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杀神 第一零三章 舔犊之情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更新时间:2019-01-07 18:44: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狼骑离开了安全屋,全速北上,叶玲几个人总算明白急行军是什么意思了,整整有六个小时,无界天狼一直在飞驰着,持续不断的剧烈颠簸,让她们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散架了,开始的时候,她们还勉强能辨认方向,后来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只知道狼骑不停的折转,一次次向北境深入。

  天快要亮了,前方的叶信终于传下了命令,让狼骑暂时休息,叶玲几个人跳下无界天狼,相互靠在一起,仅仅六个多小时,就让她们精疲力竭了,而且感到刺骨的冷,无界天狼的速度太快,原本只是有些萧瑟的秋风变得格外凛冽,加上身上出了不少的汗,那种寒意直透入她们的骨头缝里。

  不过,天狼军团的老将们都显得精神抖索,让她们多少有些羞愧,老将们能保持旺盛的体力,她们还算可以理解,但前面的叶信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温容,你感觉怎么样?”沈妙低声说道。

  “还好。”温容轻叹了一声:“我终于明白,天狼军团为何能被称为我大卫第一军了。”

  “小玲,你哥哥今天也应该累惨了吧?”邵雪说道:“怎么不见他过来休息?”

  “他应该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叶玲探头向前方张望着。

  此刻,叶信和符伤正伏在草丛中,观察着前方的山崖。

  “庄不朽的大军已攻占了铁心圣的别府,只在老龙口留下少部兵力。”符伤低声说道:“小鱼儿说,只有一队或者两队虎头军,人数不超过二十,其余的都是杂兵,我们一个冲锋就可以解决。”

  “庄不朽应该绝对想不到,我们竟然能钻到这里吧?”叶信眯起眼睛。

  “就算天狼军团的建制还在,恐怕庄不朽也不会多虑。”符伤说道:“天狼军团成军二十多年。从没有过千里奔袭的例子,千里驰援么,倒是做过很多次,大人,用您以前的话说,狼帅太过方正了。”

  “一个是眼界的问题,一个是父帅真的把部属当成了自己的兄弟,所以从不愿行险。”叶信说道,随后皱了皱眉:“赵云驹怎么还没到?莫非出了差错?”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布谷鸟的叫声。符伤露出笑意,随后把双手捂在嘴前,发出了同样的鸟叫声。

  时间不大,几条黑影从林地中摸出来,为首的年轻人看到叶信,显得惊喜交加,露出了如野兽般雪白的牙齿,他正是曾被叶信派去盯着秋戒察的年轻人。

  “老大,你可算是来了。”那叫赵云驹的年轻人咧嘴说道。

  “营地内的情况怎么样?”叶信问道。

  “目标在营里。一点警惕都没有。”赵云驹说道:“庄善渊在攻打别府的时候受了些伤,庄不朽很心痛,便把他送到老龙口来养伤,不过……老大。这家伙很能打,反正我可不是他的对手。”

  “能打又怎么样?狼骑到了,他就算长出了翅膀,也休想逃出去!”符伤冷笑道。

  “这两天还有没有别的情况?”叶信又问道。

  “昨天。庄义渊和庄乐渊也到了老龙口。”赵云驹回道:“应该是让他们来陪庄善渊的。”

  “想不到庄不朽对那庄善渊这般重视。”叶信露出笑意。

  “小鱼儿说,庄不朽老了,老得只剩下舔犊之情了。”赵云驹狞笑道:“他前几个月刚过了八十大寿。几个儿女不争气,无法继承庄家的衣钵,庄家唯有庄善渊是可造之材,他怎么能不重视?”

  “你和庄善渊接触过?”叶信说道。

  “接触过几次。”赵云驹顿了顿:“为人很讲义气,处事稳练,容易获得别人的信任,嗯……这么说吧,如果他当初也在天罪营里,恐怕现在大人座下不止有双骑了,应该是三骑才对。”

  “你对他的评价这么高?”叶信有些惊讶。

  “如果他不是大召国的人,我倒是很想和他交个朋友。”赵云驹说道:“听说在正州城,司马清虹、庄善渊几个都是年轻人中的翘楚,小鱼儿说了,现在他们最大的弱点是刚刚统带士卒,经验还不够,如果真想毁掉大召国,现在就应该想办法对他们下手,如果让他们在军中历练几年,会变得非常厉害,尤其是那司马清虹……啧啧,连小鱼儿也对她称赞有加呢。”

  “你所说的司马清虹,早些天已被大人阵斩于车下了!”符伤怪笑道。

  “什么?”赵云驹一愣:“老大,你的伤势真的彻底恢复了?”

  “嗯。”叶信点了点头。

  “这可是好事!”赵云驹兴奋的搓着手掌:“我们终于可以大干一场了!老大,小鱼儿说,这一战你最好是能亲自动手。”

  “为什么?”叶信问道。

  “现在庄不朽最忌惮的,就是杳然无踪的天罪杀神啊。”赵云驹说道:“小鱼儿说,如果知道是你出手俘虏了庄善渊,对他造成的压力会达到最大化。”

  叶信思索起来,他原来是计划是让庄不朽认为敌人是天狼局团的残部,小鱼儿想让天罪营重新浮出水面,这是关系重大的决定,他要再想一想。

  “老大就是厉害!一眼看穿了庄不朽的死穴。”赵云驹说道:“掳走了庄善渊,会让他的心境大乱,以后就要被我们牵着鼻子走了。”

  “你和小鱼儿的关系还是那么僵?”叶信皱眉问道。

  “啊?”赵云驹一愣:“没有啊,我和他……还算过得去吧。”

  “要杀庄不朽,是我的决定,但我一时想不到该从什么地方下手,庄善渊的消息,是小鱼儿告诉符伤的,你却以为是我的主意。”叶信说道:“还有,小鱼儿已经猜出我的伤势恢复了,所以才会让你转告我,这一战最好是我亲自出手,而你……居然不知道我已经恢复了,如果你们的关系转好,至于出现这么多隔阂么?”

  “他也是笨。”符伤笑道:“就算什么都不知道,小鱼儿希望达人亲自出手,单单从这个事情就应该猜出来的。”

  赵云驹呆了片刻,咬牙切齿的叫道:“吗的……明明白白和我说不行?一定要让我猜?!”

  “你刚才经常提起小鱼儿,他说这个、他说那个,显然你现在对他是很敬佩的,那就低一次头吧。”叶信说道:“几年前的事情了,有必要一直记在心里么?我说句公道话,那件事情他错了三分,你错了七分!还有,我和别的主将不一样,别的希望自己的部下各立山头、相互不睦,然后他们可以从中制衡,还美其名曰是帝王之术,但我希望你们能像兄弟一样相处,云驹,不要让我失望。”

  赵云驹慢慢低下了头。

  “这件事情有时间你自己仔细想想吧。”叶信说道:“符伤,回去传我将令,由秋戒察冲击虎头军本阵,薛白骑和你们在两侧策应,至于怎么打,你们自己商量,天亮之前,给我拿下那座营寨。”

  “老大,你不出手?”赵云驹一愣。

  “我不能一上来就出手,那会让庄不朽判断出,我就是冲着庄善渊来的。”叶信说道:“如果得出这个判断,庄不朽将努力恢复冷静,后面的计划就没用了,你们没办法制服那庄善渊,然后我再出手,如此才算完美。”

  符伤和赵云驹对视了一眼,同时点头应是,随后符伤叹道:“还是大人想得周到。”

  叶信返回到后方,温容几个人看到叶信,发现叶信气定神闲,状态不知道比她们好多少,心中感到有些沮丧,连叶信都比不上么?

  “哥,你去什么地方了?”叶玲说道。

  “我到老龙口那边转了转。”叶信说道:“你们也准备一下吧,然后跟我走。”

  叶信已没必要再掩饰自己的实力了,斩杀司马清虹那一战,让他汲取了海量的杀意,用不上多久,天狼劲或许就能淬炼成天狼啸,而且他的元力已达到了临界点!

  叶信是高级先天武士巅峰了,再往上一步,就会蜕变成修士,他差的不是元力,而是阅历,如果才能晋升为修士,他漫无头绪,其中一定需要什么,他同样不清楚,只知道事情绝对没那么简单,看韩三昧、看王芳、看铁心圣、看萧魔指、看庄不朽,他们早就达到高级先天武士巅峰境了,却始终无法寸进,肯定缺少一种同样的因素。

  至于到底是什么因素,还需要他慢慢去摸索。

  叶信会把自己的飞速提升归到元灵之体上,别人么,爱信不信,大召国的全面入侵,血山军团的落井下石,都加速了铁家王朝的落幕,从今天算起,至多三个月,他将全面发动。

  所以,他已经可以重新做天罪杀神了。

  当叶信带着叶玲等人赶到老龙口时,秋戒察已经带领老将们杀进了营寨,老龙口的位置非常险要,在老龙山的山峰下,有一道大缺口,凹坑的面积很大,足以容纳数百个战士安营扎寨,营寨另一侧是万丈悬崖,通往大召国和大卫国都是羊肠小道。(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