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零二七章 真传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我不和你赌。”叶信摇头道:“星魂已经是我的了,除非你能拿出新的赌注,不过……我们倒是可以做一笔交易。”

  “什么交易?”龚启水缓缓问道,他确实能沉得住气,叶信的语气、姿态显得如此居高临下、傲气凌人,他依然一点不动怒。

  “我想和你们圣印的宗主聊一聊。”叶信说道:“如果你愿意带我去见你们宗主,我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

  “呵呵呵……”龚启水终于笑了,而且越笑声音越大:“哈哈哈哈……”

  “你笑什么?”叶信轻声问道。

  “叶星主啊叶星主……你真是个妄人……”龚启水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圣宗之主是你想见就能见的?!”

  “你是说……你们宗主见不得人?”叶信满脸都是不解。

  “放肆!!”龚启水再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他感觉叶信很不简单,所以想要收服叶信,叶信有星殿做掩护,或许以后会成为圣印的一大助力,谁想到叶信的性情居然如此狂妄,这样的人绝对不能要。

  “这也算放肆?”叶信笑了,在他的视野中,这些圣印的真圣,乃至附近游走的大批修士,已全部都是死人。

  有些事情,没有走到相应的高度,便永远无法理解,想当初,他抱着杀神刀,以为这是天域第一神兵,整天沾沾自喜着,现在想起来很可笑,无道者的本命法宝,怎么可能是那柄看起来平淡无奇的长刀?如果是天域中的其他神兵,可能会因为长时间得不到元气的滋养而退化成凡品,或者因为趋于圆满滋生出返璞归真之相,但杀神刀绝不在此列。

  此刻的叶信,已算是得到了无道者的真传,虽然他尚无法参悟无道者的终极目标,但可以感应得到杀神刀独有的律动。

  那是一种石破天惊的锋芒,是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勇决,要么光芒万丈,要么永堕寂灭,再没有别的选择。

  无所不在的刀意,应该是秉承了无道者的锐志,让天域诸神闻风丧胆的杀神刀,不可能变得平淡无奇,也不可能返璞归真。

  “既然你一心求死,那就不要怪我们了。”龚启水的耐心已经用尽,他的语调显得有些阴森。

  紧接着,龚启水开始全力震荡自己的元脉,毕竟是数百年的真圣巅峰,他所散发出的元力波动竟然突破了赤阳道的压制,如潮水一般向着四面八方卷了出去。

  其他圣印修士也都亮出了自己的本命法宝,十几位真圣同时释放元力,加上强横无比的龚启水,使得周围的空气都变得沉重了无数倍。

  叶信的神色依旧保持着意态舒闲,他清楚自己拥有着什么样的力量,不动念,世界会一直保持安静,一旦动念,天崩地裂只在眼前。

  “大宗,让我来教训教训他!”一个老者跃过那龚启水,大步走向叶信。

  圣印修士还是把叶信当成了寻常的对手,居然不愿以众欺寡,要和叶信单打独斗。

  叶信只是笑了笑,随后右手成剑指,很随意的向前划了出去。

  在叶信开始动作的刹那间,那龚启水脸色骤然变得扭曲了,他感应到了恐怖至极的威压,随后本能的向着上空掠起。

  而其他圣印修士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从他们感应到威压,到准备做出应对,只比那龚启水慢了半秒钟,不过这短短的半秒钟对他们来说已经成了永远。

  叶信的剑指划过之处,似乎有一柄无形而又锋利无比的巨刃在悄无声息的发起攻击,那些圣印修士瞬间便被全部斩开,真圣级的圣体显得毫无意义,就像纸糊的一般。

  更诡异的是,巨刃好像在空气中斩出了一条看不到的裂隙,因为那些圣印修士都被卷入到裂隙中,或者说是被裂隙吸了进去,在他们的身形变得无影无踪的同时,空气中突然爆起了一团团血雾。

  如果没有看到上一幕,根本没办法搞清楚血雾是从哪里来的!

  刚刚掠起十余米高的龚启水已魂飞魄散,这是什么法门?杀人如割草,割的还是真圣的命!

  龚启水的斗志瞬间全部崩溃,继续拼命向上飞掠,他这个时候什么都不敢想了,什么祖圣之命,什么圣宗威名,都没有意义,现在,他只愿能远离叶信。

  下一刻,龚启水又看到了诡异的一幕,那叶信的身形骤然散发出璀璨的金光,他的双脚犹在山巅之上,而上身和双手,却在金光的裹挟中以一种无法想象的速度,拦在了前方,犹如一条数百米长的灵蛇,这时叶信的双脚才离开山顶,随着金光的震荡,身形又恢复了正常。

  “你想把我的星魂带到哪里去?”叶信微笑着说道。

  龚启水的本能反应是想给自己一个耳光,如果他刚才把星魂扔掉再逃,或许会有那么一点机会,带着星魂走,叶信怎么可能放过他?接着他的手立即向上翻动,掌心中多出了三颗暗淡的星魂,那意思很明白了,我这就把星魂还你,放我一条生路!

  不过,叶信刚才想和龚启水做笔交易,是想更多的了解高圣的动态,现在他又警醒过来,无道者的真传给了他巨大无比的力量,使得他的自信心爆棚了,但回归本源的杀神刀还是需要成长空间的,这个时候去招惹高圣不太明智,真圣他可以无视了,就算面对寻常大圣,他也有足够的底气,可那高圣应该已步入半神之列,是那么容易招惹的么?!自信是好事,连半神都敢去碰,那就成自杀了。

  叶信再次伸出剑指,划向了龚启水,那龚启水见叶信向自己出招,当即变得目眦欲裂,随后发出撕心裂肺般的嚎叫声,他抛出自己的方印,身形向后一缩,消失在方印中。

  龚启水的方印刚刚膨胀至百余米方圆,叶信的无形刀意已然斩落。

  轰……方印就像一块巨大的豆腐,被叶信的无形刀意从中斩成了两半,接着分开来的方印上出现了无数道裂痕,随后断裂成几十块,而断裂还在每一块碎片上不停的持续,转眼之间,方印已化作迸射的沙砾。

  龚启水躲入方印之后就不见了,只是迸射的沙砾中隐隐带着血光,还有三颗暗淡的星魂遥遥落向了地面。

  在回归本源的杀神刀面前,那些真圣的圣体毫无意义,本命法宝也同样不堪一击!

  叶信身形一闪,先后抓住那三颗星魂,终于找全了所有的星魂,这让他轻轻吁出一口气,随后他的视线看到了下方那些目瞪口呆的圣印修士。

  那些圣印修士到此刻尚没有回过神来,大宗呢?怎么突然之间不见了?

  叶信皱起眉,他可以不把那些圣印修士放在眼里,但浮城的人可不行,万一圣印修士们散落在四方,浮城的人每一次出外走动,都要冒着巨大风险。

  那就……杀光吧!

  叶信伸出手,这一次他没有急着发起攻击,因为要积蓄最大的力量,差不多过了几息的时间,叶信的剑指终于开始向下划落。

  轰……一股无形的巨大威压瞬间笼罩住了这片大地,连天空都突然变得黯淡了,在千余米开外,崩起一道道尘暴,犹如火山喷涌一般,而这种尘暴随着叶信的剑指,瞬间卷过数千米的大地。

  轰轰轰轰……无数砂石冲天而起,遮蔽了天空,遮蔽了叶信的身形,甚至阻绝了周围的光亮,让这数千米之地变得伸手不见五指。

  那些圣印修士什么都看不到了,释放出的神念也全部被劲流绞得粉碎。

  大地近乎被斩断了,叶信这一刀,在地面上形成了一条长达数千米巨大深渊,冲击波接连疯狂的爆发着,但冲击波只是卷出数百米远,便受到一种莫名力量的影响,居然转过头涌向了深渊。

  不止是冲击波,附近的林木一棵棵被连根拔起,大大小小的岩石、泥沙急速翻滚着,形成了铺天盖地的泥石流,涌向深渊,恍若这里出现了从四面八方卷向深渊的恐怖风暴。

  大地开始崩塌了,是以深渊为中心的全面崩塌,似乎那条深渊不容于此,这片天地誓要把深渊填平,方圆数千米之内一切的一切,都在向深渊涌动!

  成百上千的圣印修士哀叫着、挣扎着飞向了深渊,不管他们掌握着什么样的身法,在这种风暴中都没有任何作用,他们就象一根根草棍、一颗颗石子,被天地驱使着去做牺牲。

  这种恐怖的力量本不应该出现在赤阳道,赤阳道拥有的压制可以让很多修士没办法释放出自己的法门,但再厉害的压制也有极限,就像赤阳道压不下计星爵的愤怒,也制不住千代无双的神祭一样,沉寂了无数年、终于重新绽放的杀神刀,已彻底打破了这片世界的约束。

  叶信凝立在空中,静静的看着深渊中疯狂绽放的电光,他不是心性淡漠,也不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而是被杀神刀爆发出的恐怖力量惊着了。

  良久,叶信发出近乎呻吟般的叹息声,这才应该是真正的天域第一神兵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