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叶楚想要离去,却有人不想如此将叶楚开,其中有一名身材魁梧的壮汉一步踏出,沉声道:

  “不论始因是何,但兄台贸然出手一句抱歉就算数了,不觉得太过轻飘飘了吗?”

  叶楚闻言,当下停下脚步,转头望向这位出口的魔头,只是叶楚对于这位魔头并无印象。

  在进入天魔殿时,场中众多魔头虽然叶楚不敢说认识,但起码都知道,想来这位是在叶楚之后赶来的魔头,但叶楚都不在,淡然道:

  “那阁下是想如何?”

  壮汉闻言一笑,上下打量一番叶楚,笑容之中有些莫名的意味,更有一种自信道:“交出你的天魔血。”

  这壮汉散发出来的气息是一名魔头境中期的修为,距离后期也只是半步的距,单轮修为比那叶楚打杀的老妪与独眼中年男子魔头都要强上一分。

  而叶楚论魔道修为不过是魔头境界初期,距离魔头境界中期还有一段距离,并非是叶楚有意隐瞒修为,而是叶楚的魔道修为就是如此。

  这修为算是在场中魔头境界之中最为底下的一批人了,这壮汉显然是察觉到叶楚的修为才这般说话。

  不过从他的话语之中,叶楚也确定了对方的确是从虚空战场之中进入此地的,因为他们对叶楚身怀的天魔血不惊异。

  按理说他们本身就有天魔血,但不知为何却对于叶楚的天魔血也极为想要,不惜以这拙劣的借口也要叶楚的天魔血。

  想来这天魔血在这里定然有其余的妙用,如此一来叶楚更不能交出这天魔血了。

  正当叶楚想要说话,刚罢战的其余魔头就开口了,这是一名老者,但气息雄浑,身姿矫健,十分强大,他略带嘲讽的说道:

  “魔渊之地的魔修都是如此饥渴难耐的吗?看来也是一个贫瘠的地域,还是早早回去营地,免得被人攻打。”

  闻言壮汉也不恼,毕竟是一名魔头境界的魔修,岂会没有一点脸皮?他皮笑肉不笑道:

  “如此一来你等的枯死之地就十分富裕了?那将你等的天魔血奉上不是极好?免得带回将你头颅打碎,落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老者不怒反笑道:“就怕待会你等三人都葬身老夫魔手之下。”

  说完,老者也不在理会这位壮汉,再纠缠下去也是没完没了,便对叶楚说道:“不知道兄来自何地?”

  叶楚见状心中隐隐有些猜测,便没有隐瞒道:“叶某来自荒野之地。”

  叶楚的话语一出,在场之中所有人脸色都微微一变,壮汉变得更加肆无忌惮起来,而那老者则变得漠然起来。

  叶楚心中隐隐有种不妙的感觉,果然就听老者旁边的一名女魔头道:

  “荒野之地?就是那最为贫瘠之地?看来此人是刚进入此地,其余让他的天魔血给其余魔修抢走,不如让给我们?”

  女魔头话语一落,那名老者点点头称好,继而又对叶楚道:“想来你是刚进入此地,还不清楚此地的情况,那边让老夫说与你听吧。”

  这老者说话时,语气与之前的亲和截然不同,带着淡漠,同时也带着高高在上。

  不过老者说话时那壮汉也没有阻拦,显然也是想要让叶楚明白目前的情况,如此才比较利于他接下来的利益。

  不过在老者说话时,那壮汉以及他身边的两人隐隐将叶楚包围,似乎是想要拦住叶楚退路,以防叶楚逃走。

  这一点叶楚自然看到,不过叶楚也想要了解这里的情况便没有其余动作,而那老者也看到,他同样没有多余动作,只是继续道:

  “这里乃是真正的天魔殿,出现各方地域的乃是天魔殿的子殿,只是各方地域资源有贫富之别,所产生的强者也有强弱之别。”

  “很不巧你所在的荒野之地便是最为贫瘠的地域之一,在这里是便是弱者,便要受到其余强者的压迫,这是必然的,你修到魔头境界这一点不用老夫解释,如此一来你等身上所携带的资源便任由强者剥夺,乃至性命!”

  “不过你可以选择加入其余地域,接受其余强者的庇护,或许能或者离开这天魔殿,至于天魔血便是你等的诚意。”

  “你很幸运,一来便遇到我等,没有被人强制剥夺,只要你交出天魔血,老夫可以带你入老夫的阵营,接受庇护,不受其余人的压迫。”

  “老夫可以告诉你,我枯死之地的最强者乃是万枯魔头,乃是此天魔殿最为强大的魔头之一。”

  老者说到此,不由有些自得,而其身边的那名女魔头也露出一抹狂热,显然对于那位万枯魔头十分推崇。

  但那壮汉听到这里却不由出口打断了,他冷笑道:“最强大之一?这话也就只有你枯死之地的魔修才能说出口了,也不知道前段时间是哪位被紫冰魔头追杀的狼狈不堪?”

  这话语一出,那老者脸色不由一僵,那名女魔头也不怒目而视,但他们都没有说出反驳的话语来看,显然壮汉的话语是真实的。

  壮汉哈哈一笑,又转而对叶楚道:“不如兄台加入某的魔渊之地,我魔渊之地不敢说最强,但前些日子我方的九幽魔头却是能与紫冰魔头打的难舍难分的存在,比之枯死之地要好不知几倍。”

  其余的两名魔头也出声附和,但对面的那名枯死之地的女魔头却忍不住的讥讽道:“要不是万枯魔头大人将紫冰魔头打伤,你魔渊之地能占这便宜?”

  话语至此,叶楚已然明白了此地大概的局势,当即问道:“不知你等要天魔血是何用?”

  此言一出,双方之人都沉默起来,最后还是那名老者吐出一口气,徐徐说道:

  “天魔血自然是为了激发自身的天魔血脉而用,不过究竟是如何使用你便不用知道,因为你不配使用,也留不住这天魔血,只有那些最为强大之人才能使用,比如我万枯魔头大人,所以只要跟着我枯死之地,自然会有你的好处。”

  那壮汉此刻心情也不怎么好,当即就不耐烦地道:“说了这么多,你也该明白这天魔殿是怎么回事了,根本就没有你我的事,想要活命还是早早交出天魔血,不然就算是某放过你,枯死之地的魔修也不会放过你。”

  进入天魔殿的魔修们最大的希望便是激发自身的天魔血脉,以此增强自身的底蕴与资质。

  但此刻听他们的话语,显然这天魔血脉不是这么好激发的,似乎是有什么限制,导致他们近乎是完全丧失了希望,只有将希望寄托在最强者身上。

  自然便有了眼下的一幕,只是叶楚岂会凭借几人的话语就放弃了这天魔血?

  只见叶楚神色不变,只是淡淡看向几人,道:“不知除了你们几大营地还有其余的势力?”

  壮汉闻言,当即冷笑道:“怎么?看不上我等的势力?想要攀附更为强大的势力?只怕当你遇到他们当即就被打杀夺走天魔血,哪里会有如今这么好的机会。”

  叶楚没有理会这壮汉的话语,而是看向那位老者,沉默不语。

  那老者起初同样是不屑,但紧接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转而冷笑,道:

  “老夫劝你还是不要痴心妄想了,想要做那独行侠,除非你有紫冰魔头那般的实力,不然只会是我等的绞杀任务之一罢了。”

  叶楚闻言,当即心中便有数了,看来要激活这天魔血脉不是非要建立势力,单凭一人也是可以,如此叶楚更加不想奉献出天魔血加入什么势力了。

  当下道:“多谢诸位的解惑,不过某依旧不想交出天魔血,你等就此离去某念在之前的话语自不会为难你等,若是想要出手阻拦,或者是觊觎叶某的天魔血,便要好好掂量掂量自身的实力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