐隐的感觉心有些痛,这是之前他没有想到的,自己见过了太多的血腥,太多的惨烈的画面,甚至亲手制造了许多,都未曾有这种感觉。

  随着修为的越来越高,事实上修士的冷漠度就越来越厉害了,就像叶楚这样子,入圣之后极少为什么事情而情绪波动了。原本人类应该有的那些情感,喜怒哀乐,因为修为的提升,被人为的摒弃了一些,或者是强行的压制住了。

  修为的提升,对情绪的控制也越来越强,即使有什么情绪,也会压制在心里,不会轻易的表露出来。这被认为是城府,认为是提升,认为是道行的晋升,可是这些天叶楚一直在反复思考这个问题。

  难道这样子就是对的吗?

  莫非成为了绝强者,或者是至尊之后,修士就非得变成铁石一块吗?

  只有亲近于自己的女人,或者是朋友,才能引起自己的一些情绪上的变化吗?

  强大的修士,难道就非得隐情于心,控绪于元灵吗?

  修为高的修士,也可以想发怒就发怒,想大笑就大笑,也可以随心所欲吧,无须刻意控制自己的情绪吧。

  一般来说,如果容易情绪波动,被认为在晋升的时候,容易走火入魔。

  所以几乎所有的修士,都一直在炼心,而所谓的炼心其实就是控制情绪上的变化,控制气息上的变化,以求突破的时候不会气息紊乱,走火入魔。

  或许这是一个有误的常识,也许根本就不应该这样,修士终究还是人类,人类之所以区别与其它的物种,就是因为人类的情感比较丰富。

  人有七情,更有六欲,还有各种复杂的情感,有阴暗的,也有善良的,若是刻意去控制,这样真的好吗?

  叶楚这几天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就眼前的小乐乐就和自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的情感就很丰富,甚至为了一个老妪的经历,就能和对方一起抱头痛哭。

  昨天还因为看到一头母猪难产快死了,哭的眼睛都红了,最后叶楚才出手救了那头母猪的,用刀替它给接了一回生。

  小乐乐的感情很丰富,很纯粹,很自然,没有任何刻意的遮掩。

  就算每天没有在刻意的修行,他的修为也进步的非常之快,之前还是在中阶圣境,但是到现在已经在中阶圣境上往上走了两小重境界了。

  要知道自己当年,如果不是因为有崇拜信仰之力的话,要往上一小重,都不知道得多久的时间。

  她的这种修行方式,令叶楚受益匪浅,叫叶楚开了一回眼界,同时心灵也受了一回洗礼。

  超级大英雄,这种在九天十域,看上去十分无厘头的事情,却是真实的上演了。

  自己和小乐乐这些天,一直在行侠仗义,而且完全都是纯粹的发自内心的,并不是只是为了要去出风头。

  看到什么不平的事情,别人有困难的事情,他们都要出手相助,绝不会袖手旁观。

  叶楚也找回了一些前世的那种助人的一种情怀,或者说是一种冲动感,看到一些不平的事情,他现在也会立即想冲过去,有一种本能的冲动,想去帮助别人。

  这要换作之前,他绝对不会这样的,身为一尊圣人,怎么可能如此冲动行事呢,凡事都会去考虑一番再做决断的。

  若是以前,他遇到了这样的一个老妪,他真的会没什么感觉的,只是会感觉有些可怜罢了。

  而且他会觉得,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之所以可怜也是因为她可恨,她自己要羡慕别人家有修仙者,能够飞天入地,才将自己的小孩子送去修仙的。

  结果现在小孩子没有回来,她孤苦一生,或许这就是一种变相的报应。

  不过现在他却没有这样觉得,他只是觉得老妪很可怜,同时身上还有一种强大的母爱在闪烁着十分夺目。

  老妪身为一个普通的母亲,将孩子送去修仙,自己苦苦一人在这里守候,为的是他们哪一天再回来的话,还能看到这个他们曾经的家。

  为了让两个孩子回来看到自己,她选择在余后的大半辈子中,都一个人度过,也是不想让他们回来后看到有一个后爸的出现。

  可以说老妪是传大的母亲,用心良苦,为了孩子,在这里守了一辈子,她值得尊重,为这样的伟大的母亲流点眼泪又算什么呢。

  这要搁之前,叶楚肯定会觉得,世上的人太多,像老妪这样的妇人也太多了,自己想管也管不过来,就算是管,也没办法管,总不能去帮她找孩子。

  可是现在,他却发现,有时候帮助一个人,不需要直达根源替人家解决问题。

  哪怕是你停下来,与她说说话,陪她唠唠家常,让她将心里的苦闷说出来,释放一下出来情绪,哭出来就是一个莫大的帮助了,就可以替她排解很大的压力了。

  简单的一件事情,小小的一个帮助,就可以助人度过难关,并不一定就要替人完全解决,就算找到了她的一双儿女也不一定是好事,谁知道他们还是不是活着呢。

  ……

  蒙城,这是红礁岛中部区域的一座大城,也是岛上为数不多的几座面积在方圆两千里以上的大城之一。

  红礁岛上地广人稀,占地方圆近十五万里,却只有六七百万的修行者,虽说有六七千万的普通老百姓,但这里还是显得很宽阔,人们的生活空间是很大的。

  蒙城拥有近八百万人口,占据了整个红礁岛上的一成多人口,可见这个城池在这岛上的地位。

  北部的一座阁楼中,此时正上演着一出好戏,一个男人全身光溜溜的,正被赶上大街,被无数人围观。

  “这家伙就是采花贼……”

  “该死,拿蛋砸死他!”

  “杀了他!”

  男人被赶上了大街,被不少人指认,他就是前些天出现的那个可恨的采花贼,有数十个姑娘都已经遭了他的毒手。

  但是近来这家伙却被抓住了,被两个小孩子修行者给抓住了,由蒙城的护卫队人员押着游城。

  民众都很愤怒,朝这个家伙投掷东西,石块,将他砸的鼻青脸肿,低着头不敢抬头看人,周围的目光令他感觉自己不是个人。

  可是并没有人会同情他,因为这家伙是一个十恶不赦之人,他用药祸害了三十几个黄花大闺女,害了人家的清白。

  其中还有五六人因为想不通,事后自尽了,年纪轻轻就丢了小命,害的人家家破人亡。

  远处的酒楼的窗户边,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子,在这里占了一桌,正在这里看着下面街道上的情况。

  “活该这个家伙,就该被千刀万剐,干吗要去害人家的清白,你们男人真讨厌……”说话的自然是小乐乐了,现在说话的语气都古里古怪的,不时的就叫叶楚为你们男人。

  叶楚额头黑线直冒:“那是他好吧,别强加到我们男人的头上……”

  他说这话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因为他本身就是男人嘛,只不过是第二本源在修行而已。

  “哼!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小乐乐似乎怨气不小,一口撕了一个鸡腿,然后气呼呼的说:“你只要是男人,那就讨厌!”

  “呃,你受什么刺激了?”叶楚有些无语,怎么还把气撒到自己身上了。

  自己当然是男人了,可是也没招她呀。

  小乐乐气呼呼的说:“没有,就是昨天没喝爽了……”

  “呃……”

  叶楚险些吐血了,这丫头原来是还记着那事呀,昨天两人抓了这采花贼押送城主府之后,便去了一家酒楼的酒窑里弄了十几坛好酒。

  结果两人喝着喝着就拼酒了,但是小乐乐的酒量哪比得上叶楚,没一会儿的功夫就喝趴下了,剩下的酒全给叶楚干掉了,等她醒的时候哪里还有酒的影子。

  没想到这丫头还记到了现在,叶楚哈哈笑道:“你要是喜欢喝,今天我再去给你弄就是了,不就是一点点酒嘛,好歹你也是一个大圣人,有点骨气好吧……”

  “嘻嘻,你答应的哦,我要一百坛好酒……”这货立即就变脸了。

  叶楚脸色一黑道:“你要那么多酒做什么?你一坛都没喝掉,就趴下了……”

  “放着慢慢喝嘛,咱们不是快离开这红礁岛了嘛,到时没酒喝了可怎么办呀……”小乐乐哼哼着说,“要不然将那个酒窑里的酒全部搬走吧,大不了你付灵石就是了,咱们又不是偷和抢人家的东西……”

  “呼呼,你有灵石吗?”叶楚甩了她一个白眼。

  “你的不就是我的嘛,小楚楚,你就依了人家嘛……”小乐乐凑了过来,又对他勾肩搭背的,十分热乎的样子。

  叶楚感觉有些肉麻,连忙说:“灵石都快花光了呀,没有多少存货了,要不女侠你就直接去拿酒吧,不就是一点酒嘛……”

  “那可不行,那不就成偷了吗?”小乐乐连忙摇头。

  “不就是一些酒嘛,你何苦总这么计较呢……”叶楚故意这样子说。

  小乐乐却很有原则:“臭小子你别想蒙我,灵石你还多着呢,那一酒窑的酒也用不了几百块上等灵石的……”

  “反正不付灵石的话,一坛酒也不能拿……”这丫头还讲道理。

  叶楚说:“好吧,斗不过你这张嘴,灵石还是有的,你去拿吧,放在你自己乾坤世界里面吧,我这里放不下了……”

  “哼,就知道你会这样说!”

  小乐乐哼哼道:“你乾坤世界里面,肯定藏着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

  “呼呼,真没有……”

  叶楚有些无奈,但是又不能让这小乐乐进去自己这第二本源的乾坤世界看个究竟,因为第二本源的乾坤世界开辟的时间并没有太久,里面和自己本尊里面的乾坤世界完全不是一个样。

  普通的修士要进去了,怕是会受到影响,可能会影响道心,还是不进去的为好。

  “那你怎么不敢让我进去看看?”小乐乐眨眼好奇道,“人家好奇嘛,是不是里面你藏了好多女人呀?还是你有好多孩子?孙子孙女?”

  “扑……”

  叶楚一口酒喷了出来,小乐乐身形一闪,轻松的避开了这一口脏水。

  “好危险……”她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果然被我说中了,小楚楚,看来你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呀,竟然也搞金屋藏娇了,快说你现在都有多少子孙后代了,是不是都有几万人了?”

  “臭丫头,别胡说八道,我没那么能搞……”叶楚甩了她一个白眼。

  小乐乐往后退了两步,一惊一乍的说:“好邪恶……”

  ↗78↗→_→小↗→_→↗說 w↗→_→w↗→_→w.78↗→_→xs.↗С↗О↗М↗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