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零零三章 没难度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片刻,光幕的红光逐渐变得暗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银白色,那女修说道:“现在可以进去了。”

  说完,那女修已经迈步跨入了光幕,叶信和成化门长也跟着走了进去,在光幕后方是一座悬在半空中的索桥,其实也不算是桥,完全由一块块尺许方圆的石板组成,每块石板之间的距离都在七、八米左右,延伸向远方,两侧都是浓浓的黑暗。

  那女修跃上了索桥,踏着石板向前掠去,叶信回头看了成化门长一眼,成化门长微微点头,示意他明白叶信的意思。

  其实那女修完全可以利用那道光幕做陷阱,不知道是受到了叶信暗示的影响,还是感觉缺少把握,她并没有搞小动作,但叶信依然保持着高度警惕,每一步跃出,都踏在那女修踩过的石板上,后面的成化门长也一样。

  长索的尽头是一块几十米方圆的花瓣状平台,那女修落在平台上,她的视线虽然没有转向叶信这边,让叶信无法揣摩情绪变化,可叶信清晰的看到那女修的双手在握成拳,指尖捏得有些发白,他心中一惊,立即把速度释放到极致,接连踏过几块石板,高高掠起落向那座平台。

  那女修感应到叶信在急速接近,不易让人察觉的微微吁出一口气,这代表着她放弃了某种念头,而叶信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向四周扫视着。

  等成化门长也落下之后,花瓣状平台向着下方沉去,片刻之后,平台沉入到一片鸟语花香的世界中。

  成化门长显得很吃惊,叶信也面露讶然之色,目测这片小天地的直径差不多有千余米左右,和以前浮城内的小天界差不多,不过小天界内只有灵花异草,而这里还有一些鸟虫在游走鸣叫。

  一只黑白相间的花猫从草丛中跃出来,跳到那女修的肩膀上,接着又在那女修的脸颊上亲热的摩擦着,那女修一边抚摸花猫,一边转头看向叶信:“这边是我的洞府,他们的洞府在那边,还有桥后,自己去看吧。”

  “好的,多谢了。”叶信淡淡说道。

  “琼池……我们三个说好了应该平分的,只是一直没到时候。”那女修勉强咧了下嘴:“算了,都归你们。”

  “琼池是什么?”成化门长问道。

  “你们往那边走就看到了。”那女修说道:“灭法之暗很快就要到了,我得先回去休息休息,可以吗?”

  “去吧。”叶信说道。

  那女修带着自己的花猫向着林间走去,身形闪了几闪,便已消失不见,成化门长低声说道:“主上,就这么放她走?”

  “她走不了的,何况她的本命法宝还在我这里。”叶信说道:“如果真想设计害我,那她的本命法宝就永远找不回来了,她未必能有这样破釜沉舟的决心。”

  修士的本命法宝凝聚着无数年修炼的心血,一旦被毁,影响是举足轻重的,泥生就是一个例子,自从失去了拳套之后,修为再无法精进,只能眼睁睁看着一个又一个后辈超越自己。

  “那我们也要多加些小心。”成化门长说道。

  “这是肯定的。”叶信说道:“走,我们去那边转一转。”

  两个人走了十几步,叶信露出若有所思之色:“门长,你对天凤星皇了解多少?”

  “我就知道主上迟早会问到她。”成化门长叹了口气:“怎么说呢……殿主与天凤星皇一直不和,可以说是针尖对麦芒,殿主出了事,其他星皇大都会心有戚戚然,唯有她,恐怕是在拍手称快的,也所以她才会打我们神殿的主意,其实她看不上我们神殿剩下的那点东西,应该是想彻底抹去殿主存在的所有痕迹。”

  “恨到了这种地步么?”叶信皱起眉:“应该有原因吧?”

  “说到里面的因果循环……天下除了纪天凤之外,大概只剩下我知道了。”成化门长吃力的说道:“当年段帅临危受命,率领大军出征,一路摧营拔寨,连破敌军百余城,最后杀到了敌军首府。”

  “纪天凤是天凤星皇?段帅是……”

  “就是殿主。”成化门长说道:“而那纪天凤是敌国的长公主,他们见斗不过段帅,便转而求和,意欲把纪天凤许配给段帅,两国永结友好,段帅早就听说过纪天凤有倾国倾城之貌,资质奇佳,已入选宗门大比,便答应了这门亲事,如果事情就到这里打住,也算是一段佳话,谁知道有一天段帅私服出营,想到城中一览异域风情,结果……“说到这里,成化门长有些说不下去了,好像在为什么事情而惋惜。

  “结果怎么了?”叶信说道。

  “结果遇到了纪天璇。”成化门长苦笑道:“虽然两国最后还是放下兵戈、结为友盟,但仇也就结下了,不过段帅并不知情,因为心中有愧,一直对那纪天凤多有照顾,等修炼了几十年,他们先后踏入长生,发生一件事,段帅才明白原来纪天凤始终想杀他。”

  “发生了什么事?”叶信急忙问道。

  “有一天,太虚星主突然从天而降,要杀段帅,那时纪天凤已经拜入太虚星主门下,她等了几十年,再也忍受不了了,求太虚星主为她报仇雪恨,然后才能放下心结,专心修炼。”成化门长说道:“太虚星主应允了纪天凤,不过当他出手时,殿主不愿束手待毙,拼死反击,太虚星主发现殿主的资质还在纪天凤之上,起了怜才之念,又收殿主入门。”

  “太虚星主劝说殿主与纪天凤放下过去的执念,并肩闯荡天路,只可惜,殿主与纪天凤只是表面上重归于好,可心里都有迈不过去的坎。”

  “她没被气疯,已经算是很有本事了。”叶信有些感叹:“纪天璇……就是天璇星吧?这种缔结怎么可能迈得过去?!”

  “神殿被毁之后,天凤殿的使者找过我多次了,我这里倒是能顶得住。”成化门长说道:“不过……天路中的那七座贪狼星殿,恐怕都已被她占了,那才是她真正想要的,神殿被毁,星门也已不在,我也无从知道天路的变化。”

  “我贪狼一脉的宗旨是以赤阳道为根基,逐渐深入天路,多少年来,殿主呕心沥血、殚精竭虑,才在天路中建起了一座又一座贪狼星殿,应该都白白便宜了她。”

  “主上有贪狼传承,贪狼星殿自然都该归主上所有,只是……在主上勘破大圣之前,最好还是忍一忍。”

  “发疯的女人确实不太容易打交道。”叶信点了点头,这时他的眼睛突然一亮:“那是什么?!”

  他们刚刚走出茂密的林地,正看到前方的天地间垂下一根圆锥状的东西,就像钟乳石一般,上面遍布无数拳头大小的半圆形凸起,雾光缭绕,元气已接近了实质化。

  当他们走近时,又看到巨柱下方有一个人工修成的水池,水池中没有水,灌满了银髓,而在水池中央也有一块圆锥状的东西,尖端正好与上方的尖端相对,通体呈亮金色,闪闪发光。

  “老天……是金髓?!”成化门长目瞪口呆。

  叶信站在水池边观察着,片刻,成化门长手忙脚乱的跑到一边,俯身探出一只手,指尖用力,硬生生从水池中抠下了一个髓块,随后又叫道:“主上,是重髓!极品的重髓!”

  叶信用手掂了掂,银髓越重品质就越好,凝聚的元气也越多,单单手中这半个巴掌大小的银髓差不多有百余斤重。

  成化门长又死死的盯着水池中央圆锥状的钟乳石,就在这时,上方有金色的水滴落下,撞上了那块钟乳石,随后绽放出滚滚雷声,似乎是两个庞然大物撞击在了一起。

  “怪不得那个云娘说时候未到!”成化门长叫道:“原来髓根已成!如果把金髓挖走,髓根也就破了,不知道要等多少年之后才会生出新的髓根!”

  “除非是有人通晓阵图,勘破山门法阵总枢,才有把握保留髓根,取走金髓。”那女修的声音从后传来:“而且最多只能取走一半。”

  那女修是百般不情愿走近叶信的,虽然刚才说了都归叶信所有,但回去之后又耐不住心如刀绞,冒着危险回来看一看,叶信到底会怎么做。

  “你们这里好像什么都不缺了,为什么还要出去惹事?”叶信向那女修问道。

  “我们没有金丹啊。”那女修苦笑着说道:“我们又不会炼丹,只能去外面想办法。”

  “门长,这些金髓应该有多少斤?”叶信说道。

  “看不出来。”成化门长说道:“不过有髓根的话……必定也是重髓,三、五千斤是差不多的。”

  “以前计大哥整天叨叨什么金髓难求。”叶信说道:“好像也没什么难度啊,我们随随便便就找到了这么多。”

  那女修几乎是在咬牙切齿了,成化门长叹道:“主上,金髓确实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云娘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洞府,自然舍不得乱来,如果在其他地方,谁遇到了都不会留手,连周围的泥土也会被挖走,髓根自然永无法复生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