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零零章 上将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那就好。”叶信笑道:“学生退下了。”

  “好。”秋祥点头道:“叶信,你就安心等着授勋吧!”

  叶信面带得意之色,他走了几步,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看向左边最侧位的冯启山:“对了,冯副院长,这一次我们还抓到了一个魔军的探子,好像萧魔指有什么口信要带给你,可惜啊……秋叔他们几个太狠,竟然失手把那魔军探子搞死了。”

  场中再一次变得鸦雀无声,萧魔指有口信要传给冯副院长?这是在搞什么?

  “混账!”冯启山愣了愣,随后勃然作色,站起身怒吼道:“叶信,不要忘了是谁让你进了学院!你今天竟然恩将仇报、故意诬陷你我?!”

  “这都什么啊?”叶信一脸的莫名其妙:“冯副院长,我只是怕耽误你的大事,所以才报知你一声的,而且不止我听到了,所有的狼骑都听到了啊!”

  “叶信,你指证冯副院长,可有证据?”秋祥沉声问道。

  “我指证什么了我?不过是替人捎话罢了!”叶信气冲冲的说道:“我没证明,你们爱信不信!”

  说完叶信一挥手,带着谢恩等人离开了,他没有时间和萧魔指纠缠,想毁掉冯启山的作用是很容易的,只要引起别人的疑虑就好,他可以保证,从今天开始,冯启山再没有资格列席军事会议了,不管他是不是奸细,必须要经历一连串的调查程序,等这套程序走完,战争已经结束了,大召国根本就没有死战到底的决心,大卫国却押上了所有的本钱,最多两个月,这场游戏一样的对峙就会结束。

  * * *

  入夜了,铁心圣还在烛光下翻阅着文案,他一手不停在太阳穴上揉动着。这几天他多了个头疼的毛病,没办法,国势动荡、军情糜烂,感觉有一座看不到的大山压在脊背上。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

  突然,门外传来响声,接着一个老者掀开帐帘,低声道:“主上,秋总院有事要禀报。”

  “又有什么事?”铁心圣皱起眉。这几天他听到的就没有好事,如果可以意气用事,他会直接让老者把秋祥赶走,但身为一国之主,耍脾气是不行的,不论是好是坏,他只能接着:“让他进来吧。”

  那老者就是王城的大总管官翰雨,这一次铁心圣御驾亲征,几乎把所有的家当都带出来了,只为了能击败萧魔指。稳定局势。

  “是。”那老者应了一声,慢慢放下了帐帘。

  时间不大,那老者带着秋祥走进了军帐,铁心圣已收拾好文案,先声夺人的问道:“秋祥,是不是那些孩子又闹出什么事来了?”

  “不是。”秋祥露出笑意:“微臣恭贺主上,初战见功,重创了萧魔指!”

  “你说什么?”铁心圣一愣,他们距离秋夕城还远着呢,连萧魔指的影子都没看到。谈什么初战见功?

  “叶信带着狼骑在狂河岸边与魔军血战,消灭了一阵魔兵,并且阵斩魔军统领司马清虹。”秋祥缓缓说道:“国之将亡、妖孽遍野,国之将兴、琳琅不穷。微臣还要恭贺主上得一上将!”

  “司马清虹?”铁心圣忍不住站起身:“秋祥,你莫不是在说戏言?”

  “主上,微臣怎么敢拿这种军国大事开玩笑?”秋祥说道。

  铁心圣呆呆的看了秋祥良久,随后背着手在帐中来回踱步,踱步的速度越来越快,昭示着他内心的激动。

  严格的说。阵斩魔军的一位统领,不是小胜,但也不属大胜,关键是当前的时机。近半个月了,他得到的几乎都是坏消息,大羽国血山军团的统帅潘远山只推说自己有病,他前前后后已经派出去几十趟使者了,却连潘远山的面都没见到。

  而宿敌大召国这一次是抱着亡灭大卫国的目的,兵分三路持续向南推进,铁心圣决定御驾亲征,是冒着极大风险的,他绝不能输了,一旦战败,意味着将彻底失去江山。

  对那些世家而言,改头换面并不是什么难事,为了利益,他们可以认他铁心圣为王,现在大厦将倾,也可以另投明主,只要那个明主能保证世家的既得利益不会得到损害,自然没必要和他铁心圣一条道走到黑了。

  换句话说,除了仅有的几个人,他谁都不敢信,包括韩三昧、包括沈忘机。

  这一场胜利,意义非常重大!

  铁心圣突然站定脚步:“是叶信……带领狼骑?”

  “是的,除了叶信,狼骑也不会服从别人的命令。”秋祥说道。

  “你刚才说,恭贺孤又得一员上将?”铁心圣说道:“难道指的就是叶信?”

  “就是他。”秋祥说道。

  “在很多人眼里,叶信只是个无能废物。”铁心圣缓缓说道:“嗯……孤也听说他可以凝聚元力了,但你把他评价得这么高,是不是有些过头了?”

  “主上,臣在叶信看到了一种气息。”秋祥说道:“这种气息,我已经很久很久没在别人身上看到过了,久得让我以为大卫国在二、三十年之后,将找不到能支撑起国运的中流砥柱。”

  “是什么?”铁心圣也感到好奇了。

  “无畏。”秋祥说道:“此战是格外惨烈的,魔兵的斗志,毋庸我多说,主上自然明白,当我打开袋子,看到里面的东西时,一股极为浓重的血腥气扑鼻而来,这是真正的死战,魔兵必已倾尽全力,最后依然战败,难道还不能证明么?”

  “狼骑骁勇天下无双,孤早知道,但这和叶信有什么关系?”铁心圣说道。

  “微臣当时问过叶信,有没有亲眼见过司马清虹。”秋祥说道:“叶信说,那是千娇百媚的小美人儿,他当时还要求秋戒察抓活的,不过秋戒察说要活捉司马清虹代价太大,拒绝了叶信。”

  “所以你看到了叶信的无畏?”铁心圣不由笑了:“孤看到的,怎么是一个不学无术、不知深浅的败家子呢?”

  “主上,您不妨设身处地的想一下。”秋祥说道:“如果您是叶信,现在刚刚成为武士,便亲临惨烈的战场,您第一个念头是什么?官大总管,您也想一下,换成您会这么做?”

  那老者顿了顿,悠悠说道:“如果是我,我只会祈求上苍让噩梦快点过去。”

  铁心圣愣住了,双眼暴起神光,深深的看着秋祥。

  “在微臣看来,叶信在战场上应该也是谈笑风生的,否则绝不会向秋戒察提出那种要求。”秋祥说道:“还是初生牛犊,就不惧狮虎之威,这样的人难道不能成为上将么?”

  “不过,这样的人通常会分成两种。”那老者接道:“一种是看得明白,但不在乎,另一种是真的蠢,总院大人认为叶信是哪一种呢?”

  “我只知道叶信绝不是蠢人。”秋祥缓缓说道:“总管大人应该听说过谢恩吧?”

  “知道,他前些日子突破瓶颈,已拥有了柱国级的战力。”那老者点头说道。

  “我很欣赏谢恩,也对他多有拉拢,可他一直和我保持不远不近。”秋祥说道:“这一次,他居然抛下自己的学生,和狼骑一起出去了,而且叶信也分给了他坐骑,还有,叶家的薛白骑和郝飞二人,在我看来亦有万夫不当之勇,更何况,叶信回来之后,他身边又多出了三个人,主上,这六个人身上的煞气,比天狼军团的诸位老将更为浓烈,显然也参与了这一战!”

  “哦?”铁心圣看向那老者:“布衣卫没有叶信的消息么?”

  “主上,对老奴来说,叶信只是一个无可救药的纨绔子弟,怎么会在他身边浪费人力?”那老者露出苦笑:“不过这一次回去之后,老奴一定做一些布置。”

  “主上,那六个人可不是狼帅的旧部,他们愿意留在叶信身边,真的没有原因么?”秋祥说道:“至少,微臣敢断言,叶信一定有一些别人难以企及的优点,否则不可能让他们留下的。”

  “秋祥啊,你刚才说了,还是初生牛犊,就不惧狮虎之威,如果有一天他也变成了狮虎……那么连天上的巨龙,恐怕也不放在眼中了吧?”铁心圣缓缓说道。

  “主上,微臣的职责是为主上挑选贤良。”秋祥不卑不亢的说道:“至于该不该用、能不能用,焉或是怎么样用,这都是主上的事情了。”

  “呵呵呵……说得好!”铁心圣的心境变得很愉快:“那叶信可说过想要什么奖赏么?”

  “他虽然有一些我们所不知道的优点,但还是个孩子,没有想太多。”秋祥说道:“他最关心的,是学院会给他多少贡献点。”

  “哈哈哈哈……”铁心圣仰天大笑:“他虽然不要,但孤不能不给,好,孤心里有数了,秋祥,你先回去吧。”

  “微臣遵命。”秋祥应了一声,随后缓步向帐外走去。

  秋祥离开了,铁心圣沉吟良久,向那老者说道:“老官,你怎么看那叶信?”

  “秋祥素有识人之明,老奴万万不及。”那老者说道。

  “孩子……呵呵呵,秋祥特意提到孩子,应该是在暗示孤吧。”铁心圣缓缓说道:“既然是孩子,那么就有可造余地,可造啊……”(未完待续。)

  PS: 更新的时间段,我应该还在飞机上,到了地方吃过饭,还要继续码字了。

  多谢大家的月票和订阅支持,万分感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