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九九二章 遗言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那修士听不到叶信在说什么,他的身体抽搐得越来越厉害,而后方的光影也损耗殆尽,随着最后一片流光化作黑色的烟气,卷向叶信,那修士的哀嚎声也戛然而止。

  叶信亮出杀神刀,刀锋从那修士的脖颈间扫过,其实他没有必要补上这一刀的,但在资讯非常发达的前世,死而还生、然后去复仇的故事听得太多太多了,所以他每次面对重要的敌人时,纵使不把敌人轰得粉身碎骨,至少也要让敌人的脑袋和身体分家,然后再灭掉元神元魂,使得敌人永远没有复仇的可能。

  故事中的情节,在他的生命线中绝无可能发生,要么就不动手,寻求合作,要么就斩草除根,永绝后患,这是叶信的原则。

  叶信飞起一脚,把那修士犹在喷溅血花的头颅踢飞,接着他突然晃了晃,急忙用杀神刀拄在地上,稳住自己的身形,他先后汲取了五位真圣的元神,已经达到满负荷了,要用全力才能控制住元脉的震荡,而这个修士的元神极其强大,竟然超过之前五位真圣的总和。

  叶信开始的时候,还试图控制元府的波动,不过只是两息的时间,就知道不行,他立即转过身,向着浮城的方向掠去。

  此刻的浮城已是遍地哀鸿,虽然从战斗爆发到叶信出关,时间并不长,但强大的圣印还是给浮城造成了难以磨灭的创伤,伤亡的修士非常多,大半个浮城也被彻底摧毁,到处都是废墟。

  叶信以极快的速度从远方掠来,他顾不得观察浮城的情况,直接投入到法阵之中。

  小天界内,天狼学院傍边有一座大院,叶随风焦急在院中来回踱步,而邓巧莹已在厢房中布置了一座香堂,她跪在蒲团上,口中喃喃自语,不知道在祷告着什么。

  宗樱怀里抱着一个看起来有五、六岁的女孩,坐在邓巧莹后方,那是她和薛白骑的孩子,她坐在香堂里,也是为了祷告。

  叶玲手中持着一柄大刀,脸色阴晴不定,她是浮城修士中唯一一个没有出战的,和邵雪不一样,邵雪想出战,但中了鬼十三的毒,而她是被真真和温容强行留下的,现在的任务只是守护这座大院,问题在于,她清楚如果敌人真的打到了这里,根本守护不了什么,唯一的意义就是死得比朋友们晚了一些。

  突然,真真和温容并肩走进了大院,看到真真和温容的脸色都很轻松,叶玲长松了一口气,接着感觉自己身体已接近虚脱。

  “怎么样了?”叶随风急忙问道。

  “我哥……出来了?”叶玲也叫道,她比叶随风明白得多,知道这一战如果胜了,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叶信终于出来了,一种是计星爵奇迹般的返回了浮城。

  “嗯,小信出关了。”真真用充满感慨的语气说道:“他从来没有让大家失望过。”

  “信儿真的参悟了真圣?!”叶随风说道,他现在也是修士了,到了圆满境,清楚真圣代表着什么。

  “是啊。”温容笑着说道:“所以现在圣印已经开始撤退了。”

  如果说叶信的优势是拥有很高的智商,那么温容的优势就是拥有很高的情商,对叶信有恩的老字辈,都很喜欢温容,这可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温容不动声色努力的结果,而叶随风和邓巧莹夫妻,更是被温容当成了自己的公公和婆婆,一直嘘寒问暖,比叶玲这个亲生女儿还要贴心。

  就在这时,一道剧烈的元力波动从天道碑方向传来,真真愣了一下,皱眉道:“怎么回事?”

  下一刻,真真的身影已经从大院中消失,同时出现在天道碑旁,闯入天道碑的就是叶信,叶信怎么会返回来?!

  天道碑在一波接一波的释放着元气,恍若呼吸一样,真真开始显得惊疑不定,等感应到天道碑内的动静,神色略有放松,叶信并没有出事,只是元力波动过于剧烈,就像一个炸药桶一样,不过叶信可以控制,每当元气凝聚的压力达到一定限度时,叶信便会把元气释放出来,保持一种平衡。

  叶信出关参战,前后几百息的时间,然后又闭关了,不过战场还是要打扫的,这一次圣印损失了六位真圣,其中还有一位核心级的大能,可算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损失极其惨重。

  而每一位真圣都代表着一座宝山,他们的遗物不能忽视,佛院自在夫妻的品行是毋庸置疑的,他们把收集到的所有东西都交给了鬼十三,成化门长原本想在叶信面前展现自己的能力,却丢了脸,他更不会私藏宝物,何况现在他要的是一个明确可见的未来,而不是眼前那点好处,自从见识过了叶信的战力之后,他已把当初对贪狼星皇的那种尊崇与忠诚,都转移到了叶信身上,真圣就能如此强大,以后叶信的成就绝对不会比贪狼星皇差,所以他更要自惜羽毛,不能让自己出现污点。

  纳戒是修士们随身所带的包裹,这种强行开拓空间的法门有自己的局限,到了一定的容量之后,每扩大一点,所损耗的材料都是呈指数级增长的,哪怕是天域诸神,也要把自己的大部分资源存放在神域之内。

  圣印那几位真圣携带的纳戒自然要比叶信等人强,里面存储的肯定是极其珍贵的东西,用宝山来形容并不为过。

  而且,那几位真圣都是被叶信秒杀的,根本没有机会毁掉纳戒。

  本命法宝被毁掉,化作的残片都要收集起来,真圣的法宝大都属于圣兵中的极品,哪怕是废物利用,也可以淬炼成极品天净沙,现在浮城修士都明白神念的好处了,还有淬炼自己的法宝,都需要大量的天净沙。

  圣印在这次攻击中损失了上千个圣级修士,把他们的遗物收集起来,也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总之,浮城的损失很严重,但收获也不小。

  叶信这一次闭关的时间要短得多,十几天之后,便走出了天道碑,他挂念浮城的情况,简单和真真聊了几句,便离开了小天界,鬼十三和萧魔指等人就在法阵旁,看到叶信的身影,他们露出惊喜交加之色,急忙迎上前。

  而在法阵的另一端,千代少安和千代少保兄弟已经等很久很久了,见到叶信,他们立即跪倒,千代少安只是跪在那里,而千代少保不停的给叶信磕头,他没有运转丝毫元力,纯粹是用脑袋往石板上撞,几下便把石板硬生生撞碎,而碎石很快便让千代少保的额头见了血。

  “怎么回事?”叶信一愣:“起来,有话好好说!”

  千代少保不管不顾,继续磕头,而千代少安本想开口说话,而亲兄弟在身边把石板撞得砰砰作响,他心中苦痛交加,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信哥,他们两个当初都重伤濒死,不知道千代城主用了什么法门,让他们起死回生,但千代城主却支撑不住了。”鬼十三低声说道。

  “支撑不住?什么意思?”叶信愕然问道。

  “就是……象不行了,气息很微弱……”鬼十三吞吞吐吐的说道。

  “真真怎么没和我说?”叶信说道,他转身就要返回小天界。

  “信哥!”鬼十三急忙拉住叶信:“千代城主不在小天界内。”

  “不在?她怎么不进小天界养伤?”叶信皱眉说道。

  “我们原本是想送她进去的,可墨衍坚决不让。”鬼十三压低了声音:“我背地里问过他原因,他说担心千代城主在小天界内发疯。”

  “她在哪里?”叶信问道。

  “在城墙那边。”鬼十三说道。

  叶信的视线落在那千代少保身上:“好了,起来吧,只要我在,断然不会让你们主上有事。”

  千代少安见叶信做出允诺,心中松了口气,急忙转身抱住了千代少保,把千代少保强行抱了起来,千代少保的双眼没有神光,充满了一种死灰色,他不说话,也不动,任由鲜血顺着他的脸颊流淌。

  叶信一直不喜欢千代少保,更明白千代少保对他叶信必定怀恨在心,可见到千代少保这种模样,他心中多少有些不忍,也知道了千代无双的境况应该很堪忧。

  千代无双被安置在城墙附近的一座临时搭起的草棚内,看到这种凄凉的景象,叶信感到很恼火,不管怎么样,千代无双都是董事局的成员!墨衍到底在想什么?忍心看着千代无双沦落到乞丐的境地么?!

  等到他走进草棚,看到千代无双的样子,更是大吃一惊,千代无双变得非常瘦,手脚已经是皮包骨了,双眼深陷,曾经那个靓丽、活泼又充满野性的美少女,现在给人一种行将就木的感觉。

  看到叶信,千代无双也有些吃惊,她挣扎着坐起身,勉强向叶信露出笑容。

  “怎么成了这种样子?!”叶信长吸一口气。

  “你来了……真好,我还怕支撑不到你出来呢……“千代无双吃力的说道。

  “你到底动用了什么法门?”叶信说道。

  “你先别说……听我说……”千代无双有些急:“我们千代氏这次……可算是替你拼命了……我的股份加到三万点可以吧?”

  叶信真想给千代无双一记耳光,把千代无双打醒,都什么时候了还惦记着股份?!

  “我是不行了……那些股份分给少安和少保,每人一万五……他们也算是股东……以后你替我多照顾照顾……”

  叶信还没等说话,外面突然传来狼嚎般撕心肺裂的哭声,接着又传来千代少安的低喝,不过千代少安的声音也抖得厉害。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