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九九五章 从龙之功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十三,你知道我平生最讨厌什么人吗?”叶信缓缓说道:“就是那种升米恩、斗米仇的人!我明白,你是因为浮城损失惨重,心中憋着一口气下不去,但你要想一想,计大哥是什么人?说实话,计大哥已经帮过我们很多次,也照顾我们很久了!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大家当时都看到了,是计大哥的同伴来把他叫走的,你们以为是我们浮城的事情重要,还是天域的事情重要?“

  “你们居然想让计大哥为了我们留下来?如果计大哥因此受到刁难、责怪,谁能去帮他?你们么?!没错,计大哥确实比我们厉害得多,如果他在,圣印必定会被杀得落花流水,我们浮城可能一点事都没有,但仅仅因为他够厉害,你们就有资格理直气壮的去抱怨他了?哪来的道理?!为什么不想想自己有多无能?!“

  叶信并不止是针对鬼十三,他把在场的大多数人都骂进去了,其实鬼十三只是被推选出来说话的,刚才鬼十三说话的时候,众人的表情都差不多,象怨妇一样,所以他才会发火。

  在场所有人,只有叶信能够完全理解计星爵的苦衷,也压根没有怨恨计星爵的想法,在他看来,计星爵愿意帮他,是他的幸运,计星爵没时间帮他,他就要自力更生!

  或许,这也是叶信可以带领大家走到今天的原因,喜欢怨天尤人是弱者的天然逻辑,而叶信习惯于从强者的角度去判断、思考。

  鬼十三脸色发红,低下头一声不吭,他是个明事理的人,不过这些天大家聊事情时话里话外总会抱怨计星爵几句,觉得计星爵不走,浮城不会落得这种境地,他听得太多,自我判断也就被带偏了,现在被叶信劈头盖脑骂了一顿,已经醒悟过来,人家计星爵是劫宫的修士,能有今天的地位、成就,与劫宫密不可分,凭什么要求计星爵不顾劫宫的昭令,留下来保护浮城?!

  场中更是鸦雀无声,叶信极少这般当众发火,就算呵斥某人也不会用‘无能’这么重的字眼,而且还是一网打尽,全骂在里面,一时间谁都不敢说话了,温容还想把话题转到别处,可看到叶信脸色非常不好,她也只能保持沉默。

  叶信余怒未消,他隐隐感觉到,应该加速推动董事局的进化了,以前每到生死关头,总要靠他叶信去力挽狂澜,这让很多人养成了依赖性,他不在,或者没办法参加战斗,众人就自然而然的要去依赖计星爵,这样下去不行,他真正想要的,是由一棵棵参天大树组成的茂密森林,而不是一根根缠绕在他身上的蔓藤。

  “你们以为计大哥真的无视浮城的安危么?”叶信阴沉着脸说道:“用你们的猪脑袋想一想,计大哥是多么高傲的人?!当初又是亲口承诺过我,等他看到浮城的景象,只会比你们更难过、更不好受!”

  场中还是一片静默,叶信的话是有道理的,如果计星爵真的无视浮城的安危,又怎么可能在浮城逗留这么久?最后是同伴气呼呼的来找,他才不得不离开,换句话说,计星爵真的做到极致了。

  温容见这样下去不是头,悄悄用神念卷起一块小石板,用指尖在上面写了一些字,递给了成化门长,成化门长接过小石板,微微颌首,示意他明白了。

  又过了片刻,成化门长干咳一声:“主上要去灭法世淬炼圣体么?”

  “不是。”叶信摇了摇头:“千代城主伤势很严重,我要带着她去灭法世找一个地方。”

  “千代城主?”成化门长停顿了几秒钟:“夫人带着我去见过那位千代城主,她的状况可不妙啊……先不说她的修为,就算是真圣,带着这种伤势进入灭法世,也是支撑不了多久的。”

  “三位前辈见多识广,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把千代城主带进灭法世?”叶信问道。

  成化门长和甘宏正、屈良相互对视着,他们都面露难色,随后成化门长苦笑道:“主上去了灭法世就知道了,都说灭法世是五族修士的大熔炉,此言不虚!除非是……大圣,可以对抗灭法之力,真圣能护得住自己就不错了,现在千代城主已没办法凝聚圣体,进去就要落得粉身碎骨啊!”

  “前辈再想想,没有办法,找出个想法也好。”叶信说道,随后他看向自在:“自在大师有没有什么建议?”

  成化门长、甘宏正和屈良交头接耳,低声说着什么,但其中一个人说话,另外两个人总会连连摇头,显然那种想法不适用,自在夫妻两个简短交谈几句,随后自在说话了:“我的法袍倒是可以护住千代城主,但时间不能过长,顶多三、四百息的时间,然后就要由别人来接手。”

  “不行啊……”屈良干咳一声:“如果我们能聚集三、四十个真圣,倒是可以试一试,但这里加上主上才不过五人,而且主上刚刚参悟真圣,顶多一、两天,我们就会筋疲力尽了,到那时候我们想出来都很难。”

  “真的找不到办法了?”叶信的眉头深深皱起。

  “我有办法。”温容突然说道:“不过,你这次去灭法世,就要带上我这个累赘了。”

  “你是说……”叶信一愣。

  “我有母鼎。”温容点头道:“我和千代城主可以躲在母鼎之内。”

  “这倒是个办法……”叶信喃喃说道。

  “也只能这么做了。”温容说道:“母鼎到底能不能扛得住灭法之力,我现在还不好说,但总归要进去试一试的。”

  “主上,老仆在灭法世闯荡过十几次了,应该可以给主上引路。”成化门长说道。

  ****

  在一望无际而又空旷的世界中,有无数巨大的浮石缓缓飘动着,计星爵有气无力的躺在一块浮石上,另一条人影坐在计星爵身边,他的前方有一片水波状的光幕,叶信等人的影像都在光幕中,而且还有说话声。

  “那小家伙不错,很通情理,怪不得你那么在意他。”那人影转过头对计星爵说道。

  那人影就是人族修士另一位虚空行走,丁剑白,计星爵的相貌英俊倜傥,而那丁剑白却是其貌不扬,身形微有些胖,圆脸,唇上还留下两道看起来很滑稽的八撇胡。

  “我不是在意他,我是在意我的分红。”计星爵说道。

  “分红?一年两万斤银髓?搞笑呢?”丁剑白笑眯眯的说道。

  “如果你认为一个两年内就从天人合一境走到真圣的年轻人是在搞笑,你可以把我说的话当成放屁,但你将来会后悔的。”计星爵撇嘴道:“要不然你就求我,我一高兴,或许会帮你说说话,让你也加入董事局。”

  丁剑白缓缓摸着自己的八撇胡,良久,露出鄙夷的笑容:“你一直都想压我一头,可是在劫宫没办法,现在又借那小家伙之手,搞出什么冻死居,想在冻死居内称大?你以为我傻?!啧啧啧……你倒是下点血本啊,或许我还能动心,两万斤银髓?你骂我是不是?”

  “什么冻死居?是董事局!!你这家伙是不是未老先衰了?耳朵都不好用了?”计星爵撇嘴道:“你啊……心里堆的都是屎,所以看别人也是屎!”

  “别和我装疯卖傻!上千年了,谁不知道谁?”丁剑白冷笑道:“老头子要退位了,大劫幡只有一个,你以为大劫幡会属于谁?”

  “当然是我了!”计星爵叫道。

  “真他奶奶的不要脸!”丁剑白喝道,随后脸色突然变得凝重起来,接着猛地踢了计星爵一脚:“滚起来,要开打了!”

  “我是不行了……”计星爵望向黑暗虚无的天空:“要打你去打。”

  “我一个就是去送。”丁剑白说道:“这样,你我合力先把那个大块头放倒,然后你可以回赤阳道转一转,劫宫有令,我替你瞒着,别把我惹火了!要不然我也不打,就在这里拖上你几十年,还想拿分红?我让你毛都没有!”

  计星爵咬了咬牙,随后坐起身,深深的看了一眼光幕中叶信的影像,刚才叶信呵斥鬼十三他们的那些话,他都听到了,心中也受到了触动。

  ****

  叶信这边的会议已经结束了,最终决定是叶信、成化门长、温容三人带着千代无双进入赤阳道,其实叶信不想让温容涉险,但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他在母鼎中养过伤,深知母鼎的奇妙之处,应该能在灭法世中护得住千代无双,而温容也要在母鼎中藏身。

  泥生心中是很失落的,他最期盼的事情,就是能站在叶信身边,一起进入灭法世闯荡,只可惜叶信的脚步太快,而他到现在尚没有找到合适的本命法宝,更别提突破瓶颈了,而且,陪着主上一起去直面新的考验,这是从龙之功,本以为是属于自己的了,却被冒出来的成化门长顶替,难免会感到不舒服。

  温容要做些准备,第一件事就是去向叶随风、邓巧莹辞行,邵雪走在温容身侧,她眼神闪烁不定,突然说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