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邪神 第九百零六章 如愿 修改

小说:绝世邪神 作者:纯情犀利哥 更新时间:2019-05-31 10:42:34 源网站:顶点小说
  readx(); 第九百零五章

  抱歉了,那一章如愿居然发错了,复制黏贴错了,把之前的三章黏贴进去了,只能修改了。因为修改不能比原来字数少,所以这一章也是大章,可是如愿本来只是普通的一章的,呜呜呜。求安慰,晚上还有,我继续努力更新!

  “请老祖宗示下!”众人匍匐在地上,请求老人开口道。

  “我谭家虽然未曾出过至尊,但一直以来也是凭借着自己的努力,成为一方圣地。谭家向来顶天立地,从未怕过谁。到了你们这一辈,却想着借助别人的力量,岂不知救人者终归是自己,别人有岂能救得了你们?”老人盯着一群人哼道,“求人者又有什么出息,大劫来临时,都要化作灰灰!谭龙,你身为一族之长,却把谭家的祖训都给忘记的差不多了,这族长你也不要做了。”

  谭龙跪在地上:“谭龙知错,请老祖宗责罚!”

  “你从今以后,就随着我闭关修行。谭家族长之位,给予谭尘接任。”老人一句话就把谭龙从族长的位置上赶下来。但却没有人敢说什么,一众长老都失神骇然,没有想到老人居然如此气愤,族长之位说罢黜就罢黜。

  “请老祖宗责罚!”这些人也没有了脾气,都跪在地上请求责罚。

  “你们确实要受责罚,谭家多少年来都是依靠自身,但你们却想着如何借助雨雾圣地的实力。雨雾圣地是不错,比起此刻我们的谭家要强不少。但要是你们就因此自甘堕落,认为步入他们。那只会让你们越来越不堪,谭家也会因此没落。”老人看着他们说道,“你们啊,已经没有了那颗争雄的心。繁世就要到来了,没有了强者无敌的心。将来如何带领谭家走出一条生路,在这个强者为尊的时代,退一步就是万丈深渊。”

  一众人颤颤巍巍的匍匐在地上,不敢再有言语。

  “我知道你们的心思,我们谭家有一件物品流落到雨雾圣地。希望妙彤嫁过去交换这件物品,但我们谭家什么时候沦落到用女子去交换物品了?丢人啊,丢人啊!”老人站起来,眼中满是怒火,死死的盯着一群人,手中的拐杖不断的砸在地上,嘟嘟作响,让这些人更是胆颤心惊,不敢言语。

  “祖爷爷,你不要生气!”谭妙彤这时候赶紧扶住老人,对着老人说道。

  老人神情这才缓和了一些,对着一群人说道:“都起来吧!”

  一群人这才站起来,众人站起身,都正襟危坐,不敢言语。

  “关于妙彤的事情,你们都不要管了。”老人一锤定音,“妙彤愿意跟着谁,就跟着谁。她要是都不愿意那也随着他!我们谭家还不需要靠出卖女人来争取什么!至于有些人恶了我们,那就恶了吧,谭家还不怕谁!”

  “是!”尽管不少人心中有想法,但听到老人如此说,也不敢说什么。

  “至于谭家那物,雨雾圣地能给我们最好,要是不能给我们就算了。谭家靠的是子孙后代,不是借助先族余荫,唯有自强才能永垂不朽,宝物能护住一时,却护不了一世。”

  “祖老的教训我等明白!”谭龙带着一种长老说道。

  老人也不理会这些人,转头看向谭妙彤说道:“妙彤,你如何选择?呵呵,不管你如何选择,我都为你做主。就算得罪浮生宫和雨雾圣地,我也会为你走一遭。”

  谭妙彤面色有些娇红,艳丽无比:“浮生宫既然胜了,我们谭家是有信之人,自然要遵守诺言,断不会让谭家难做的。”

  说这话的时候,谭妙彤脸烫烫的,都不敢看众人。

  听到谭妙彤的话,老人也哈哈大笑:“妙彤也长大了,也罢,那就圆了你的心愿。”

  “谭龙!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处理,处理完后随着我闭关。谭家年轻一辈中,还需要你撑起来。”老人对着谭龙说道。

  “尊祖老吩咐!”谭龙躬身道,“一直以来我都不想逼妙彤,但叶楚却有些奇特。祖老应该知道他是无心峰的人,无心峰虽说和浮生宫有渊源,但那些渊源只是名义上的,比不上青弥山其他峰头。要是是别处,我倒是不担心,偏偏这无心峰……”

  老人这时候也点点头道:“无心峰确实是情域的另类,先有情圣,又有浮生宫老祖,又有历代强者,到最后落在老疯子手中。老疯子这个人无人能摸清楚他的来历,但他的三个弟子却非凡,一个是一睡千古的后裔,一个是当年财神家族的后裔,一个应该是和古魇禁地有所牵连人物,每一个人都不简单。也是身居无数是非的人!最重要的是,那老疯子和魔殿妖宫等关系都不融洽,敌人众多啊。”

  “这才是我一直担心的,妙彤不跟着雨雾皇子这点都无所谓。可叶楚出身无心峰,到最后总会卷入这些恩怨中,到时候妙彤。”谭龙有些担心,“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一直下不了决心。”

  “儿孙自有儿孙福!”老人看了一眼妙彤,随即问道,“你可曾怕?”

  谭妙彤摇摇头道:“真要如此,大不了一死而已。定然不会牵连谭家!”

  老人挥手打断谭妙彤:“你是谭家血脉,何来牵连一说。谭家中,原本以为谭尘是最有可能达到先祖那种高度的,但你的心智却比起谭尘更有可能。你既然无惧,我谭家更是无惧。无心峰虽然是漩涡,但这个漩涡却不是是人就能去招惹的,那个老疯子看起来疯疯癫癫,实力却惊人的恐怖,就算不到至尊,也绝对能和至尊交手的人物。”

  这一句话让无数人震动,一个个骇然瞪大眼睛,眼中满是不敢置信之色。那个老疯子真的能和至尊交手,这怎么可能?就算只是能战几个回合,也是当世绝强者。

  “祖老,你是不是说笑了?尽管他和至尊的虚影战过,可毕竟那只是虚影,实力根本无法和真正的至尊比。说是能战至尊,这是不是有些夸张啊。”有些长老终于开口道。

  “倒也不夸张!”老人看着对方笑道,“你们没有见识过,不知道他的强悍。我一直怀疑他可能是一个人,但却苦找不到证据,要是真是他转世的话,还真不用怕妖宫魔殿。”

  众人面面相窥,各自对望一眼,心中带着几分疑惑,祖老越说越玄妙了。

  “妙彤,既然你选择那就依你。但无心峰来历神秘,叶楚的底细我查探过,虽然只是尧城的一个子弟,看似无来历。但能入那老疯子的眼,肯定也是来历非凡的人物。而神秘往往就代表麻烦,你跟着他怕以后不会安宁。这点你一定要想清楚,而且他还身居至尊意,牵扯着关于情域的大秘密。”

  “妙彤知道,多谢父亲关心!”妙彤坚定说道,并不为对方的话而吓着。

  “哎!”谭龙叹息了一声说道,“还有一件事一直不愿意对你说,就是叶楚身居至尊意。他的命就不在自己手中了,可能朝不保夕!时刻都可能被至尊意迷失!”

  “什么?”谭妙彤瞪着她的眸子,转头看向老人。

  老人呵呵笑道:“这点倒是不用太过担心,我暗自观察过他。他确实是气运惊人之辈。能达到这种地步,短期内倒是不用担心他会被至尊意迷失。而且,比起浮生宫的哪一位,我甚至更愿意相信他能从情圣的至尊意中走出来。”

  这一句话倒是让众人惊讶了,没有想到祖老对叶楚如此高看。

  “谭龙有些不理解!”谭龙询问着老人。

  “他没有血脉之力,但身上却有着惊世之宝。那青色的能量,就是他最大的资本。有它在,他就不会那么容易迷失!”老人说道,“要说叶楚这个人,除去他的背景的话,却也是叶楚的良配。这个人心智坚定,能为妙彤敢上谭家,也算对妙彤有情有义,而且天赋确实非凡,年轻一辈中,嫌少有几个能比得上他的。谭尘虽说也不错,但真要比较的话,要差叶楚一筹。除非谭尘有大机遇,而且他有无敌的心智,倒也可以和叶楚争雄。”

  众人见老人对叶楚评价这么高,又想到叶楚那一拳,众人沉默都不说话。抛开其他因素,叶楚确实比起雨雾皇子胜一筹。

  “好了,其他人都退下吧。不要在妙彤这件事上做什么手脚了,另外谭尘接任族长,你们辅佐他。”老人让其他人退下去,算是定下了基调。

  见这些人离开,老人这才看着谭龙说道:“在他们在,我倒也不敢说的太透,此刻我就告诉你,叶楚身具有奥义!”

  “果然!”谭龙心跳加速,呆呆的看着老人,“他是从至尊意中悟出来的?”

  “嗯!所以我才说叶楚天赋惊人,比起谭尘要强。能没有迷失而死,反倒是因祸得福得到奥义,这是上天眷顾,也是他自身的本事。”老人看着谭龙说道,“真要算计谁更值得的话,叶楚更值得我们交好。何况妙彤也心系于他,倒是一举两得。”

  谭妙彤听到老人的话,面色红润,娇媚无端。只不过听到老祖宗如此说,心中也开心不已。

  “当真拥有奥义的话,注定他绝对能在年轻一辈中成为佼佼者了,在将来的争雄路上,也能增加几分胜算。说不定,真有可能破开那秘密。只是祖老说的那青色能量,我总觉得和混沌青气有些相似。他的拳法正是在这股力量下,才爆发出如此威势。”谭龙疑惑的说道。

  老人点点头:“正是混沌青气,只是我也奇怪,混沌青气何其难寻。就算是至尊没有机缘都得不到,他居然得到并且能容纳到自身中,更是借助它锻炼本命绝技,让人疑惑啊。混沌青气作为混沌时代的力量,传言有能孕育万物。要传言属实的话,他的成就更是无法限量。在感悟道和法上,没有谁能比得上他,这又是他的优势。他虽然没有血脉之力,但借助着这两点,丝毫不比那些拥有血脉的人差。特别是他说的一点非常有道理,有血脉存在的人,反倒有血脉的枷锁。相比于其他种族,他少了血脉枷锁,越修行都最后,他越有优势。这点也是无心峰其他几个弟子无法比的。”

  谭龙点头,深吸了一口气。

  “而且他的秘密应该不只是这点,比如他如何能容纳煞气,能承受混沌青气等等一切,都是让人难以理解的事情。”老人说道,“这个人能帮的话,不管是为妙彤还是我们将来,尽量帮助他。”

  “你老的意思是?”谭龙呆呆的看着老人说道:“你不会是要妙彤!”

  “没错,妙彤体质特殊,但也需要凝练出来,你把那一套凝练之法交给妙彤,让妙彤自己选择。妙彤心系与他,倒也正合适。”老人笑道。

  谭妙彤看着老人,疑惑的问道:“什么凝练之法?”

  “呵呵!能让我们抱上妙彤孩子的功法,妙彤要不要学!”老人笑眯眯的看着妙彤。

  “啊……”谭妙彤面红耳赤,不敢看两人,但后来又偷偷的低声说道,“妙彤学!”

  谭龙听到这句话,险些没有摔倒在地。看着自己这女儿,心想真的要变成别家的人了。只是妙彤这种体质,倒是便宜了叶楚那小子。

  “也罢!原本不想妙彤如此的,但既然祖老开口,那就顺了你的心。那小子倒是好运气,人和实力双得。哼,他以后要是敢辜负你,我要了他的命!”

  让一个父亲做这样的决定,何其艰难。可偏偏谭妙彤却一心向着他。

  ……

  叶楚不知道谭家的人在因为他的事情而惊动了祖老,叶楚此刻和柳云在一起,柳云对着叶楚说道:“你到了玄华境,也算成为强者了。在现在法阵强者近乎不出的时代,算的上顶尖人物了。而且领悟了本命绝技,战斗力强悍,倒是不用担心你了。”

  “还得多谢前辈!”叶楚躬身行礼道。

  柳云摇摇头笑道:“你不用谢我,一切都靠你自己。我帮你的有限。现在你只需要努力修行,将来就是在天机榜也有你一席之地。”

  “天机榜!”叶楚深吸了一口气,想到数个人都提起,忍不住好奇问道,“我去过器宗,他倒是希望不要上天机榜,免得遭来杀身之祸。”

  柳云笑道:“这要分如何看,要是胆小怕事者,自然不愿意上榜。但你不同,你修行的本命绝技一往无前,锋芒毕露。唯有一路所向披靡的战过去,才可能修行到完美,站在巅峰。你心只要稍有退却,将来都会一落万丈。而且你身为无心峰人,岂能畏惧?”

  “前辈教训的是!”叶楚神情冷凝,正如柳云说的那样,自己唯有一往无前,才配合自己的天帝拳。

  “这些天你就跟着我,你刚刚达到玄华境,很多东西需要理解和感悟。”柳云说完,开始指点叶楚的修行。

  叶楚呆在谭家,也不曾见到谭妙彤。叶楚也一心跟着柳云修行,柳云不愧强悍,指点之间,叶楚很多东西融会贯通。玄华境的境界才算彻底的稳定下来,气息因为混沌青气的掩盖也不显。

  在叶楚彻底稳定境界之后,柳云就不再指点叶楚。反倒是时不时的指点叶静云,让叶静云受益匪浅。

  就这样过了一天又一天,叶楚也不见谭妙彤,叶楚倒是忍不住问着柳云:“他们不会反悔了吧?”

  “倒是不怕他们反悔!”柳云笑道,“你安心修行就是,再等一天。我们开口询问就是,此刻我们占据了理,也不怕他们不认!”

  叶楚点头,心中也觉得好笑。心想就算他们反悔又怎么样,自己倒是担心则乱。

  “不过那女娃的体质倒也非凡,对你来说是一番机缘。就看她舍不舍得了。”柳云说道。

  “嗯?”叶楚有些不理解。

  “没什么!到时候你自然就知道,对于别人来说,女孩算牺牲。但你们两情相悦,倒也不算什么。”柳云呵呵笑道。

  ……

  叶楚不知道柳云什么意思,一天之后,就在叶楚准备前去找谭龙的时候。却见谭尘前来:“族长让我来告诉你,你和妙彤的婚事谭家答应了。”

  “啊……”叶楚没有想到谭家会答应的这么爽快,愣愣的看着谭尘说道,“谭家长老院的人也答应了?”

  “嗯!谭家上下并无异议!”谭尘苦笑了一声,谭妙彤也是他心中的爱。此刻却许配给别的男子了,他想要争夺,但妙彤心不在他身上有如何争夺。

  谭尘深吸了一口气,平息了一下心头的情绪:“祖老亲自开口,妙彤许配给你。只是,妙彤年幼。加上在闭关修行锻炼体质,暂时留在谭家。他日妙彤自会去找你。”

  听到这句话,叶楚微微皱眉,转头看向柳云,却见柳云神情凝重,询问着谭尘说道:“你口中的祖老是谭家那一位族长吗?”

  “正是!”谭尘躬身回答道。

  柳云深吸了一口气,良久之后才说道:“他既然开口了,那断然就不会是假了,倒是没有想到,谭家能做出如此牺牲,亲自为她凝聚体质。”

  谭尘也不知道谭妙彤凝聚什么体质,可见谭龙和祖老都随着妙彤闭关,心想肯定非凡。

  “既然他开口了,那我们就告辞了。告诉你们祖老,他既然如此付出,浮生宫也不亏待妙彤。定然不会让其委屈,也不会让其白白牺牲。”柳云对着谭尘说道。

  谭尘点头,也不说什么。转而看着叶楚说道:“尽管你此次胜了,但我一定会努力的超越你,甚至从你手中夺走妙彤!”

  叶楚笑着说道:“欢迎之至,但是谭兄怕是没有机会了。我想世上没有人比起我更适合妙彤!”

  谭尘拱拱手和叶楚告别。

  “走吧!”柳云对着叶楚说道,“谭家既然有言,那就让妙彤凝聚体质成功再说。”

  ……

  叶楚虽然想把叶静云带走,可柳云都开口要离开,叶楚也不好勉强,只能带着叶静云一起离开。

  一众人浩浩荡荡来,也浩浩荡荡的离开。

  “青弥山其他人先行离开,叶楚随我去浮生宫!”柳云对着叶楚说道。

  “是!”叶楚倒是无所谓,心想去浮生宫也好,正好见下弱水。

  叶静云无心回尧城,也要跟着叶楚前往,柳云不拒绝。一老两少就这样和青弥山的人分开。

  离开谭家圣地不知道多远,在柳云指点叶静云修行中,柳云的步子突然停下来,笑着看着虚空一处说道:“既然来了,那有何必缩头缩尾!”

  一句话说完,向雨田带着雨雾皇子一群人,把叶楚等人围在中心。

  叶楚见到也笑了起来:“原来是手下败将,怎么?还想再被打一次吗?”

  雨雾皇子死死的盯着叶楚,神情阴冷至极,却不说话。

  雨花石对着柳云躬身行礼道:“晚辈实在不愿意和前辈为敌,但谭家圣女我雨雾圣地必得。还希望前辈高抬贵手!”

  “真是可笑,我们早有约定,谁胜谁迎亲,难道你们是想反悔不成?”柳云看了一眼几人,就站在那里。

  “非是晚辈反悔,只是别的东西可以让,但唯有谭家圣女让不得。前辈想来看出了他的体质,这对于我雨雾圣地来说意义重大,决不能有失。只要前辈能让的话,我雨雾圣地定然会补偿给浮生宫。”雨花石看着柳云。

  “补偿?如何补偿?如果我说要雨雾圣地的圣器雨雾尺,你们也给吗?”柳云看着对方笑了起来。

  雨花石眉头微微挑了挑:“雨雾尺是我族的镇族之宝,虽然珍贵无比,但也只有雨雾族的人才能借助。其他人就算得到也无用处。但如果前辈一定要的话,我可以做主用来交换谭家圣女。”

  “嗤……”对方一句话倒是让柳云倒吸一口凉气,他只不过是随口一说而已,却没有想到雨雾圣地真能舍弃。这可是他们老祖宗的兵器,绝对是世上珍贵的圣兵,虽然比不上至尊器,但也绝世非凡。可他们为了谭家圣女居然也能放弃。

  柳云突然觉得自己有些东西并没有看透,谭妙彤对雨雾圣地的价值远远超乎他的预料。

  “可笑!我无心峰有一把至尊剑?我用来换雨雾皇子你老母可以吗?我家那条狗正缺少陪睡的。”叶楚看着对方说道,“怎么?这买卖不亏吧!”

  叶楚的话语刚刚落下,一声响彻天地,恨意十足的怒吼猛然爆响而起:“叶楚,你辱我母亲,罪该万死!”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