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零二六章 赌一局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从高空俯视,数以万计的圣印修士行进的场面非常壮观,就像一个庞大的蚁群,漫山遍野。

  人群正中有一个巨型方印飘浮在半空,方印上方足有千余平方米,有十几个修士在方印上走动着。

  “距离佛院还有多远?”一个穿着金色长衫的中年人问道。

  “回禀大宗,差不多还有四千余里左右。”站在那中年人身侧的老者急忙说道。

  “还好,黄昏前后应该能到了。”那穿着金色长衫的中年人点了点头。

  “黄长老,这样走太慢了。”另一个老者说道:“不如我们两个先赶过去如何?”

  “吴长老,这是我的主意。”那穿着金色长衫的中年人说道:“我最担心的是佛院乃至贪狼星殿的修士一哄而散,贪狼星殿还好说,佛院终究是明界弟子,万一让明界诸佛知道祖圣的用意,事情就麻烦了,所以,务必要一网打尽。”

  “一网打尽……难啊。”那吴长老叹道:“而且风声可能早就泄露出去了,上一次泰初先生功败垂成,或许佛院的修士已经到了明界。”

  “他们到不了明界的。”那穿着金色长衫的中年人说道:“我到了这里,成周也到了明界前,就算佛院弟子能避开灭法世到处肆虐的邪路修士,也过不去成周那道关。”

  “可是……”那吴长老还想说什么。

  “我只想瞒过一时,并没奢望瞒住一世,等我们打道回府,明界也就是远水解不了近渴了。”那穿着金色长衫的中年人说道。

  “大宗,我也曾参悟过星魂,好像……也没有什么,为何祖圣对星魂这般在意呢?”另一个黄长老问道。

  “我也不太懂。”那穿着金色长衫的中年人顿了顿:“上一次祖圣让宗主派人到赤阳道寻找星魂,应该只是随口一说,因为之后很久再没动问过此事,而现在就不一样了,据传……祖圣夜入一梦,又从梦中惊醒,汗流浃背,久久不能言,随后便给宗主传来急书,让宗主不惜一切代价拿到星魂。”

  “祖圣已是半神之体了吧?居然也会入梦?”那黄长老惊讶的说道。

  “谁知道呢,也许是另有玄机。”那穿着金色长衫的中年人露出微笑:“其实我本不想来的,杀鸡焉用牛刀?不过这是祖圣之令,为保万无一失,我也只得亲自出马了。”

  “以大宗的神通,佛院与贪狼星殿的覆灭只在反掌之间。”吴长老急忙说道。

  “不可大意,上任贪狼星皇毕竟是大圣啊,还有,泰初先生的下场……你们忘了么?”那穿着金色长衫的中年人叹道:“那个叶信可不简单。”

  “那叶信不过是刚刚升入真圣而已。”黄长老说道:“修为尚浅,不需大宗出手,我去拿他!”

  “修为并不代表实力。”那穿着金色长衫的中年人露出唏嘘之色:“你们还记不记得上一次天梯之战?”

  “怎么可能不记得……”黄长老的眼神瞬间充满了感叹:“那么多惊才绝艳的家伙,原来不知道藏在什么地方,然后一下子全冒出来了,寇北尘、危危、计星爵、任雪翎、超高、丁剑白……天啊……“

  “魔族和妖族的天梯之战也是精彩绝伦,让诸界诸路大为震动,只是海族差了一些。”吴长老说道。

  “当时所有人都以为计星爵必将夺得天梯之首。”那穿着金色长衫的中年人说道:“最后却被修为差了自己一大截的寇北尘打得屁滚尿流、颜面大失,哈哈哈……如果他们都不可以动,只能靠元力硬撼,五招之内,寇北尘必败,但他们可以随便走动,败的就是计星爵了,修为深浅并不能决定一切。”

  “那次计星爵确实不该输的。”黄长老说道:“不过,听说计星爵被打出天梯之后,反而因祸得福,进入劫宫了。”

  “进入劫宫只是做犬马,哪里比得上现在的寇北尘那么逍遥自在?“那穿着金色长衫的中年人说道:”泰初先生终归是真圣巅峰,叶信能害了他,定有自己的依仗,记住,一旦你们遇到了叶信,千万不要与之交手,让给本宗就好。“

  这时,一个修士从远方掠来,纵身跃到方印上,踉跄了一下,随后双膝猛地跪倒:“大宗,前方有人挡路!”

  “挡路?”黄长老皱起眉:“是佛院和贪狼星殿的修士?那就把他除掉!”

  “我们……”那修士脸色惨白:“我们已经损失了几十个弟兄。”

  “死了兄弟?然后你这个白痴就什么都不做了?只知道回来向大宗禀报?!”黄长老勃然大怒。

  “黄长老稍安勿躁。”穿着金色长衫的中年人笑着摆了摆手,随后看向那修士:“挡路的有多少人?”

  “一个。”

  “他动用的是哪一类的法门?”穿着金色长衫的中年人又问道。

  “不知道。”那修士回道。

  “不知道?”穿着金色长衫的中年人愣了愣:“你没看到?”

  “我就在那里,但……不知道。”那修士因为回忆刚才的场面,脸色愈发惨白:“没有元力震荡,那个人根本没看他们,甚至一动都没动,然后……他们一下子全都碎掉了……”

  “碎掉了?什么碎掉了?“黄长老喝道。

  “就是……好像被千刀万剐了一样。”那修士颤抖着说道。

  其实如此仅仅是几十个同伴的死,他不至于吓成这样,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惹上了惹不起的人,肯定要倒大霉,可问题在于,他完全不知道那些同伴是怎么死的,就恍若天意在行刑一样,或者说,在血光迸射的那一刻,他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与天地融为一体的恐怖威压。

  “我去看看。”那穿着金色长衫的中年人叹道:“人家已经向我们邀战了,而且只有一个修士,如果我不出面,岂不是成了缩头乌龟。”

  “呵呵呵……那我们也陪大宗走一趟。”黄长老说道,随后看向那修士:“人在什么地方?”

  ****

  高山之巅,叶信意态舒闲,面对着一块巨石,动也不动,巨石上不停传出隐隐的摩擦声,出现一个接一个极为细小的孔洞。

  如果贴近巨石去看,会发现那不是孔洞,而是一个个极小极小的刻字。

  近两个小时之内,叶信以一种类似微雕的技巧,在巨石上刻出了上千个字。

  叶信总是能正确的辨别主次之分,现在别的事情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完全掌控这种全新的力量,他刻下的字越小,那么对这种力量的锻炼就越强。

  最开始刻第一个字,叶信足足用了有五分钟,但经过两个小时的学习和努力,他现在已经能分出一股股神念,同时刻下几十个字,而且是一挥而就。

  突然,一只如山岳般庞大的方印从远方掠来,只是几息的时间便已靠近山顶,接着十余条身影从方印上飘落,其中一个穿着金色长衫的中年人向着空中招了招手,庞大的方印象陀螺一般翻滚起来,体型急剧缩小,最后落在那穿着金色长衫的中年人掌心。

  那穿着金色长衫的中年人应该是首领,他先看向附近那一片片血染之地,接着视线落在叶信身上,随后低声说了一句什么,旁边一个老者立即凑过去耳语起来。

  随后那中年人微笑着向前走了几步,略微躬了躬身,朗声说道:“在下圣印龚启水,见过叶星主。”

  叶信的眼神出现了波动,他慢慢转过身,看向那龚启水:“还真把星魂带过来了……多谢,至少省得我自己去找了。”

  “那是自然,今天能见到叶星主,龚某不胜荣幸,又岂能空手而来。”那龚启水笑容不变:“不过……叶星主是不是把我们的星魂也带来了呢?”

  “星魂在我身上,但都是我的,不是你们的。”叶信淡淡说道。

  “哈哈……带来了就好,是谁的并不重要。”那龚启水笑容愈盛,随后话锋一转:“据传七星灭道阵和六戊破圣阵有千变万化之机,可惜在十余年前,俱灭于白佛之手,今天不管谁能带着星魂走,七星灭道与六戊破圣都必将重现于天地,这也算是可喜可贺的事情了。”

  “原来你是特意赶到赤阳道给我道喜的啊……”叶信轻声叹息着。

  那龚启水一时没反应过来叶信的意思,顿了顿方才明白,叶信的画外音是说他们圣印根本不可能把星魂带走。

  纵使龚启水城府再深,神色也略微出现了变化,论人手,此地叶信只有一人,而他们圣印有上万修士聚集在附近,论实力,他在数百年前就是真圣巅峰,身边还有十几位圣印的长老,叶信不过是刚刚晋升真圣的新人,他实在想不通叶信哪里来的自信。

  “十三星魂俱全,方能让七星灭道与六戊破圣相互变化,缺一不可,我要走,叶星主手里的星魂就是废物,叶星主要走,我回去也没办法交差,这样对我们两个都没有好处。”龚启水缓缓说道:“叶星主可敢与我赌一局?如果叶星主赢了,我们转身就走,所有的星魂都是叶星主的,可如果我赢了,叶星主不但要把所有的星魂交出来,以后更要听从我圣印调遣,怎么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