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零二章 不世奇功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不是这个……”沈妙咬了咬嘴唇:“所谓无功不受禄,我们没有理由接受这么贵重的礼物!”

  “我认的,就是理由,如果我不认,就算别人找到再多的理由,到我这里也没有意义。”叶信淡淡说道。

  “可是……”沈妙还是疑虑重重,倒不是怀疑叶信有什么歹意,只因为她清楚无界天狼有多么珍贵,想当年堂堂的国主铁心圣想要一匹无界天狼,都被叶观海拒绝了,她沈妙又何德何能?可以接受这种的重礼?!

  “哎呀,哥哥说送你们,你们收下就是了!”叶玲急道,她看向叶信的视线,不止包涵着崇敬,还要浓浓的感激,以前几年,她亏欠温容、沈妙和邵雪太多太多了,只是她没有本事,没办法回报什么,叶信的礼物,让她的腰板直了许多。

  沈妙和邵雪面面相觑,她们还是不敢接受,这时温容突然说道:“时间不早了,我们还得出发呢,你们要尽快熟悉无界天狼的禀性,不要让大家都等你们。”

  在叶信的控制下,无界天狼很快便接受了沈妙和邵雪,狼骑缓缓驰出了营地,秋祥不知何时赶到营地附近的小山上,静静看着狼骑远去。

  叶信带领狼骑绕开了秋夕城,向西北方挺进,始终在山野间穿行,看到敌军便会远远绕开,昼伏夜出,走了差不多有四天,进入连绵的崇山峻岭。

  开始的时候,行军速度很缓慢,一方面是因为没必要争取时间,另一方面叶玲几个人还要熟悉无界天狼,速度快了她们受不了。

  寻常的战马是不可能在崇山峻岭中行走的,无界天狼却没有任何影响,而叶玲她们得到了截然不同的新感受。

  狼骑的行踪很飘忽,时而在湍急的溪水中行军。时而又在山尖上奔跑,两侧都是陡峭的悬崖,时而冲上一座明显已经荒废的吊桥,让叶玲她们紧张得无法呼吸,生怕自己会和无界天狼一起掉进万丈深渊。

  又走了六、七天,狼骑走进一座很隐秘的峡谷,峡谷中竟然有一排小木屋,不过木屋看起来已经废弃很久了,长满了苔藓和青藤。

  谢恩等人跳下坐骑,有的去林中去找柴火。有的开始收拾木屋,几个天狼军团的老将在谢恩的引领下,来到一块岩石后,从土堆中扒出几个镐头。

  “就在这里开始挖吧。”谢恩说道。

  几个老将没说什么,纷纷抄起镐头,这时才发现镐头竟然都是用精钢制成的,在土堆下埋了这么久,居然一点没有生锈。

  叶玲几个人见要安营扎寨了,心中松了口气。她们的骑术和体力与天狼军团的老将们相比,差得太多,和叶信等人更没办法比,连日行军对她们来说无异于酷刑。但令人欣慰的地方在于,几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都没有叫过一声苦、一声累,始终咬牙坚持着。

  过了半个多小时。几个老将已挖出了一个数米深的大坑,下面突然传来金铁交鸣的脆响,谢恩笑道:“找到了!”

  “他们在挖什么?”叶玲产生了好奇心:“走。我们过去看看。”

  几个大小姐打起精神,都凑上前,看到那几个老将扒开土层,里面露出了一排小匣子。

  很快,小匣子被一一摆列整齐,谢恩拿起一个小匣子,缓缓打开,里面装着的竟然都是雪白的元石,只看色彩和光泽就能明白,是入了品阶的元石!

  叶玲几个人大吃一惊,如果那些小匣子里装着的都是同样的元石,元石数量恐怕已达到了五百颗,这可是一笔巨大的财富!问题在于,谢恩怎么知道这里藏有元石?莫非这里的小木屋都是谢恩造的不成?!

  其实不止叶玲等人吃惊,天狼军团的老将们也很惊讶,虽然他们已经认识到了叶信整个天罪营的能力,但惊喜还在接连不断的出现。

  接下来的日子,叶信好像就想住在这里不走了,转眼又过了十几天,叶玲是想跟着叶信开眼界,没料到会窝在这种小地方,温容几个人同样感到不耐,大半个月过去了,奋武营应该已进入了全面战斗,躲在这里无所事事,真的好么?

  但她们毕竟属于客身,连天狼局团的老将们都没说什么,她们更不好多嘴。

  黄昏时分,叶玲几个人坐在林边闲聊,这是她们现阶段唯一能做的事情了,本来就憋得难受,再不多聊聊,郁闷无从排解。

  “小玲,你哥哥说的天大的功劳到底是什么?”沈妙低声问道。

  “我怎么知道,哥哥又没有和我说。”叶玲摇头说道。

  “他不说,你总可以问啊,我们不太方便,你们是亲兄妹呢。”邵雪说道。

  “还有,你哥哥说奋武营有危险,他又是怎么知道的?”温容说道,当时她劝沈妙和邵雪收下叶信的重礼,也是因为这句话。

  “哎呀……”叶玲皱起眉,该不该去问呢?如果她不问,温容几个人更没办法张嘴。

  就在这时,林中传来响动,狼骑们经常出去奔波,温容几个人不以为意的回头看去,却突然发现林中冒出了一张陌生的脸,那是一个胖乎乎的年轻人,他看到叶玲几个人也愣了一下。

  叶玲四个人同时开始运转元力,接着她们看到了那年轻人坐下的无界天狼,知道是自己人,暗自松了口气。

  那年轻人咧嘴向叶玲等人笑了笑,向小木屋驰去,随后跳下坐骑,和门口的郝飞说了几句话,便走进了叶信的房间。

  时间不大,营地的氛围突然变得紧张起来,叶玲等人看得很清楚,有的人开始收拾行装,有的人则把这些天抓来的野兽全部杀死,准备让所有的无界天狼饱食一顿,这明显是长途急行军的信号。

  “走,我们过去看一看。”叶玲终于忍不住跳起身,急匆匆向叶信的居所走去,温容三人对视了一眼,起身跟在叶玲身后。

  在叶信的小木屋内,只有叶信端坐在椅子上,谢恩等人围成半圈,刚才出现的小胖子蹲在地上,地上摆放着很多小石子,还有用树枝划出来的一道道痕迹,这应该是一张简陋的地图。

  “小玲,怎么了?有事吗?”叶信抬头笑道。

  看在眼前的场面,叶玲还没什么,温容几个人心中暗自吃了一惊,人可以伪装、可以说谎,但散发出的气势还有弥散着的氛围是无从掩盖的,木屋中所有的人,明显是以叶信为首。

  “哥,我们要出发了?去什么地方?”叶玲说道:“还有哦,你说有天大的功劳在等着我们,那我们到底要去做什么呀?哥,我们都在这里呢,连一个家将都没带,根本不可能走漏消息的,真不能告诉我们吗?”

  “你也没问过啊。”叶信笑道。

  “现在我问了,哥,你能不能明明白白告诉我们?”叶玲说道:“要不然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心里憋得很呢。”

  “好吧。”叶信顿了顿:“为了创下真正的不世之功,我要借一个人的脑袋用一用。”

  “谁的脑袋?”叶玲急忙追问道。

  “庄不朽。”叶信说道。

  虽然叶玲知道叶信能力非凡,也被这个无法置信的答案惊得目瞪口呆,温容三个人更不用说,她们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什么?”叶玲的声音变得尖利了:“哥,你……说谁?”

  “只有庄不朽的脑袋才足够重。”叶信说道。

  “叶信,你到底在发什么疯?”温容明知自己出现有些不妥当,毕竟还没有嫁入叶家,不能左右叶信的想法,但她无法眼睁睁看着叶信把叶家最后的力量都赔进去:“你知不知道庄不朽是什么人?”

  “我知道啊。”叶信笑了,随后反问道:“那你们知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愿意陪着我发疯呢?”

  “为……为什么?”温容发现秋戒察还有谢恩等人的表情都显得很古怪。

  “虽然我以前没办法凝聚元力,但比起这个……”叶信用手在自己的脑袋上敲了敲:“我是天下无双的,所以我才能在短短的时间里,成为狼骑真正的主将,秋戒察,你对我的计划有什么看法?”

  “至少有九成把握。”秋戒察眯起眼睛,真正了解了叶信的计划,真正了解了叶信所掌控的力量,他心中激荡难平,就算是狼帅,在谋划方面也不如叶信多矣,他说的九成,是根据种种得出的推算,如果不是顾虑庄不朽恐怖的实力,他给出的评价会是百分之百。

  温容是彻底傻了,叶信会发疯,但秋戒察是绝对不会的,什么样计划能除掉庄不朽?如果庄不朽那么容易对付,又岂能活到今天?

  “既然秋戒察都说是九成,那我们确实值得行险一搏了。”叶信的视线落在叶玲几个人身上:“从明天开始,我们要进入急行军,你们跟得上,我自然带着你们,如果你们跟不上,我会派人把你们送到另一个安全屋去,军情紧急,我不能有丝毫耽搁。”(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